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八十章 飘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晚上在书房里,孙悦将二郎腿翘在桌子上,玩味的把玩着赵德昭送来的羊脂玉书签,不由嘀咕道:“有点意思。”

    赵德昭虽然有点少年老成,但毕竟年少火候还差点意思,这拉拢结交的意思还是明显了些,当然,搬过去跟他住什么的,笑笑也就是了,这是赵德昭不成熟的表现,不用在意。

    赵德昭拉拢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当然,从北宋目前的局势来看,赵匡胤没有一丁点要立赵德昭为太子的意思,甚至皇子出阁连个王爷都没封,赵德昭也没有表达过任何一丁点对于皇位的觊觎。

    但是,今天这块羊脂玉,让孙悦觉得,这赵德昭应该并不是没有一点想法,恐怕他的这点想法,应该也瞒不住赵匡胤和赵光义吧,不过这也正常,赵德昭既嫡且长,凭什么就不让人家有点想法呢?

    孙春明正在书房里,孙悦屁颠屁颠的就跑过去打算跟老爹显摆显摆。

    直到孙春明听完孙悦的话,才皱着眉问道:“你在得意什么?”

    “额……”

    “你是不是以为,赵德昭拉拢于你,是看上了你的才华,你的潜力,在为将来做打算?”

    孙悦不满地道:“难道不是?就许你抱赵光义的大腿,不许我抱赵德昭的?看如今官家的种种安排,确实有几分将来要托大事给赵光义的意思,赵德昭如今年小无力,无法改变局面,自然要着眼于将来才是,我年纪虽小,但才华潜力都是摆在这的,他拉拢我证明他有眼光才是。”

    孙春明叹气道:“傻孩子啊,你这是飘了啊,你当这是起点小白文么?”

    “我……我怎么就飘了?从小你就这样,我一有点成绩你就说我飘,别人家孩子考试考到年纪前十家长就给领出去吃好吃的,我考了全年级第一你也只会跟我说别骄傲,你怎么现在还这样?”

    孙春明道:“你的潜力?呵呵,你来告诉告诉我,你的潜力在哪?十年后混一身朱袍,二十年混一身紫袍,够逆天了吧,可国本大事,便是赵普又能说得上几句话?连我这么个穿越者,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不认为你能起什么作用,你觉得大殿下怎么就看出你有潜力了?你有什么值得大殿下拉拢的潜力?”

    孙悦张了张嘴,哑口无言,却尤不服,拿出羊脂玉书签道:“可是,这不是在拉拢我么?”

    孙春明道:“他的确是在拉拢你,可是他看上的,不是你的潜力,而是你跟三大王之间的关系啊!他不是在拉拢你,而是想通过你来拉拢三大王啊!很简单的道理,凭他自己争不过二大王,就想拉上三大王一块,他与三大王年龄相仿,天然就有这么个条件,可这是要犯官家忌讳的啊!你说,你在这其中,算是什么?”

    孙悦抿着嘴,不说话了,后脊上冷汗都下来了。

    “想明白了?一旦官家震怒,三大王和大殿下一个是他亲弟弟,一个是他亲儿子,你,就是那用来出气的出气筒,是那道最后的保险啊,他跟二大王争宠,争不过就全是你这小人挑拨他们天家亲情呀!”

    秋风透过窗吹在身上,孙悦只觉得一阵阵发凉。

    原本历史上,著名的德险之争后,赵匡胤开始了对赵光美不遗余力的打压,但他选择的方法并不是直接提升赵德昭的地位,更没有直接册立太子,而是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三幸光美府邸”,意图先扶持赵光美来分赵光义的权。

    这说明,赵光美这个纨绔王爷,别看平时对政局屁用都没有,但是在某些关键时刻,他比所谓的宰相要有用的多得多。

    这段历史,孙悦是熟知的,相反以孙春明的历史功底他可能并不知晓,可偏偏一眼看中问题关键所在的却是孙春明,这难道真的只是姜还是老的辣么?恐怕不是。

    就像孙春明说的一样,他飘了。

    这大半年来,他实在是太顺风顺水了,拜师后周三相、结交赵光美、以八岁之年被赐进士及第,宋初四大明相有三个现在都是他的结拜兄弟,让他有了种无所不能的错觉,让他有了种当小说主角的错觉,让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像三流小白文一样,怼天怼地怼空气,真的可以王八之气一震,四方豪杰慕名来投。

    所以,他一个堂堂硕士毕业心理年龄接近三十岁的穿越者,才会只差一点,就被一个年仅十岁出头的小屁孩给玩了。

    “想明白了?想明白了就赶紧滚吧,想想以后怎么处理你跟大殿下的关系。”

    “知道了爹,你也早点休息吧,夜晚凉,不要熬夜了。”

    孙春明笑骂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对了,过几天我要去趟洛阳,那边现在忙着呢,建赌场的事,你多少看顾一点,有些东西老方毕竟还玩不明白。”

    孙悦撇嘴道:“又是去给赵光义拍马屁,还让我帮你开赌场。”

    “刚特么夸你两句,又没良心了不是?我这水泥是光给二大王一个人服务的么?你想想那水泥厂建在了哪。”

    “建在了哪?洛阳啊,额……德险之争?您是说……漕运?”

    “废话,洛阳城如今一片凋敝,漕运自然不通,若是日后洛阳能繁荣起来,漕运自然就要修上,德险之争还有十几年,谁能反对修这条河?洛阳本就有洛水环绕,修一条运河工作量很大么?臭小子,也不知道你老爹我一天天都是为了谁,你还嫌弃我开赌场?赶紧滚赶紧滚,瞅你就烦。”

    “哦。”

    低着头,孙悦灰溜溜地就走了,整个人看上去好像失魂落魄的。

    不知为啥,明明屁事儿没有,但孙悦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受了打击,还是巨大的那种,再看手里的那块羊脂玉书签,刚才还觉得特别好看,现在只觉得难看的要死,一股邪火直顶他脑门,气的狠狠就把书签给摔了。

    一直以来,以为无所不能的自己,原来不过是一个被十岁孩子玩弄于鼓掌的傻瓜,反倒是感觉上特怂特窝囊的孙春明才是那明眼观世的智者,人家的布局已经布到十五年后了,进可攻退可守,一边抱着赵二的大腿一边帮自己铺路,而自己,却还在因为这么点眼前的成就而沾沾自喜。

    膨胀了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