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十九章 赵光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年初二。

    宋朝过年的习俗是过七天,一天占一物,分别是鸡、狗、羊、猪、牛、马、人,所以初二是狗日,曹妮儿正刷着胶水,踩在墩子上,将新画好的彩狗图贴在门上。

    便见孙春明手持一根鸡毛掸子,追在孙悦的后面,大开大合的要揍他,孙悦也聪明,绕着曹妮儿跑,吓得曹妮儿也跟着大喊大叫。

    “哎哎哎,别介别介,你们父子俩别在我这打,我要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孙春明尤不解气地骂道:“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败家子,家里刚有点闲钱,不够你糟践的是吧,两千贯!两千贯啊!就买了八个玩相扑的娘们?你个小兔崽子有那个功能么你,你别跑!你给我站住,老子今天非抽烂你的皮不可。”

    孙悦连连求饶道“哎呀爹你先别打,先别打,你听我解释啊,听我解释。”

    “你解释个屁!今天老子非揍你不可。”

    然后,父子俩便又风风火火的跑远了,曹妮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狗已经粘的有些歪了,不由一阵气苦。

    书房里,父子俩气喘吁吁,实在是跑不动了。孙春明将鸡毛掸子敲在桌子上敲的乒乓响,怒道:“解释吧,今不解释清楚跟你没完。”

    “爹,我一开始是只买了一个的,咱这样的人家出门也不方便带甲士护卫,这女相扑士既能当保镖,又不显得咱装,多合适啊,再说这不是也为了您么,您说您平日里连窑子都不去,我知道,您是对那些十五六的小姑娘下不去手,二十岁以上的您又嫌太脏,这多好,二十七八,正是您喜欢的年纪,在您给我找到您满意的后妈之前,先对付对付,儿子做到我这个份上,够孝顺了吧。”

    孙春明气的又要再打,孙悦又跑,闹过一阵之后孙春明怒道:“那你一口气买了八个是什么意思?”

    孙悦闻言收了嬉皮笑脸,正色道:“爹,这就是我要跟您说的正事了,两千贯花出去莫说还会回来,便是回不来,这钱买个人情,我觉得也值。”

    孙春明气笑了道:“两千贯买个小娃娃的人情?你知道那是谁啊。”

    孙悦点头道:“虽不敢确定,但十之八九,猜到了。”

    孙春明一愣,问道:“谁?”

    “三大王,赵光美。”

    “嘶~~~”

    孙春明闻言倒吸一口冷气,这特么要真是赵光美的人情,莫说是两千贯,便是两万、二十万、两百万贯也赚大发了啊!

    “何以见得,就凭他说自己是赵三?”

    孙悦道:“猜的,他那个排场,全开封没有几家的孩子能摆,又姓赵,他那珠子看上去真的很大,很可能真的是吴越新贡,若是新贡之物,便是赐给大臣,哪个大臣又会这么快戴在孩子脑袋上?再加上他那帽子是纯白狐狸毛,爹,封建社会中,白者为瑞,纯白毛的东西是只有皇室能带的,再加上他那个年纪,又说自己叫赵三,我想,怎么也有七八成的把握吧。”

    孙春明闻言忍不住一阵头晕,老赵家仨孩子,先后跟他们父子二人有了交集,这也太巧了吧。

    “你知道他是赵光美还敢打他?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那会不是还没想到么,我也是在他拿出珠子的时候才想到的。”

    “那你说,今天他会不会来?”

    “不知道,那要看他能不能从杜太后那要来钱了,小儿子么,老太太总是心疼一些的,官家也管不了他,其实从历史上来看,这位三大王一辈子没做过什么正儿八经的事,吃喝玩乐四个字就能高度概括他的一生,最后造反应该也是赵二的栽赃诬陷,总的来说这人其实就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也没受过什么正儿八经的皇室教育,接触起来总比赵二那个老阴哔要放心一些。”

    孙春明闻言也点了点头,赵光美出生的时候,赵弘毅和赵匡胤在后周都已经是举足轻重的将领了,可以说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又是老小,算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跟赵大赵二不可相提并论,今年才十一岁,以孙悦三十岁的智商,蓄意交好之下其实很好摆弄。

    “也好,那就听你的吧,我相信你有这个分寸,那八个女人就先留在家里做个佣人吧。”

    “嗯,您看看相中哪个了,要不先收您房里去?”

    “滚!”

    …………

    孙悦领着新买来的黑四姐在自己家溜达,至于嚣三娘,则被孙春明留在他那,说是做些简单的杂务,充当一下女保镖之类的,也不知会不会做到他床上去。

    如今他们家自然不会还住在以前的破房子里了,而是一个大概三进左右的宅子,位置虽然不是北城,却也是南城的最北端,算是南北分界的一块位置,未来的开封中城一片区域,住的都是有了点身份,又不是贵人的人,说白了就是商人,倒也没怎么用心布置,因为早晚他们还是得搬,孙悦的目标可是考状元呢。

    和老曹他们还是没分家,现代人讲究一家一户,北宋时可不兴这个,就他们父子两人成家的话住这么大宅子也觉得旷得慌,两家人真的当一家人过了,只是分了两个院。

    本来孙春明是想让老方也一块住进来的,只是老方却不干,非要住在南城,跟他的一帮兄弟住在一起,再说他也没成家,挺大岁数了成天甚至连个固定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孙悦现在都没搞明白他到底是七个相好还是八个相好。

    说起来,家里还真是头一次买人,孙春明不太喜欢这个,平日里家里的活都是雇佣一些原来的街坊,签的是雇佣的契约而不是主仆约,因此只能算外人。

    因此,怎么安置这八个人,可算是愁怀了孙悦了,家里空屋子倒是有,当初买这个房子的时候本来也是存了投资房地产的心思,因此买得很大,但却没立那么多规矩,孙春明不讲究这个,老曹也不懂,以至于全是乱住,根本就没有专门给女婢住的地方。

    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八个啊!赵光美要是再不派人过来领人,晚上都不知道让她们睡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