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十三章 灯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晚上,书房。

    孙悦正在和孙春明展开一场严肃而又认真的谈话。

    “爹,您真收杨蓉的钱了?”

    “嗯。”

    “不是吧爹,这钱也收啊!那杨蓉虽说赚钱容易,但今年也已经二十多了,一大家子人可就指着这点积蓄了,再怎么说也是风月钱,这钱你拿的不烫手?”

    “我分了她三成的股份。”

    “哈?”

    “你也说了,她今年都二十多了,好年华眼看着就要过去了,一大家子人,总得有条饭辙,省的将来老无所依,门前冷落车马稀,正好趁此机会,金盆洗手,虽说还是贱籍,但丰乐楼的收益应该也不会比她现在少,保障生活还是足够的。”

    “额。。。。。”

    “丰乐楼不比咱家的小店,除了吃饭客宿,风月女子也是少不了的,这方面的事我不懂,她来做正合适,班底都是现成的,况且她背后站着的是魏仁浦,也算是个靠山,我仔细想过,她确实是个合适的人选,我跟她谈过了,她没意见。”

    “呵呵。。。。合着您不是惦记她一个,是惦记她全家呀,这下不但积蓄没了,连下半辈子也搭给您了。”

    孙春明脸一红,怒拍桌子道:“明明是合则两利的事,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显得我这么卑鄙无耻?”

    “爹,傻子都看得出来,人家图的不是这个,五陵少年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怎么说也是咱开封城一等一的大家,三成股份就给人家打发了?你就没想过让她当我后妈?真没想过?你该不会是有心理洁癖吧。”

    孙春明也是一脸纠结,道:“先这样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爹我现在也没资格收人家做小,再说对这等女子来说,嫁人也不是什么好的归宿,未许之时贵如凰,嫁人之后不如鸡,我可不想让她当董小宛。”

    孙悦伸出大拇指道:“爹,高啊,渣都能渣出境界来,听着跟为人家考虑似的。”

    孙春明大怒:“小兔崽子好生无礼,取我鸡毛掸子来。”

    …………

    日子就这么滑啊滑啊的,又过了好几天,一转眼,便是上元佳节。

    早早的,赵光美便差人送来了宫里才有的五彩琉璃灯,上面还画着十分好看的画,他今天人肯定是来不了了,但礼物却是不能少,给曹妮儿喜欢的不得了。

    礼物来了就挺好,人过不过来并不重要。

    曹军和曹妮儿笑嘻嘻地拉着他去放花灯,这对小孩子来说自然是极好的玩具,其实孙悦本来是想去金明河畔玩赛诗会的,结果孙春明死活不让他去,估计是怕俩人互相抄蹿了,他要开丰乐楼,正是需要扬名的时候,特意写了一首青玉案元夕打算去装装哔。

    孙悦则只得跟两个熊孩子一块玩灯。

    “阿姊,先生找好了么?”

    “找好了,还是个落地举子呢,据说是考科从后汉一直考到去年都没中,索性留在京城教书,据说诗词水平很好,考不中只因为策论不行。”

    孙悦不屑道:“考了这么多年都没考中,十之八九这水平也有限。”

    “那又有什么办法?肯收女学生的先生就那么几个,这个已经算是好的了。”

    “没事,等你上完了蒙学,咱换个师父便是,实在找不着,我看咱也没必要非得上外面找去,最近正疯狂追求我爹的那个杨蓉,他那水平应该不错,若不是生了个女儿身,未必就考不上进士。”

    曹妮儿叹了口气道:“杨姑娘,也是个可怜的人,本应是千金的小姐,却只能沦落到这个地步,也是红颜薄命。”

    “没办法的事,宋承周命,官家对前朝是一体继承了的,还特意优待了柴家的人,她爹卷进的是郭威一家的惨案,这辈子是脱不了贱籍了,不说她了,说说你吧,还没想好要叫什么么?”

    曹妮儿苦闷的噘嘴,“还没呢,有好几个喜欢的,却反而不知道该选哪个好了。”

    “没事,不着急,名字可是一辈子的事,慢慢想。”

    却在此时,见前面灯火璀璨处,人挨着人人挤着人,不知在看些什么。

    曹军兴奋道:“悦哥儿,阿姊,前面好热闹,咱们也去看看好不好。”

    说着,也不管二人同不同意,呲溜就钻前面去了。

    孙悦和曹妮儿也赶忙挤了进去,生怕这孩子一不留神让人拐子给拐跑了,只见前面一溜烟的诗牌灯,却是三人不知不觉间已经溜达到了大相国寺。

    古时候的和尚还是很有操守的,尤其是大相国寺,从年初一开始化香油钱,一直化到上元佳节,便真的拿钱买来香油,做一溜诗牌灯挂在外面,供百姓们猜灯谜为乐,猜对了还有小礼品。

    礼品倒是不如何贵重,全是些火杨梅啊,夜蛾啊之类的小东西,但在封建社会,上元夜本来就有相亲夜的意思,而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进士之才,猜灯谜难度不大,又能适当地展示个人的头脑学识,所以这大相国寺外的诗灯,倒成了无数男男女女私定终身的地方,也算是和尚们每年都坚持做的一件好事。

    曹军兴奋地看了半天,才发现他不认字,不由羞红了脸,看了一会便觉得没劲了,曹妮儿是今年新学的字,自然兴致高昂,拉着孙悦要玩,这种小儿科的东西孙悦自然也就是看个乐呵,并不打算亲自下场,只笑呵呵地看着曹妮儿玩。

    “此花自古无人栽,没到隆冬他会开,无根无叶真奇怪,春风一吹回天外,打一花,哈哈,我知道了,是雪花。”

    曹妮儿虽识字晚些,但脑子却是聪明的,这会功夫已经猜中了七八个,每猜中一个,和尚便会笑呵呵地给她一个火杨梅,其实就是把炭屑放在大枣里点了,用根绳子一系,跟个小火球似得,这会功夫她腰间已经快系满了,只一转圈,身周便火花乱飞,吓得孙悦都不太敢往她身边靠近了。

    宋初时,文风并不如何兴盛,读书识字之人本来就少,女子自然就更少了,曹妮儿长相本来就不错,又特意换了一身淡粉色的罗裳,手中拿着大内流出来的五彩琉璃灯,长夜中欢快的一笑,伴着腰间的一长串火杨梅,于夜色中,成了最美的一道风景。

    宋朝女子适婚年龄是十四,她今年十三,也就是传说中谈恋爱最好的年华,孙悦偷眼一瞧,一半左右的公子哥全都在直勾勾地看着她,明显是有什么想法。

    不一会,曹妮儿便停在了一盏十分好看的白玉灯面前,这灯竟然是通体白玉所做,如冰心玉壶,比之他们手中从大内流出来的也不遑多让。

    灯后面的老和尚慈眉善目地道:“姑娘好机敏,这是今年最难的灯谜,姑娘若猜得中,这盏白玉灯就送给姑娘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