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二十章 家务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被下人迎进客厅,孙悦颇有些无聊的吃着桌上的瓜果点心等物,他们已经等了将近两刻钟了。

    “亲家公,哈哈哈哈,抱歉抱歉,久等了。”

    孙悦偷眼去瞧,这吕父长三十多岁的年纪,脸色略有些发黑,与吕蒙正长得有个三分相似,若是不去看他颇有些鼓起的肚子和下巴上的一层肥肉,倒也是个帅哥。

    这吕父明显是特意打扮过的,身穿一干净得体的金丝绸袍,上面用纯金的金线绣着花鸟图案,感觉都晃眼睛,鞋子上还有两颗硕大的珍珠,一拱手却见十根手指头上好像全都戴着金戒指,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是个小金人似的。

    这一身行头,恐怕还真不便宜,不过对这种暴发户一样的审美,孙悦实在是不敢恭维,这身衣服明显不可能是平常家里穿的,十之八九是为了这次大婚特意做的,所以孙悦估计,刚刚让他们等这么长时间,十之八九就是在穿衣打扮,特意穿了这么一套玩意出来,丑归丑,但至少说明人家不是有意怠慢。

    老曹估计也被吕父这一身金给晃了一下,颇有些不自然的跟他见了礼。

    简单寒暄了几句,吕父很自然的就将目光投向了吕蒙正他们娘俩,一时间眼眶还有些红,噎在那半天,却也没蹦出个字来。还是吕母手足无措的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叫了一声:“老爷。”

    “唉,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说着,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吕蒙正,吕蒙正张了张嘴,却没什么动静,还是吕母在背后狠狠掐了他一下,他才颇有些不情不愿地叫了声:“爹。”

    “唉,好好,这几年,你出息了,你成婚需要用的东西爹都筹备完了,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爹您费心了,一切正常操办就好。”

    众人分宾主落座,又说了会客气话,然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老曹和吕父虽然是亲家,但该走的礼都已经走过了,俩孩子甚至都已经私定终身了,而吕父这些年对吕蒙正母子不闻不问的,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是什么情况,一时间场面颇为尴尬,

    却在此时,屋外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颇为妖娆的声音道:“呦,是正哥儿回来了呀,老爷,有贵客远来,您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这个做主母的脸亲家公都不出来见见,岂不是让外人说咱们吕家没有礼数么。”

    不用说,来人自然是吕蒙正的后妈,宠妾灭妻的那个正主郑氏了,只见她身穿绫罗裙装,走着猫步一扭一扭的就走了过来,随意的往主位上一坐,翘起二郎腿,还好整以暇地道:“呦,姐姐也回来了啊,好久不见,可是想煞了妹妹了”。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女人一出来,吕母的脸色就变了,冷冷的哼了一声,骂道:“贱人。”

    这女人一出来,本就尴尬的场面这下自然就更尴尬了,吕蒙正压根都不抬头瞅她,可偏偏她还摆出一副主人家待客的架势,搞得老曹和张氏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人家。

    按说,这应该叫亲家母,可她若是叫了亲家母,吕母又叫什么?唉!

    “正哥儿,你放心,既然回来了,娘一定拿你当自家孩子一样,绝对不会偏心偏向,这些年你在外面一定受苦了吧,我这有一对玉镯子,是经名匠之手,花重金打造的,这儿媳妇还没见过呢,这个送给他,当为娘补个礼吧。”

    说着,郑氏就要把镯子往吕蒙正的手里塞,还没等吕蒙正说啥,吕母却一巴掌连人带镯子抽一边去了:“贱人,你是谁的娘了?我们回来是为了全正儿的一片孝道,跟你有什么关系?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不在你屋里躲着,来此处丢什么人,现什么眼?”

    郑氏姣好的容颜上特清晰的一个巴掌印,马上就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地扑在吕龟图大腿上,娇滴滴地哭了起来道:“老爷,您看她啊,我~我又做错什么了,您可得给妾身做主啊。”

    “哎呀夫人,你这是做什么?她……她也是一片好意啊。”

    郑氏闻言又不乐意了:“夫人?你管她叫夫人?那我是什么?合着她没有骂错,是我该打不是?”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夫人,我……我这不是叫顺口了么。你才是夫人,你才是夫人。”

    郑氏道:“既然我是夫人,正儿是不是该叫我娘,你说,是不是啊。”

    “这……夫人,你……这又是何必呢,他们就是回来成个婚,成完了就走,你何必非较这个真呢。”

    吕母气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吕蒙正也是死死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郑氏却不依不饶起来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正儿成婚可是要拜高堂的,难不成要拜两个娘?名不正则言不顺,今天咱还必须得把这事给掰扯明白了不可,今儿来了不少的贵客,你们可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们来说句公道话,正儿是不是应该叫我娘?”

    孙悦见状忍不住的就使劲使劲地揉太阳穴,这特娘的赶上八点档狗血剧了,同时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就找一个老婆,去他娘的什么齐人之福吧。

    嗯……就算找侍妾,也决不能找太多,更不能做这种宠妾灭妻之事。

    一抬头发现赵光美也是一模一样的动作,对视一眼,不由得纷纷苦笑了起来。

    清官难断家务事,换了赵匡胤来,估计对眼前这状况也没招。

    这还真不是这郑氏无理取闹,顶多也就是眼皮子浅了点,谁是妻谁是妾,关系到死后谁能进家庙,谁儿子是嫡子,谁孩子能继承遗产等问题,吕龟图可以不在乎这些,她可不能不管,若是不趁现在将名分定死,等他们回到开封之后就没机会了。

    其实公允来说,这郑氏在吕蒙正的视角里自然是个大反派,但若是跳出圈外来看,这货完全就是一宫斗女主的命,从一届婢女先是逆袭成了侍妾,又从侍妾变成了宠妾,最后甚至一脚将大老婆踢开,成了一家主母,拿人物传记出来拍电视剧都不用改剧本。

    好不容易逆袭了吧,可好日子没过几天,那大老婆居然领着儿子又特娘的回来了,还领着三大王这样级别的外援,光儿媳妇的嫁妆就顶得上他们家的大半家产,若是还了吕蒙正嫡子的身份,自己成啥了?这事搁谁身上也咽不下这口气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