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八十八章 崩溃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赌场的大办公室里,石守信、高怀德、慕容延卿、魏伟,还有孙春明五个人,颇为严肃的坐成了一个圈。

    “石大哥,敢问兄弟可是有什么做的不当的地方?”

    “兄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开封城谁不知道你孙兄弟你做事滴水不漏,谁听说过你做过什么不当的地方?再说兄弟么,就算你做了什么不当的事,那也是要相互体谅的么。”

    孙春明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要太冲,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平缓地问道:“那敢问石大哥,他是怎么回事?”

    自从孙春明从洛阳回来之后,魏伟自然是尤不死心的又找上来了,不过这方面孙春明倒是没有让孙悦失望,高利贷这事,说什么也没有答应,纵使深陷淤泥,他至少还保留着自己的底线。

    自然,那天他们倒是也没有不欢而散什么的,魏伟表现的就像一个真正的生意人,不但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跟孙春明喝酒聊天聊得极为投契,再加上他们又都是白手套,大有相见恨晚的知己之感。

    而今天,这魏伟居然堂而皇之的在他眼皮子底下放贷,这无异于是在狠狠打他的脸了。

    高怀德开口道:“孙兄弟,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好兄弟么,这钱谁赚不是赚?魏兄弟在咱们场子放贷,每个月给咱们三万贯的费用,何必跟钱有仇呢?”

    老方在一旁忍不住怒道:“可是这个钱赚的丧良心,这沾血的钱!点检,您是咱大宋顶了尖的大人物,注定要青史留名的,何必还要赚这点蝇头小利,您看看外面的火爆场景,这赌场还怕没有钱赚么?您这么做就不怕留下个贪渎的恶名吗!”

    石守信呵呵笑道:“要不怎么说孙兄弟不是凡人呢,好家伙,你这赌场开的,可比我想象中厉害多了啊,哈哈,真是好兄弟啊,不过啊,钱这个东西,谁又能嫌他太多呢?至于这钱沾不沾血,我老石这辈子领兵杀人少说也有十几万了,这点血,我还真不在乎,另外老方啊,这间屋子里,什么时候特娘的轮到你说话了?给我滚出去!”

    老方一愣,估摸着是没想到石守信居然会如此直白的骂他,一时间羞愤交加,双手死死地握着拳,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动手,而石守信则好整以暇地斜靠在椅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老方气的要死却又进退失据的样子。

    还是孙春明一伸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方大哥,你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

    “春哥儿~”

    “出去。”

    老方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出,转身出去的时候使劲把门给摔了一下,外面传来砰砰的声音和老方憋屈的低吼,估计是在用拳头打楼梯撒气。

    孙春明此时已经顾不上他了,石守信这么跟老方说话,相当于把他的面皮撕下来扔地上又狠狠踩了几脚,恐怕这是奔着翻脸来的了,当即伸出略微有些发抖的手,取了桌上的茶,缓缓地喝了一口才稳定下自己的思绪。

    “点检这是什么意思,之前咱们可是说好的,点检并不参与赌场的具体管理,只负责分红而已。”

    石守信笑道:“日常的经营么,我自然是不会管的,但这样的大事,我好歹也是股东么,难道还不能提一提意见?”

    孙春明放下茶杯,语气平缓却异常坚定地道:“放贷这事,我不同意。”

    石守信咪咪着眼,语气颇为阴郁地道:“兄弟,有些话你最好想想再说。”

    “不用想了,这事没商量,点检若是拿我当兄弟,自然是孙某的荣幸,若是不想交我这个兄弟,孙某自然也不敢高攀。”

    石守信哈哈笑道:“那好,现在咱们表决一下,这事你孙兄弟不同意,但是我同意,其他几位兄弟呢?你们觉得如何?”

    高怀德笑眯眯地道:“石大哥既然同意了,我自然也是同意的。”

    于是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了慕容延卿,赌场的这点股份,孙春明占了四成,石守信占了两成,高怀德占了一成,算下来现在是四对三,慕容延卿手里的三成,就很重要了。

    “慕容兄长!印子钱不能放,令兄出将入相一辈子,可是从没有过污名啊!”

    石守信则嘿嘿笑道:“慕容老弟,没事,咱们这都是多少年关系了,你跟我们不一样,你可是有实差的。”

    “我……”

    慕容延卿看了孙春明一眼,略带歉意的传递了一个眼神道:“家兄不在,我听石大哥的。”

    孙春明捏了捏椅子上的把手,手背上青筋都冒出来了,良久,叹息一声道:“如此,我退股。”

    魏伟笑道:“若是孙掌柜退股的话,小弟倒是愿意接手。”

    高怀德也道:“我也愿意把手里的股份增一点。”

    “这赌场我前前后后一共投入了十二万贯,心思就不算了,不管你们怎么分,我只想把我投进来的钱拿走。”

    石守信呵呵冷笑道:“八万,孙兄弟不愿意卖就算了。”

    孙春明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石守信洋溢着热情、豪爽的脸,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八万就八万。”

    魏伟神奇的从怀里掏出一纸字契,道:“八万贯啊,这可不是比小钱,我需要准备准备,孙掌柜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月之内一定把八万贯一文不少的送上,若孙掌柜同意,咱们这就可以去开封府备案。”

    孙春明十分痛快的签字画押,几个月心血建造的大赌场,好不容易开张,一文钱都还没来得及赚,就先赔了四万贯。

    不过他倒也没有像老方那样情绪失控,整个过程全都非常的配合,除了命老方事后建一睹水泥墙将丰乐楼和赌场分开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多余动作和反应。

    …………

    当孙悦从翰林院回到他们新搬的家时,本以为正在赌场数钱的孙春明和老曹老方三个人,都老老实实的待在了家里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咋了这是?”

    听明白前因后果,孙悦不但没觉得难过,反倒是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没事,不就是赔了四万贯么,咱家又不差钱,我还巴不得那赌场赶紧甩手呢,当初我就不同意这买卖。”

    孙春明道:“不是四万的事,我感觉这事还没完,这事看起来像是早有预谋,若是人家针对咱们,不会这么简单就过去的。”

    老曹叹气一声道:“别说这个了,吃饭吧,再憋屈也得吃饭啊。”

    说着话,下人来报,有贵客上门,孙春明父子去客厅一瞧,竟是魏伟。

    “魏公子还来干什么?莫非是八万贯凑出来了?”

    魏伟笑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有一件事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提醒孙兄一下。”

    “什么事?”

    “你们现在住的这个宅子,其实,是我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