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十五章 事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春明头上的伤口倒也不大,搁后世也就缝三四针的事,孙春明看着黑乎乎的所谓‘金疮药’,只觉得一阵阵恶心,一问,这玩意的主要配方居然是炉灰,一点都不敢试。

    “嫂子,你去杀一只小鸡,越小越好,肠子取出来洗净拿来,曹老哥,麻烦帮我买一坛最烈的烧刀子回来,杨姑娘,不知你那有没有蒸馏器?就是蒸花露用的那东西。”

    “有的”

    “如此甚好,麻烦差人将东西取来,对了杨姑娘,你会针织女红么?”

    “啊?啊,会。。。。会一点。”

    “那好,那麻烦您一会,帮我把伤口缝起来。”

    杨蓉愣了一下,惊异地问道:“缝?”

    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这种缝么?”

    “对。”

    “这……这人又不是衣服,怎么能缝上?”

    孙悦也在一旁道:“放心吧杨姑娘,这是我们老家那边的办法,治外伤很管用的,这活还真就得你干,您这纤纤玉手缝上去,估计我爹都不疼。”

    孙春明骂道:“都特么什么时候了,还不忘调侃你老子。”

    孙悦笑笑就找了一把刀过来道:“爹,咱先帮你把头发刮了吧。”

    孙春明闻言只得苦笑,古时候的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换句话说就是无论男女从来不剪头,厚厚的一层头发挡着,一会肯定是没法下针的,再说也不利于伤口恢复。

    孙春明面色一苦,心中不免纠结,但一想还是自己的命比头发重要些,也就由他了,等孙悦剔完,好好的脑袋缺了一块,跟狗啃似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杨蓉接过剪刀道:“我来吧,可以修一修的。”

    说着,杨蓉又在孙悦剃完头的基础上,又嘁哩喀喳的一顿剪,倒是比之前能强一点。

    “妾平日对发饰有过些研究,可以梳上的,不仔细看的话应该看不出来。”

    孙春明道:“那就麻烦杨姑娘,日后为我梳头了。”

    杨蓉羞答答地应了句:“嗯。”

    孙悦一脸无语的瞅着俩人,今儿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到哪都能让人喂一把狗粮,你们让我这个还有六七年才会发育的童子鸡情何以堪啊!

    这一会功夫,老曹他们也回来了,孙春明好歹年轻时也是下过乡的,也有过三天不打架浑身不得劲的时候,那会因为成天开瓢所以也就懒得去卫生所了,都是自己缝的,所以对这套东西并不陌生,非常淡定的吩咐众人做事。

    把白酒放到蒸香水的银瓶子里蒸馏,虽然蒸不出蒸酒精,但六十来度还是有的,将小鸡肠子洗净后搓成线,在酒里泡一泡消毒,再将缝衣服的针掰弯了火烤一下,直接就开缝。

    杨蓉自然不敢,但孙春明却很坚持,甚至还像模像样的教,孙悦满眼小星星地看笑话,孙春明道:“要不我把我儿子也开个瓢,我缝一次你看着,就会了。”

    孙悦脸当场就黑了,“来来来,爹,杨姑娘不敢,还是我来缝吧,以前泡过卫校的妹子。”

    “快给我滚一边去,你连缝衣服都不会,你想疼死你爹啊。”

    最后,还是从厨房里找了块猪肉,杨蓉练了下手才敢上手,而孙春明表现的却也算硬气,除了偶尔抽一口冷气皱一皱眉毛之外,竟然一声没吭。

    “本以为孙公子只是名士风流,不想还如此坚毅果敢,关公刮骨,想来也不过如此了吧。”

    “杨姑娘谬赞了,不敢跟先贤比较。”

    孙悦注意到,杨蓉看孙春明的眼神里都亮的刺眼了。

    还是老曹破坏了气氛,见孙春明已经没事了,便愤怒的一拍桌子道:“春哥儿,这事你说咋办吧,咱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孙悦的神情也很严肃,不管这针缝的多欢乐,毕竟是让人家开了瓢,开口道:“要不,报官吧。”

    孙春明摇头道:“这么点小事,就不要麻烦二大王了吧。”

    老曹道:“报官?报官太便宜他们了,明天我就去找老方,咱自己家的事自己解决。”

    孙春明犹豫道:“让老方出手的话。。。。我有点怕他把事情给闹大,如今是太平年月,打打杀杀,终究不好,若是弄出人命来,咱们跟二大王也不好交代,况且。。。。。”

    便见杨蓉施施然大礼跪下道:“孙公子,妾代家叔给您赔礼了,但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妾的长辈,能否请孙公子给妾一点时间,让妾自己来解决此事。”

    孙春明叹了口气,这毕竟是杨蓉的家人啊,自己还惦记着他们帮自己打理丰乐楼呢。

    “杨姑娘快快请起,此事与你无关,何必因此来跟我道歉?既然你这么说,那此事便交由你来处理便是。”

    说着,孙春明自己还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憋屈啊。

    哪知,他们这边还没商量出个所以然呢,院子里便响起了咣咣的砸门声。

    有下人开门去看,哎呦一声便让来人给打了。

    他们家这些下人,没有一个是签了卖身契进来的,全都是以前的老街坊老邻居,平日里都是当半个家人对待的,这下气的孙春明头上刚缝的针都快崩开了,老曹回屋抄出一把唐刀就往外冲,嘴里骂骂咧咧地喊道:“谁啊?谁?”

    出去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杨蓉他三叔,领着几个杨家的闲汉,手中也是拿着棍棒刀枪,大咧咧地堵在了门口。

    “又是你们这些指着女人养活的废物,打了人还不够,还冲家来了?来来来,不怕死的就上来,爷砍你们这些东西都怕脏了爷这把宝刀。”

    杨蓉也惊慌地跑了出来:“三叔?你。。。你这是干什么!你疯了?”

    “我疯了?我看是你个小贱人疯了吧,你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莫非想在这过夜不成?嘿,后边那个,想当入幕之宾啊,行啊,我听说你挺有钱是吧,十万贯赎身,这贱人以后就归你了,以这贱人的名气,我没管你多要吧。”

    孙春明气的头上都呲呲冒血了,咬牙切齿地骂道:“我特么赎你大爷!”

    说着,抄起宝剑就想往外抽,老曹和一众家丁也纷纷亮起了家伙,就连曹婉也不知从哪寻出来两把鸳鸯刀来打算开干,孙悦也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

    对面一看这架势可能也有点虚,扯着嗓子喊道:“呦呦哟,要动手是吧,街坊们评评理啊,姓孙的玩姑娘不给钱啊嘿,直娘的卖花的姑娘劈开腿也得收钱,这贱人这么大的名气你还想白玩?”

    孙春明正要动手,杨蓉却扑了过来:“孙公子莫要置气,您是个斯文人,这不是你该干的事情,妾跟他们回去便是了,您给妾一点时间,让妾来处理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