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章 出手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枢密院。

    因为赵普人在枢密院的缘故,如今的枢密院已经成为了大宋真正的决策衙门,“掌军国机务、兵防、边备、戎马之政令,出纳密命,以佐邦治。”

    赵普神色泰然的坐在椅子上,由下属一条一条的将全国各地的大小事务汇报上来,再游刃有余的将一条又一条的批示传达下去,效率之高简直能亮瞎人的狗眼。

    而枢密院的众人对此显然早已见怪不怪了,这赵普简直就是个怪物,什么事一过了他的脑子保管变得可靠而又周密,对这位上官自然也愈发恭敬。

    “今日的事就议到这里,大家散了,各自忙去吧,银台司最近注意一点,孟昶近些时日不太老实,也许要大规模范边,要备好钱粮。”

    “是。”

    众人依言而散,赵普也抻了个懒腰,打算回家好好睡一觉,最近新娶了第九房的小妾,那小妖精功夫了得的很,他感觉自己的老腰都快被榨干了。

    “大人,大人?大人请留步。”

    赵普回头,发现竟是个八九岁的小娃娃将他叫住,这让他微微皱了下眉,整个枢密院这么丁点大的自然只有今年童举新考出来的孙悦了,据说人很聪明,不过赵普并不怎么喜欢他,在他看来,所谓的童举也好天才也罢,都是扯犊子,治理天下靠的是扎扎实实的经验和阅历,这么点的小娃娃来枢密院这种地方,这不是添乱么,读几本破书就能做官了?他赵普号称半部论语治天下,可官场上这些所谓的高才大儒,谁玩得过他?

    不由皱着眉问道:“有事?”

    “大人,下官有件事想跟大人商量,不知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赵普闻言眉毛皱的更深了,这也是他不喜欢那些所谓天才的原因,一路上顺风顺水惯了,做人难免有时候没有分寸,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真以为自己是个天才别人就都得惯着你么?

    “不可,我很忙。”

    赵普转脸就走了,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也不认为这小娃娃能真有什么重要的事。

    却见孙悦也不恼,而是冲着赵普的背影叫道:“大人,瓜子好吃么?”

    赵普猛然转身,眼神中杀机毕露,沉声道:“你说什么?”

    孙悦不慌不乱,依然保持着行礼的姿势,道:“大人,瓜子好吃么?”

    赵普闻言心中一沉,道:“跟我来。”

    这里所谓的瓜子,自然不是真正用来吃的瓜子了,而是一种用纯金所打造的瓜子,产自吴越。

    当今这个天下,大宋一统江山之势已经很明显了,除了后蜀的孟昶还看不清形势时不时的跳出来蹦跶一下,叫嚣着北伐中原之类的屁话,拿自己当刘备之外,其余诸侯全都仰大宋鼻息,就巴望着大宋先去打别人而不是先来打自己,因此每年都给都给大宋进贡。

    而比较神奇的是,这进贡,却是赵匡胤张大口,赵普张小口,各国主除了要给大宋朝廷进贡之外,还得单独列出来一份,给赵普私人进贡,而其中吴越国进贡的就是金瓜子,按原本的历史赵匡胤要到开宝三年才会发现。

    这已经不是贪的问题了,赵普贪财赵匡胤自然是知道的,他是个实干主义者,国家初立百废待兴,能力远比品德重要得多,所以赵匡胤能忍他的贪,但你连外国的钱也贪,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往大了说,这叫里通敌国,这已经有点碰了赵匡胤的底线了。

    也因此,赵普冷不丁的被人道出这等隐秘之事,一时间还真有点慌了。

    将孙悦带到一间静室,挥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赵普坐在椅子上,语气颇为古怪地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大人,下官这有一件礼物想要送给大人。”

    “哦?是什么礼物。”

    “下官听说,官家对年号不满,明年想换一个年号,还让大人您帮他选一个,从古至今从来都没有人用过的年号,可有此事?”

    赵普道:“却有此事。”

    “敢问大人,想出来的可是乾德?”

    “哦?你这小子,消息倒真是好生灵通啊,不错,正是乾德。”

    孙悦笑道:“上天恩泽,帝王之德,果然是是好寓意。大人,下官有一铜镜,想送于大人。”

    说着,孙悦从怀中真的就拿出了一面镜子,一面朴朴实实,毫无特色的镜子。

    赵普不由狐疑,却还是接过了镜子仔细看了起来,看正面,这镜子实在普通的不行,估计连他们家下人都不愿意用,可是一翻到背面,赵普却啊的一声,失手就将铜镜给扔了。

    只见铜镜的背面上赫然写着:乾德四年。

    “这……这是哪弄来的镜子?”

    “回大人,这是从蜀中而来的铜镜,乾德,曾是前蜀后主王衍所用之年号,共用了六年,大人还是要早做准备,想想该怎么劝官家换一个年号吧。”

    赵普听了后心里就忍不住一凉,真要是千八百年前谁用过的年号也就罢了,前蜀啊!一共刚灭亡了三十多年,这要是赵匡胤真用了乾德二字作为年号,那得是多大的一个笑话?

    丢不丢脸的还没那么重要,赵匡胤是一个务实而不务虚的人,可这一个年号暴露了他这个宰相是何其无知?何等的不学无术?这样一个无知而又不学无术的人,还能坐在宰相的位置上么?

    万幸啊,若不是这面镜子,他可能真的要凉了,好在现在一切尚早,还有亡羊补牢的机会。

    “谢谢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你可有什么想求的么?”

    “明日之前,大人应该会收到一封石守信给您写的信,我希望,这封信可以出现在官家的面前。”

    赵普意味深长地看了孙悦一眼,忍不住赞叹道:“后生可畏呀,去吧,我答应你了。”

    “是,谢大人。”

    “等一等。”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瓜子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哦,是从您的妻弟处得知的,至于如何知道,我想,并不重要。”

    “嗯……你跟他有仇?”

    “反目成仇。”

    “好,我知道了,我会查清这件事的。”

    “大人告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