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十六章 对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一早,孙春明捂着脑袋,吃早饭的时候都不太敢低头了,昨天那么一气,脑瓜子上面缝的线到底还是有点崩开了。

    最终,他们还是没跟对面动手,眼看着他们把杨蓉给带走了,虽然憋屈,可事实上人家就是占着理,不服也只能忍着。

    宋初虽然没有礼教严苛,但家庭伦理却是比国法还大的东西,官家莫管家务事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且根深蒂固了,杨家那么一大家子人,赚钱的是特么女人,却特娘的是男人当家,以至于她那三叔明明猪狗不如,原则上却是杨蓉的叔父,对杨蓉几乎有生杀大权,敢反抗,先给你扣一顶不孝的帽子。

    在宋朝,任何人只要扣上这么一顶帽子,这辈子便算是彻底的毁了,出门买个菜都得被人戳脊梁骨。

    经此一事,孙春明对杨蓉所谓的自己解决已经基本不报信心了,

    越想越气,以至于想来斯文有礼的孙春明,早饭还没吃完,就把盘子碗的一股脑都摔了。

    将近中午,老方带了几个人过来,显然也是听说了昨天的事,吵吵嚷嚷的,闹得他好不心烦。

    “谁啊这是,这特娘的谁干的!春哥儿放心,我弄死他个狗娘养的。”

    “老方啊,你能不能消停一会,我已经够烦的了,这就不是靠拳头能解决得了的事,他们占着理呢。”

    说着,便将前因后果给老方说了一说。

    “这是什么特娘的混账逻辑,天底下哪有这么坑自己侄女的叔父?不行,我非弄死他不可,有什么事我顶着。”

    孙春明怒道:“你给我坐下!我这不是在想办法么,别给我添乱了。”

    老方恨恨地用拳头捶了一下大腿,只得无奈的坐下,跟着孙春明一起憋气。

    与此同时,杨家,也在上演着一场家族内部的对决。

    杨蓉一身礼服,十分郑重的将家里的几个长辈都请到上首位坐着,十分郑重地行礼拜见,然后道:“三叔,各位长辈,现在全家人都在,投资丰乐楼的事,咱们商量商量吧。”

    三叔不乐意道:“商量什么?有什么好商量的?大白天的为什么不开门做生意?全家人喝西北风么?大侄女,不要别人捧你几句,说几句好听的,你就真以为你还是千金小姐啊,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个贱人,一辈子都是贱人,莫要想做那良家之事。”

    “三叔!我敬你是长辈,可你也别。。。。别太过分了。”

    还是另一位长辈开口道:“三哥,说话不要这么难听,毕竟是咱们自己家的侄女,另外小蓉啊,你三叔的话,话糙理不糙,咱们家命苦,全家都沦为了贱籍,多亏了魏相公帮衬,才没沦落到任人欺凌的地步,你若是真遇到了良人想要托付,我们也不会非拦着你,但你一人走也就是了,何必将咱们全家都搭进去?当年家里出事,是我们几个老东西把家抗下来的,也是我们去找魏相公求他帮衬的,当年你才十二岁,也是我们把你养这么大,把你捧到今天的地位的,现如今就算要走,难道连留下点银钱给我们养老都不愿意?便是良家女子出嫁也得要点聘礼,家里把你养这么大,你便是给人做妾,难道家里就不该要点卖身钱?孩子,不管你多红,多少人捧,给家里赚了多少钱,总得讲点理吧。”

    杨蓉恨的直咬牙,咬的牙花子都出血,气的眼珠子里都是泪花,可偏偏这歪理乍一听还挺像那么回事。

    “三叔四叔,各位长辈,不是我杨蓉不敬长辈,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自己,我和孙公子的事放到一边姑且不谈,就说二十万贯买下丰乐楼三成份子这事,你们摸着良心说,这买卖到底是咱们帮他,还是他在帮咱们?不用你们提醒我,我知道自己是贱籍,家里的兄弟姐妹们也都是贱籍,如今我存下的钱,哪怕不嫁人也够我一辈子花销了,可是姐妹们呢?非要等到门前冷落车马稀的那一天么?过些年,弹曲子没人听了是不是要卖酒卖笑?等酒笑都卖不出去了,是不是就要卖身?卖身也卖不出去的那一天呢?娘的你们这么想卖,你们自己卖啊!”

    说着,杨蓉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来狠狠地摔碎了手中的茶杯。

    众人都傻了,这还是一向温柔婉约的杨蓉,第一次发火。

    三叔怒拍桌子道:“放肆!有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么?”

    杨蓉鄙意地看了他一眼道:“三叔,您好歹以前也是读过书的,您的气节呢?各位长辈,我知道你们的想法,有魏相看护,便是没了我,你们也可以捧另一个大家起来,但你们要知道,现在毕竟已经是大宋的天下了,魏相的处境,未必还是像之前那样好,他已护了咱们十年,仁至义尽了,难道,一个正经买卖,不比将全家性命寄托在他一人身上要可靠么?”

    杨蓉的话算是有理有据有节,一家人中大半都露出了赞许和激动的神色,但可惜,那些坐着的长辈们,大半都在冷笑。

    开酒楼,他们没干过啊,谁知道靠谱不靠谱,就算是靠谱,可他们什么也不会啊!小姑娘们可以唱歌跳舞,可他们呢?虽然现在他们也是吃白饭的,但现在是关起门来聊家事,他们这些长辈可以对这些姑娘们指手画脚,真合伙做了买卖,人家占着大头,这些丫头片子还管得了么?

    最后还是三叔一锤定音道:“好了,不用再说了,你要疯自己去疯,不过家里的钱,你一分也别想带走,再让你那相好给准备十万贯的赎身钱,就这样吧,散了散了,开门迎客吧。”

    杨蓉被逼无奈,只得道:“既然谈不拢,那不如这样吧,我带家中愿意跟我一起走的姐妹们去开酒楼,我们除了二十万贯之外什么也不带,这个家里的宅子留给各位长辈。”

    三叔一把掏出刀来怒道:“杨蓉!你这是要造反么?”

    杨蓉寸步不让:“便是寻常百姓家中也没听说过不许分家的,如今我家这支男丁尽死,我便是话事人,今天我就要跟你分家,愿意跟我开酒楼的姐妹们站在我后面来。”

    唰的一下,几乎全部的女人,都站了出来。

    “岂有此理!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这个家谁做主,来人啊,给我拿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