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波谲云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事端了去,众人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孙春明谢别了慕容延卿之后,还特意领着孙悦去赵普的府上去赔了个不是。

    这大晚上的,特意跑一趟要了堂堂枢密使的手令,却卵用没起,可以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事儿,算是办砸了,但孙春明在乎的并不是事儿,而是人。

    今天这事儿若是巧合则还罢了,若是个套,那就必然仅仅是个开始,于是大晚上的,孙春明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琢磨,这是谁在给他下套。

    “老方,李皮最近都在忙活些什么?”

    “特意找人问了,最近李推官成天都在见一些混混头目,南城这边有头有脸的混混他全都约了最少一次,今天他这么及时的出现,也并不完全是巧合,猛虎帮和狼牙帮之间的冲突,他应该早就了解过情况,甚至还亲自做过一次调停。”

    孙春明低头沉思了起来,不说话。

    “春哥儿,今这事儿要我说,就交给李推去办吧,他说的没错,这方面,咱们不专业呀。”

    孙悦笑道“李推官本就是刑曹出身,多少年的老刑狱了,若论刑狱的手段,自然不是咱们能比,可怕就怕,人家是冲着咱们来的呀。”

    孙春明摆了摆手道:“先睡觉吧,明日再说,若他真是冲着咱们来的,恐怕现在咱们就已经在套里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众人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官场争斗,本来也不是你一拳我一脚那么直白的,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官场萌新,被玩死都不见得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揉着几乎要爆炸的头,孙悦简单的洗洗就睡了,明天枢密院那头还有重要工作呢,橄榄球的决赛也没几天了,以至于孙春明这头这么大的事儿,他都没什么时间帮忙。

    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大家子看上去全都没精打采的样子,昨晚也是都没睡好,感觉整个人还恍惚着呢,便听下人来报,说是外面有人把门给堵了。

    父子俩对视一眼,却也都并不如何奇怪,组合拳么,否则光凭昨晚上那一招,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当下,孙春明整理好衣领,出门就去看去了,孙悦本来也要去的,却被孙春明给拦住了,说是这事儿让他别管了,先办好枢密院的差比较要紧,让侍卫护着他,直接从后门走了。

    等孙悦上了一天的差回来,详细问了孙春明事情的始末,不由得也深深皱起了眉。

    事情很简单,铁老三关起来后,整个开封的地下世界便没了规矩,大矛盾小矛盾都比较多,也不知是谁撺掇的,说是现在开封城由孙支使做主,便一窝蜂的全都跑来找他来了。

    别说什么扫荡打黑之类的,开封这地方打根上就是一帮聚拢到一块的流民,每天都有饿着肚子来此找活路的外乡人进城,至少在真正天下太平之前,这乱象根本就没有祛根的法子。

    这可有些为难孙春明了,孙春明上辈子虽然是公务员,可他也不是公安呀,他连这些帮派老大的人名都说不全呢,定个毛的规矩呀,这幕后出手之人什么目的?莫非是想告诉他们铁老三的重要性,让他们把铁老三放了?这很开玩笑啊。

    最后,还是李皮,就在孙春明为难的时候这货又出来了,和孙春明一起,用了足足两个多时辰的时间,才把这些人给散了,从结果上来说,和昨晚一样,李推官又一次踩着孙春明刷了一波声望。

    事后,孙春明还热情地想请李皮吃饭,结果李皮却说道不同不相为谋,给拒绝了。

    “这么看来,是这李推官,有意挑事,打压爹您的威望?就凭这种小伎俩?他脑子被门夹了?”

    孙春明摇头道:“我跟李皮也不熟悉,但目前看来,十之八九还真是此人在出手对付我,我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症结,要么,此人是个二货,要么,就是他被别人当了刀了,再不然……或许是有人想挑拨我们,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如果有人想对付我,不管是不是李皮,都不会只有这么简单的,必然还有后招。”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孙春明叹息一声道:“老方,你再辛苦一趟,以我的名义再去给李皮下一封请帖,就说我请他赴宴,态度好一点,带上点贵重礼品。”

    “还请他吃饭?春哥儿,咱们用得着怕他一个推官?他要弄咱,咱干他不就得了?”

    孙春明摆了摆手:“先别冲动。我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你先去吧。”

    饭桌上,众人继续吃饭,孙春明吃的极慢,一直在想着这事儿的前因后果,孙悦都怕他将饭吃鼻子里去。

    还没等饭吃完,下人来报,吕龟图来了,要见他。

    孙春明闻言不自觉的就捏了捏鼻子,这货来做甚?若是要会亲家,那也应该是见老曹啊。

    这吕龟图自从吕蒙正大婚之后,就一直跟在他们娘俩的身边,前些天这货还特意找了块上好的蜀锦给刘氏制了两身衣裳,看这架势,刘氏和他破镜重圆已经是迟早的事儿了,虽然瞧不起他的为人,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再加上他们最近这么忙,已经好久没问他们那边的情况了。

    “孙兄弟,呦,吃着呢?您瞧我,来的多不是时候。”

    “吕兄要不一块吃点?”

    “哦不了,我吃过了,吃过了。”

    孙春明不理他,继续吃饭。

    “孙兄弟,我这次登门,是有点事儿想要求你。”

    “正儿跟我们是自己人,你有事儿说就是。”

    “是这样,城西翠微街三号,有个宅子,不是年后要拍卖么,您知道这事儿不?”

    孙春明点点头:“知道,那是一个三进的院子,不大,但地理位置还算不错,前主人规制的也挺雅致的,怎么,你有兴趣?”

    “是啊,是有兴趣,这些年,我实在是对不住他们娘俩,这不是在想办法补偿么,就想着把那块给拍下来,也改善一下正儿的求学条件。”

    “嗯,那你找我做什么?”

    “嗨,说出来怪为难的,家里的那些产业,我都已经交给我弟弟帮我处理了,可是一时半会的,也处理不了那么利索不是?我听说啊,现在的开封府,找您比找判官都好使,就像问问,那宅子,现在出到多少的标价了?(北宋的拍卖是暗拍),能不能……呵呵,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把标给中了?”

    孙春明皱眉还没等说话,孙悦却怒道:“我爹现在整顿胥吏,闹得满城风雨的,您不是不知道吧了,这个时候你让我爹给你开后门徇私枉法?疯了吧!你这是嫌我们死的不够快?”

    “呵呵,胥吏么,多大点事儿呀,再说我不过就是来问一个底价而已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可是听说,我们家正儿,之前可是赐了进士出身的,唉,也不知是因为啥,咋还没了呢。”

    “你……”

    孙春明摆了摆手,示意孙悦别说了,他现在是真没心思跟他扯这个蛋,况且不管人家是不是挟恩图报,确实是他们家欠吕蒙正的,便道:“差钱是吧,这样,一会你去找张氏支八万贯,算我借你的,你有了就还,没有就算了,我这烦着呢,就不招待了。”

    “唉,好嘞,那我谢谢您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