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一十七章 舒服的大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春明施施然的走了下去,微微皱了皱眉,这些帮闲的汉子中有不少他都认识,正是开封府的小吏,本以为是叫了几个混混之流的当枪使,却不想居然都亲自上了,这是铁了心的要撕破脸啊。

    他也不想想,开封城的混混里有几个不怕老方的,那些惹得起老方的又有几个不晓得他的厉害的,石守信都给干的怂了,还有几个敢跟他呲牙的。

    “铁阿三,你这是什么意思?领着人来我的地盘上闹事?”

    “大人,您是官我是吏,您就是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得罪您呀,可是我弟弟昨天在您这酒楼里饮酒,却让您的人打了个半死,这事儿您得给个说法吧?是,我知道他昨天非礼您这楼里的姑娘了,可那不是喝多了么,您也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吧,您看看,命都快保不住了,再说了姑娘既然出来陪酒,就得让人摸,都是贱人,你这楼里的怎么就装的跟贞洁烈女似的?”

    孙春明皱眉道:“铁阿三,你用不着跟我说这个,你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大家好歹也是一个衙门里做事的同僚,你确定要跟我来这套?你也算是开封城的地头蛇了,我孙春明是什么人干过什么你应该知道,你跟我玩的起?”

    “呵呵,大人,您有您的抱负,可小人们谁家没有大家子的人要养活?兔子急了尚且还咬人呢,谁要断我们的活路,便是天王老子哥们也得斗上一斗了。”

    北宋的吏制,根本就是一糊涂账,明明官员们的工资待遇给的都吓人,可偏偏轮到胥吏,却一分钱也不给,而且人手还不太够,经常有些胥吏一家子都跟着忙活,所以好不夸张的说,北宋虽然官员贪腐的不算太多,可胥吏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所以孙春明整顿胥吏,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是在断他们的财路,所以这反弹也自然就格外的大了,俗话说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所以那铁老三也并不全是再说虚妄之言,真逼急了同归于尽都不是没可能。

    当然,孙春明自然也有怀柔的后手,只是这些胥吏们向来嚣张惯了,不先以重手打得他们服了,再好的怀柔手段都是肉包子打狗,所以他是铁了心的先使劲打几棒子再喂甜枣了。

    只是眼下之事,还真不太好办,不管什么年代,出了人命都是大事,尤其是众目睽睽之下,这些胥吏联合起来能量也不小,若真是跟他们来一场全武行,后续的麻烦也足够让他头疼的了。

    孙春明怒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赔钱?”

    “大人,小的们哪敢让您破财,只要您答应放小的们一条生路,小的们马上就走,还给您磕头赔罪。”

    孙春明嗤笑道:“你们让我纵容你们鱼肉百姓?”

    那铁老三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嚎道:“快来看啊,店大欺客呀,支使大人草菅人命呀,欺压百姓呀,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呀,快来人呀~”

    这货是个破锣嗓子,偏偏哭的还贼大声,他在一楼嚎,估计四楼都能听得真真的,孙春明拿这滚刀肉一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忍不住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却看曹彬这时候从后面走了过来,蹲地上看了看,笑道:“伤的很重啊。”

    “那可不,就剩一口气了,这可是我亲弟弟。”

    “够狠的啊,不过还是稍微差点意思,要是彻底死了,效果就更好了,来,我帮你。”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曹彬刷的一下抽出配剑,噗呲一下就把担架上的人给捅死了。

    这一下的动作实在太快,太突兀,众人都傻了,那铁老三眼眶腾的一下就红了,那可真是他亲弟弟。

    “你……你……你真敢杀人?”

    “杀人者枢密承旨曹彬,与孙家父子无关,怎么,你想跟本官动手?喏,这是凶器,人证物证俱在,想报官也随你们。”

    枢密承旨?

    好歹也是在开封混的胥吏,这帮人自然之道枢密承旨是多大的官,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今天这是出门没看黄历呀。

    报官?谁看见人家杀人了?什么狗屁人证物证俱在,这年月又没有指纹,得多缺心眼的人才会帮着他们这群胥吏去指认枢密承旨?况且人家这么大的官就算是证据确凿,杀个把人又算得了什么事儿?

    那铁老三死了弟弟眼珠子通红的看起来还真要往上扑,却被他身后的众人死死的给拉住了,说到底他们这次是所有胥吏绑在一块在跟孙春明斗,你铁老三死弟弟又不是所有人都死了弟弟,自然不能让他胡来再惹到枢密院去。

    身后一人踏上来道:“这次算我们倒霉,小的们这就回去,但孙支使,小人们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只要孙支使一天不收回成命,这事儿就一天不完,告辞。”

    说罢,这些胥吏抬腿便走,倒也痛快,老曹连忙命人将地上的血污擦拭干净,又免了中午来吃饭的这些客人们的单,此事这才算过去,好在乱世刚结束不久,老百姓大半都是见过血的,虽然死了个人,却也并没影响他们喝酒的兴趣。

    “让曹大哥见笑了,惹得曹大哥亲自出手沾染是非,实在是我的过错。”

    曹彬笑了笑道:“孙兄弟不必放在心上,自我第一次当监军开始算起至今已经快十年了,十年里我也算是杀人无数,却从未因个人喜怒而擅杀一人,今日杀人也不全是为你,胥吏之祸我也是知之甚深,对此也常颇有感慨,以孙兄弟的才能手段和背景,想有一番作为,干什么不好,本没必要去惹他们,所为的,不也是公义么?冲着这份公义,曹某出手杀个人有何不可?就凭孙兄弟这品节,日后若有什么用得上曹某的,尽管开口便是,你这个兄弟我认下了。”

    孙春明深深一礼,并未说什么,只觉得这个大腿抱上去,还真挺舒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