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十八章 解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听了那公子哥的话,孙悦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尊严这种东西,对这些女子来说确实是早就没有了的,或许真的只有被个好主顾买下,才能找回一点这种东西来。

    于是孙悦一琢磨感觉也挺有意思的,就答应了下来。

    只是观众们花钱买票,本来是看女子相扑的,突然莫名其妙的看俩孩子骑马打仗,一时间都有些不太爽,好在掌柜的答应,不管买卖成不成,今天会让那些女子都打完再说,并且还要多打两场,众人这才稍平怨气。

    不平也不行啊,没看那公子哥手下的那些侍卫们眼珠子都快红了么,怪吓人的。

    因为孙悦年纪小,所以公子哥让孙悦先挑了‘坐骑’,孙悦也无所谓,就随便选了黑四姐。

    然后,两人骑在‘马’上,战作了一团。

    一打起来才知道,这公子哥看上去虽然很纨绔,这力量却着实不小,而且绝对是个练家子,骑在人身上,那扑击动作之迅猛,吓得孙悦根本就不敢硬接,只能躲避为上。

    好在孙悦的‘马’快,不管怎么跑,那公子哥就是追不上,孙悦大喜,如何还不知道,身下的这两匹‘马’已经有了默契了。

    事实上,俩人还没上场的时候,黑四姐和嚣三娘一对眼神,马上心里就有数了,平日里打得都是相扑的表演赛,打起来默契不是一星半点,与其说这是一场孙悦和公子哥的对决,不如说这是一道给她们两人做的选择题。

    这是一个他们想被卖到谁家的问题。

    从排场上来看,这公子哥家里肯定不是孙悦能比的,孙悦这派头一眼就能看出来家里是巨富,而公子哥家里,则是权贵了,甚至还不是一般的权贵。

    但是权贵之家一定比豪富之家好么?这还真不见得,真正的权贵家里,婢女成群,主子买俩婢女跟玩似得,那么同样的,死俩婢女也没人在意,那小公子明显是第一次看这东西一时新鲜,等主子的新鲜劲过去了,他们俩这种人还有什么用处?

    孙悦这样的家庭就不同了,婢女少,相对的在主人跟前就能存下情分,同时豪富之家的婢女生活条件也都还不错,向来都是她们这种人最佳的去处。

    最关键的是,孙悦上台前说的那句话,让她们折了心。

    孙悦说,如此怕是折辱了她们,一下子就让俩人彻底坚定了,最起码人家是拿自己当人看的,而且心地善良,跟着这样的主子,未来等他看腻了相扑之后自己还能有保障。

    谁不知道尊严是个好东西?但凡是稍微有一点办法,谁愿意干这个?

    像他们这样的女相扑士,大多都是干过瑶姐的,战乱年代,卖儿卖女是很常见的,也谈不上什么理由不理由了,同样的,瑶姐这一行的竞争也激烈的很,十六七的小姑娘都稍有些嫌老,过了二十就几乎卖不上价了,这两人今年都快三十了,若不是身体好干的了这个,恐怕她们就更没尊严了。

    所以很自然的,孙悦最后仗着马快,揪着公子哥的衣领,将他狠狠摔在了马下。

    不过这胜利来的有些心虚啊,那公子哥的侍卫一个个睚眦欲裂的,手全都握在了刀柄上,仿佛那公子哥一声令下就要冲上来把他剁成肉酱一样。

    公子哥狼狈不堪地爬起来,回过头冲着他的坐骑怒目而视,大骂道:“你是故意的!”

    说着,扬起手来欲打,那嚣三娘自不敢躲,低着头等着挨揍。

    却不料,那公子哥手扬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打,只是恨恨地一跺脚道:“算了算了,你们愿意跟着他就跟着他吧,没眼力劲的东西,后悔去吧你,这天底下多少人求着当我们家的奴才还没有门路呢!”

    掌柜的见这边终于有了个结果,连忙跑过来点头哈腰,并干脆利落地将卖身契给了孙悦。

    孙悦道:“掌柜的,明日上我们家去取钱,知道我是谁家的不?”

    “知道知道,吃勾栏饭的,谁不认得孙掌柜,小人也是久闻孙小相公风采,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说着,又转问公子哥道:“这位公子,不知贵府名姓,小人明日一早便将人给公子送去。”

    公子哥脸色一变,道:“我们家名姓可不能告诉你。”

    哈?

    那掌柜的一懵,强笑道:“公子您说笑了,要不这样,若实在不方便透露贵府姓名,您明日差人送得钱来,再把人带走,如何?”

    “不行,这事不能让我大兄知道,所以我也不能差人过来。”

    “那公子的意思莫非是。。。。。您随身带了这么多的钱?”

    公子哥一把将头上的大珍珠摘了下来,道:“这个珠子,少说值两千贯,是我娘过年新送给我的,我把这东西押在你这,等我跟我娘要来了钱,就找你把珠子赎回去,如何?”

    掌柜的彻底方了,没见过这样的啊,什么珠子能值两千贯?即使这东西再值钱,可他不认得啊!哪里敢收?他一个底层小掌柜,哪里见过真正顶级的珍宝,这要是被忽悠了,那可是他全部的家当啊。

    看热闹的观众更没见识,一看这公子哥牛皮吹的这么响,结果到头来居然没钱,霎时间全都起哄了起来,嘲笑羞辱的话也不是没有,气的公子哥眼眶都红了。

    他平日里逛街去的都是北城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铺面,掌柜的大多也都识货,这一招屡试不爽,那些掌柜的巴不得他不来赎东西呢,不成想今日碰上个没眼力的,一时间又急又气又羞,却偏偏想不出什么办法。

    主辱臣死,公子哥的那些侍卫这回是真急眼了,为首一人赤红着双眼拔出刀子骂道:“兀那贼厮!我家公子这颗宝珠乃是今年吴越国的贡品之首,全天下品相这么好的珍珠一共不超过三颗,莫说两千贯,便是万贯也值得,睁开你的狗眼给老子好好看清楚再说!”

    那掌柜见他如此凶悍,一时间也有些尿裤子,可是让他用自己全部身家去换一颗珠子,关键是这公子哥连府上名姓都不愿意透露,他又如何有这个胆子?

    关键时刻,还是孙悦解围道:“算了,掌柜的,要不先一并送到我家吧。”

    说着,孙悦拿出一张名刺来,这玩意过年的时候做了不少,连他也有一张揣兜里,递给公子哥道:“别为难人家掌柜的了,你什么时候要到了钱,什么时候来我家取便是。”

    公子哥大喜,连忙把大珠子递了过来“多谢多谢,实在太感谢你了。”

    孙悦瞅着珍珠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既然是你娘新送给你的,丢了的话你也不好交代,你若不来,我权当自己买了就是。”

    公子哥心下感动,抹了一把眼泪道:“你这人真好,你这朋友我交定了,我叫。。。。你就叫我赵三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