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各方算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想让两帮人脑子打出猪脑子的帮派停止火并,即使是后世的警察也只能靠那种举着大盾牌的特警,两帮人一块打服了再说,很显然,孙春明他们现在不具备这个实力,所以他在一旁嗓子都喊的哑了,却也并没有人鸟他,老方他们不可谓不拼命,但拼命却也没什么卵用。

    一筹莫展之际,只听一声洪钟大喝,却见李推官也在这个时候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把硕大的关公刀,舞的那叫一个虎虎生风,一个猛子就扎进去,将大刀轮圆了就砍,也不管谁是谁,不过眨眼的功夫就砍死砍伤好几个人,直接冲到了两帮人马的中间,看的孙春明他们都傻了。

    这年月,其实文官和武将的区别并不是很明显,比如枢密副使李处耘,年轻时曾持弓箭于乱军从中射杀十数人。

    “都他娘的给老子住手!!谁还想打?先打死我!!”

    有那小混混还要上,却被两方的大哥一把拉住,这帮人不认得孙春明,但却是认识李皮的,这货在开封城当了四五年的推官,平日里虽然并不直接跟他们这些混混打交道,但人家毕竟主抓邢狱,开封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哪个过年过节不得给他送礼,见他这时候冲过来,一时间都有些慌,还真奇迹的停下了。

    “李推官您让开,今天老子跟他不死不休,您想怎么处置,事后我担着就是。”

    另一方也道:“李大人,不是兄弟不给您面子,实在是他们欺人太甚,李推,我们猛虎帮可从来都是规规矩矩做事的,这个月的例钱我们已经交了,铁都头亲口答应我们这三条街的生意由我们负责,可是他们却踩了进来,还公然在我们的地盘上卖货,你们官府不管,难道还不许我们自己解决么?没了这三条街的生意,难道要我们饿死么?”

    “哼,铁都头?铁都头现在人在哪啊?这些年你们猛虎帮仗着铁都头罩着你们,欺负我们欺负的还少么?这三条街本来就是我们狼牙帮的地盘,是那姓铁的处置不公,现在我们不过是拿回我们自己的东西而已,这些生意当初说好的四家平分,可是李推您看现在,我们才占了几成?”

    “李推您让开。”

    “您让开。”

    孙春明也听明白了,合着这铁老三还是个大宋版的雷洛啊,黑道之王?今天这场火并要是没有他在背后搅和,他把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不过这一也正常,他都要弄死人家了,还不许人家反击么,他比较在意的是,这看似勇猛的李推官……在其中有没有份?

    却见李皮大吼一声道“今天本官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都不许火并,事后本官自会亲自给你们调停,如今的开封城已经没有铁都头了,你们要是不听,那就先杀了我!若他娘的你们能逃得了一个杀官造反诛全族的罪名,算特娘老子白死!来啊!还有没有要来打的!”

    好一阵沉默,小混混没见过世面,也认不清大小王,事实上推官就是他们见过的最大的官,再往上其实他们也没概念了,杀官造反死全家的罪名毕竟还是很吓唬人的,一时间,居然真让他把局面给控制住了。

    孙春明见状,也领着老方走了过去,抱拳朗声道:“诸位,我乃开封支使孙春明,以前也是在南城这一片混饭吃的,这是老方,你们应该有认识的吧。”

    这些帮派主要是靠非法赌场和暗娼赚钱的,老方平时几乎不碰偏门生意,平日里跟这种帮派接触不多,但再怎么说也是南城混的,平日里交集还是有的,因此倒也不用再做什么自我介绍了。

    “我听出来了,你们今天火并还是跟铁老三有关,他人已经被我给下了大狱,从今往后,你们也不用交什么例钱了,开封城以后街面上的规矩,也该换个人来定了,今天还请各位给本官一个面子,各自散去,明日,本官自会给诸位一个交代,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说实话铁老三这样的人物这帮混混对他都是只有惧没有敬的,如今连着两位高官站出来,他们一时间也是有点不知所措,毕竟再怎么桀骜,也知道官府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他们又不是斧头帮。

    就在这个时候,便听深夜里库卡卡的声音响起,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怎么回事,便见数百精锐将士一拥而上,突兀的将他们全都包围了,一时间刀出鞘箭上弦,气氛极为肃杀,正是终于请来了救兵的孙悦和慕容延卿。

    “里面的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跪地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这一下,本来都已经要放下刀子的两方人马反倒是有些慌了,还是那句话,都是乱世里提着脑袋活过来的,真拼命起来谁也不会怂的。

    李皮见状心里咯噔就是一声,这大晚上的居然把巡防营给调出来了?好快的效率,这特娘的孙家父子背景大的简直有些吓人了。

    可是,不管这效率有多高,这帮人来的未免也太不是时候了,况且这事本质上还是帮派打架,您弄这么些个正规军,弯弓搭箭的来这套,这是要杀个血流成河不成?没有这么干的啊!

    再说,他们俩还在这中间站着呢,这不是逼着人家拿自己当人质么。

    于是李皮也顾不得什么背景不背景的了,冲着孙春明就大骂道:“混账!你把巡防营的人调来是要干什么?你当这是在打仗么?让他们退后!”

    孙春明也只得苦笑,他可能是真的有点急懵圈了,调巡防营,根本就是奔着最坏的打算,来镇压暴动的,谁曾想这场乱子几乎靠李皮一个人就给镇压下去了,如此自然就不太好真的大开杀戒了,反倒是他因为这么点小事去劳烦赵普,调动军队,就显得有些水平不济了。

    孙春明一边挥手示意孙悦领着人后退,一边眯眯眼瞅着李皮,今天的事透着邪性,从结果上来看,这李皮简直就是个孤胆英雄,有勇有谋,而且他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骂自己,一下子就显得自己这个支使很没用了,况且他这个支使本来也没有人家推官大,日后想话事恐怕就更难了。

    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个巧合,还是早有预谋呢?

    孙春明不是真的二十来岁的雏,他上辈子吃了几十年的机关饭,想问题的角度,从来都是跟孙悦不一样的,孙悦脑子里想的是事,而他却已经开始琢磨人了。

    另一头,周判府上。

    一张三尺高的小方桌上,摆着几样精美的小菜和美酒,周判官和铁老三的老婆笑呵呵地在饮酒谈天。

    “弟妹,今天这事,做的漂亮,本官敬你一杯。”

    “哪里哪里,这都是大人运筹帷幄的结果,有了今晚上这档子事,等到明天的事出了,那孙春明一定会认为是李推做的,到时候,大人您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了。”

    周判却笑笑道:“明天的计划,还差点意思,啧,若是牢里面能死两个人就完美了,最好还是有点分量的。”

    “大人的意思是……”

    “我看,铁老三就不错。”

    “大人?”

    女人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觉得脖子处一凉,浑身的热量迅速流失,眼中最后的画面,却是周判官慢条斯理的在用丝帕擦拭着匕首。

    “真是对不起啊弟妹,那孙家父子的背景实在是太厉害,我不敢让你们活啊,况且你们的命,对本官也更有用处一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