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五十五章 父子夜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管什么年月,这技术工种都是稀缺资源,哪怕是酿酒的工人也不例外,有手有脚能干活的上河滩上一抓就是一堆,可会酿酒的却是珍惜动物了。

    若按照常规方法来招或是自己培养,没个三年五载休想达到这丰乐楼之前的规模,但封建社会么,为啥要非用常规的方法?大半夜的让老方领着人上那些之名的酒匠家中敲敲门不就得了么?

    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开出了别人家几乎双倍的工钱,总算是在三天的时间里凑了一百多人出来,就不信酿不出好酒来。

    当然,这么干其实挺招人恨的,现代社会中跳个槽不算啥,甚至还衍生出了猎头这种专门挖墙脚的职业来,但在封建社会,那可是一等一的大事,可谁让咱背后有人呢。

    挖完了人,甭管是纯自愿还是半强迫,让慕容延卿领巡防营去人家原东家那扔俩钱,随便说两句有的没的,自然就没人敢放屁了,若不是他们多少还有点底线,以慕容家现在的情况,直接上大街上绑人都不算个啥。

    一直折腾了五六天,眉寿跟和旨终于酿出来了,虽不敢说完全一样,但至少也有八九分相似,足够了,他们家本来也不是以这两种黄酒为主么。

    至于那些过来帮着酿酒的师傅,一半左右留了下来,另一半则给了笔赏钱回家了,孙春明比较会做人,给那些被挖角的同行每家都送了厚礼,反正红白脸是唱的不错。

    回了家,累了好几天的孙春明躺床上就不会动弹了,“乖儿子,给爹锤锤腿呗,这两天累的跟狗似得。”

    孙悦沉吟两秒道:“爹,狗其实没您想的那么累的。”

    “…………”

    “杨蓉呢?你让她来呀。”

    孙春明皱眉道“怎么还直呼其名了,以后你得叫姨娘。”

    “你要纳她为妾了?”

    “并没有。”

    “切,那我叫什么姨,她比我原来还要小六七岁呢。”

    孙春明一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毕竟孙悦这心理年龄在这摆着呢,也就不强求了,他还真没决定好纳不纳呢,等名分定下来再说吧。

    “杨姑娘最近比我可忙多了,我好像都七八天没看见她了。”

    原先的丰乐楼自然也是有歌姬的,但那些贱籍的,赵光义可以给他们留着,那些良籍的,则早就跑的一干二净了,甚至贱籍的也跑了一多半,如今总共就剩下二三十人,还是水平相对一般的。

    虽然杨蓉带来了三十来个,质量都是杠杠的,但数量实在是差的太多了,想开张,怎么也得凑出两百个来,而且各个层次的都得有,一等如杨蓉这样,时不时露个面撑门面的,二等三等唱歌跳舞表演节目的,这些倒是不愁,可三等以下陪酒卖笑的,卖花卖酒的,这缺口可就太大了,几乎要从头开始,当然,这种高端酒楼最次的女人也就是陪酒,摸两下亲两口还行,想进一步就不可能了,卖肉的女子反而会拉低酒楼的档次。

    孙春明和杨蓉的分工极其明确,酒菜吃喝之事归孙春明管,但女人上的事他却是丝毫不沾的,一来是因为他确实不懂,二来也是因为这里面的龌龊太多,眼不见心不烦。

    孙悦叹息道:“却是苦了她了,爹,咱家也要买人么?”

    孙春明摇头道:“不买,杨姑娘的意思,尽量以合作的方式为主,唱歌的跳舞的,靠她们就够了,陪酒和卖花的姑娘只签短约,赚酒水提成,全凭自愿,况且凭咱爷俩这一肚子宋词,就算等她们老了咱捧红个把姑娘也不是难事,犯不着干那丧良心的事。”

    孙悦笑道:“我听说,曹伯伯最近总是惦记着往她们那跑,特喜欢指点她们的节目,气的婶婶成天打他,这是要开第二春呀。”

    孙春明不屑道:“他?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纳妾,就张氏那性子,娶了小妾进门,还不得让她活活打死,也就敢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乱搞一搞,偏偏张氏钱管的还死,呵呵,他算是被收拾住了。”

    孙悦道:“要不怎么说还是这古代讲理呢,虽说可以纳妾,可一般平头百姓哪有这好事,现代的达官贵人虽说不能纳妾,却可以养小三啊,小三逆袭的不知有多少,大老婆除了哭啥办法都没有,打小三居然还特娘的犯法,哪像这古代,大老婆好歹有打死小妾的权利。”

    宋朝法律,妻打妾罪减三等,妻打婢,无罪,所以基本上大老婆稍微凶悍一点,只要不打死,打残了白打,碰上那醋性大的,各种欺负凌辱,谁也管不了,所以极少有小妾逆袭的,孙悦甚至觉得,这样挺好,像后世那种小三蹬鼻子上脸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这也是孙春明不敢纳杨蓉为妾的原因,谁知道以后他会娶一个什么样的老婆?杨蓉是贱籍,正式身份上连个妾都当不了,只能做婢,就是打死白打的那种,许身之前是天人,许身之后是贱人,说的就是她们这样的女子,很难想象杨蓉这种女子端茶倒水低眉顺眼的情形,真要是那样,反倒是不如现在这样来的有魅力。

    孙悦是个孝顺孩子,最终,起来给孙春明捶了捶背。

    等俩人都累的瘫了,躺床上,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孙悦突然道:“爹,咱家买了丰乐楼,以后应该再也不缺钱了吧。”

    “嗯。”

    “我搭上了魏相的线,以我的聪明才智,童举和科举都是水到渠成的,现在我在赵大赵二赵三那都挂了号,咱家又有慕容家做靠山,以后不管是我的仕途还是你的商路,可以肯定,都是一帆风顺吧。”

    “是啊,你这么年轻,熬个几十年,混吃等死都能混个宰相或者转运使当当。”

    “那爹,你就没想过改变点什么?”

    “改变什么?”

    “爹,烛影斧声啊,以咱俩的年纪,只要不横死,肯定能赶上澶渊之盟吧,多好的大宋啊,官家冠军之勇,在位十六年一统天下,无人可挡的军锋啊,等赵二一上台,可就全特么完了,更别说还有那靖康之耻了,咱既然是穿越者,既然现在这么顺,是不是该改变点什么?我跟你说,宋弱可不是官家的锅,官家改革只是强干弱枝,可没玩崇文抑武那套,不说别的,我实在没法想象,赵光美被赵光义活活逼死,我却无动于衷?”

    孙春明沉吟了半天,才道:“歇着吧,你就是个小人物,你能做什么?你能改变的了什么?赵光义对咱爷俩不错,他当了皇帝咱爷俩依然是红人,靖康耻在一百多年后呢,那时候你孙子都死成渣了,操那个闲心干嘛,过好自己得了,管不了的事,就别去想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