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一十八章 混账逻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丰乐楼里,孙悦请客,四兄弟聚会。

    李沆道:“三弟,我听说前些天你们家又出事了?有用得着帮忙的地方么?用得着我你尽管说,别跟二哥客气。”

    孙悦笑笑道:“没事,这回跟上次不是一回事,只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全都是些不咬人的苍蝇,虽然烦,却也没什么麻烦,不过今天找哥几个过来,确实是有些事。”

    “啥事?”

    “枢密院承旨司要新设一个八品小官,这官并不简单,是有关军改试水的,具体细则涉及到军国机密,我现在还不能说,但这个职位,是被官家和我师父都看在眼里的,二哥,我向我师父举荐了你,你怎么想?”

    “官家和枢密都看在眼里的八品小官?承旨司?承旨司的八品不都是一些太监么。”

    “只是暂时隶属于承旨司而已,将来肯定要变化的,其实这差也不在枢密院,只是在那挂着官职而已,实际的差是在兵营里,具体的我真不能多说了,干系太大,有兴趣么?”

    李沆犹豫了一下,他还真挺纠结的,“可是……可是我还想温书考进士啊,若干了这样的实差,是不是就没有时间读书了?单凭一童子出身,以后会不会……”

    孙悦道:“那就要看你这差干的好不好了,我也不瞒你,你干了这个差,肯定是没有温书的时间了,不过我说的并不夸张,如果你干的好,入了官家和我师父的眼,便是白身出身也不耽误你青云直上,况且我说句不该说的,你要真招了官家和我师父的喜爱,还怕中不了进士?但同样的,这个差你若办不好,不但进士无望,日后的仕途恐怕也不会太顺了。”

    “这……”李沆真的纠结了。

    吕蒙正却道:“二弟,什么事都是风险与机遇并存的,这天上从来就没有白掉下来的馅饼,总不能因为怕烫嘴就不吃糖饼了不是,这样的机会不是常有的,寻常人一生也未必等得到,天下英才犹如过江之卿,但青史留名者又有几人?君子当善断。”

    李沆道:“我晓得的,只是刚才有点晃着了,这差使具体是做什么的,能说么?”

    “这当然可以。”

    说着,孙悦简单将政委的工作内容与职责跟李沆介绍了一下,李沆道:“所以说,这差使负责的是一营将士的吃喝拉撒?还得把他们家人也看顾了?这不成了他们管家了么?”

    孙悦点点头道:“差不多,政委就是军营的管家。”

    “那具体带的是哪一营?骑兵还是陆军?”

    “不知道,应该是这次橄榄球赛的冠军营,还没比完呢我也不知道带哪个,你若是干的话,离冠军选出来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你正好准备准备。”

    李沆点了点头道:“行,那我干,你那眼光都高的上天去了,你都说这是机会,想来一定不差,不过我可从来没下过军营,事实上我认识的军人都没几个,到时候你可一定得帮我。”

    孙悦笑笑道:“咱们是兄弟,不帮你帮谁啊,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别喝太多酒,一会跟我一块去我师父家让他见见,礼物我都帮你准备好了。”

    “好,都是兄弟,那我就不跟你说谢谢了。”

    “嗯,过两天我跟我爹陪着曹承旨去一趟洛阳,曹承旨日后便是我的顶头上司了,跟你干的事也差不多,只是级别不同而已,你要不要一块跟着去看看?”

    “哦,那就看看去呗,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对了大哥,你不是洛阳人么?何不一块同去呢?”

    吕蒙正苦笑道:“我就不回去了,娘在哪哪是家,我现在啊,已经是个地地道道的开封人了。”

    孙悦道:“别介,你跟我阿姊大婚这么大的事你总不能绕开你亲爹吧,正要跟大哥说这事呢,我方伯伯那边找到了你爹,跟他谈过了,他说他愿意接纳你们娘俩回家,婚后你愿意回开封自然可以,婚却是要在家成的。”

    吕蒙正闻言一愣,颇有深意地瞅了孙悦一眼,道:“我的爹我了解,他能让我娘回家?你们应该许了他好处了吧。”

    “啊,送了他六百亩的地,还有几间在洛阳的商铺,洛阳城防要用水泥修一下,我们请了二大王出面,由他把这活包下来了。”

    见吕蒙正眉宇间颇有不悦之色,孙悦叹息一声解释道:“别这么看着我,这都是我阿姊的嫁妆,我知道你对那个家不喜欢,可这世道本身就这么尿性,老子对儿子怎么都行,儿子却必须得对老子孝顺,成婚这么大的事若不让你爹出面,你以后当了官,总不能让人家说你不孝吧,再说你有骨气,也得替你娘考虑考虑,她把你拉扯这么大不容易,别因为置气误了她的后半辈子。”

    吕蒙正闻言一肚子的火,却也只能叹息一声,道:“我回去问问我娘的意见吧,她要是想回去,我便跟你们走一趟洛阳吧。”

    王旦道:“你们仨都去,就留我一个人在开封?不行,我也要去,我也要看大哥娶媳妇。”

    孙悦笑着摸了摸王旦的脑袋道:“行,你回家跟你爹说一下,他要是同意你就跟我们一起去。”

    孙悦知道,吕蒙正的娘亲是一定会同意的,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吕蒙正的前程她也得回家,她被老公踢出家门,甭管是谁是谁非,她的名声都不会太好听,甚至正常人听了他们家的事第一反应肯定是她犯了七出之条了,封建社会么,对女人到底还是苛刻了些,这种情况下,极端点说,只要他爹不死,吕蒙正发达之后朝廷若是想赐个诰命夫人,都只能赐给那个后来的女人,她可以不在乎,但她不能让吕蒙正将来被人戳脊梁骨。

    这逻辑就是这么混账,但这就是礼法,原本历史上因为吕蒙正这点破事朝堂上甚至还议过礼,群臣和皇帝一块讨论谁才是他娘的问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