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十三章 厚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场风波,随着孙家父子俩的拼死一搏而结束了,虽然房子被人家给砸了,却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南城这片地界,再也没有敢惹他们的了。

    连王彦升这样的大佬都给弄下来了,谁还敢凑过来找死?

    不过他们也没兴奋太长时间,因为这日子还是得过不是。

    每天早上,他们的生煎、拉面、炒面依然卖得很是红火,甚至因为这次的事情,不少北城的贵人也听说了他这里,一尝之下这味道果然很棒,竟渐渐的成了一个北城老饕们的必来之所。

    虽说他这地方小,连个坐都没有,但吃货的心是不会被这种小事而动摇的,实在不行,可以让下人打包了回家吃么。

    红砖的烧制也很成功,这东西其实技术含量并不高,孙春明这个岁数的人小时候都是自己建房子,哪有几个不会烧的这玩意的,华北平原的黄土含钙量不高,烧出来的红砖虽不算上乘,却也绝对能用。

    老方等人看着烧出来的一块块红方块,乐得眉眼都笑了,宋朝时虽然有青砖建筑,但青砖这东西实在太过于笨重,造价也有点超出界限,所以并未流行于民用。

    红砖就不同了,这东西相比于青砖那可真是轻便太多了,稍微琢磨一下就能感觉得出来这东西的实用性,此时看这些红砖只觉得比金砖还要欢喜,活干的也越发的卖力了。

    这一天中午,因为家里盖房子的原因孙春明也不说书了,收了食摊子就在后面忙活,却见一牛车缓缓从街角处走来,边上簇拥着十数个甲士,车上之人春风得意志得意满,正是堂堂开封府尹赵光义。

    “春明兄,春明兄,我来看你来了。”

    孙春明和孙悦一听声音知道是赵光义来了,连忙从后院蹿了出来,给赵光义鞠躬行礼,“见过二大王。”

    “不用不用,春明兄,你的学识人品我是佩服的,令公子更是神童之才,宰相之姿,不必拘泥于身份了,看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说着,赵光义跳下牛车,打开车上的厚布,竟是足足半车的书和半车的纸。

    “我知道你们父子俩清高,阿堵之物是不屑于收的,但令郎要学习,这书本总是要的,我也不是那不识民间疾苦的富贵王爷,少年时家里也有穷的吃不上饭的时候,深知寒门求学之艰难,这些书送给令郎,望他能早日高中,这你总不能推辞了吧?”

    要说这赵光义能在历史上干出那般大的事情,就算再怎么嫩,再怎么坏,闪光点还是有的,至少这礼贤下士拉拢人心之事做起来很有天赋,说真的,还是挺有人格魅力的。

    王彦升下课之后,果然如孙春明父子所说,他这个开封府尹做的越发的舒坦了,以前人们敬他只因他是赵匡胤的亲弟弟,现在则不同了,现在他是真正的士林领袖之一,宰相王溥亲自提着东西到他们家对他表示感谢,爽得他不要不要的。

    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送走王溥之后,赵光义越发感觉到自己的欠缺,也越发感觉到孙家父子俩的厉害,加上他也确实心怀感激,便命人将市面上所有能找得到的书都给弄来了,打了个包就给他们送来了。

    “你来看,除了这些书之外,我还弄了两套上好的笔墨砚台,你们爷俩一人一套。

    你看这笔,用的料是南汉进贡而来的象牙,看这笔毫,这支硬毫用的是江南的石上老兔,万中则一而制成,唤做铁画银钩,这支软毫笔,用的乃是扬州的小湖羊毛,唤做神游天地,我大哥用的笔也就是如此了。”

    “你再看这方砚台,顶级的端砚,你看这个角,颜真卿的款!这可不是让你用的,留着诗书传家吧。

    另外这墨和纸,都是南唐进贡,市面上有钱也不一定买的着,我给也给你拉来半车,以令郎的聪明劲,估计都足以让他用到他高中了。”

    这赵光义这次真是下本了,就这么一车东西,拉到北城任意一个富贵人家门口,卖个两万贯跟玩似的,这么厚的礼,要说一点不感动又怎么可能?

    关键这人还会送,这些东西,可以说是孙悦最急缺的东西了,根本就容不得孙春明拒绝。

    笔墨纸砚倒也罢了,关键是那半车书,宋初时活字印刷术还没发明,书的价钱贵不说,关键是还少,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虽说他说只是将市面上买得到的书搜刮了一遍,但人家二大王买书和平头百姓买到的东西能一样么?

    孙春明心中颇为感激,只得深深地给给赵光义行了个礼,道:“多谢二大王厚赐。”

    “哈哈哈,谢什么,你得请我吃饭,你以为我来干什么来了?话说你昨天给我做的那菜是真好吃,明天我把我们家厨子派来,你得把这手艺传了,要不然我以后可就都吃不下饭了。”

    “一定!一定!二大王屋里请,寒舍简陋,怠慢了。”

    “简陋什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我看你们父子这陋室不比他刘禹锡的差。”

    “二大王过奖了,不敢类比先贤,您稍坐,我去炒两个菜,一会就来,妮儿,你快去北城,沽一壶最好的酒来,招待二大王。”

    “唉,好嘞。”

    却见赵光义伸手拉住孙春明,神神秘秘地从怀里掏出一卷纸来,口中道:“看看我给你们爷俩还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说着摊开来看,确实一副字,上书: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知道这是谁写给你们的不?”

    却见这字写得刚劲有力,铁画银钩,倒也说不上如何好看,孙春明瞪大了双眼,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嘴唇都有些哆嗦,不敢置信地问道:“莫。。。。莫不是。。。。官家?”

    “对喽,正是我大兄,昨天我进宫陪他打鸟,他问我那折子是谁写的,我一想我这肚子里几滴墨水他还不清楚么,也就承认了,他一听那文章是出自令郎之手,当场就写了这首劝学诗,让我给送来。”

    说着,赵光义还对孙悦道:“小子,你要是不好好学,可是要辜负天恩的。”

    孙悦自然是大喜过望,北宋初年的科举可是没有糊名法的,有了这么一副字,只要他水平不是太次,主考官捏着鼻子也得给他一个进士。

    “小人谢过官家和二大王厚爱,定发奋刻苦,将来长大为我大宋江山添砖加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