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孙春明骂脏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丰乐楼顶楼。

    孙春明端起酒来,十分诚挚地道:“多谢李推今日给下官这个面子,下官敬李推一杯。”

    而孙春明的对面,终于答应了孙春明邀请的李皮,也十分干脆地喝了,却道:“本来,我是不愿跟孙支使一桌饮酒的,我老李也是沙场搏命的出身,在开封府当差,也已经有二十几年了,向来都瞧不起你们这种仗着后台便纸上谈兵的书生。”

    孙春明也不恼,淡淡地道:“论经验,确实是不如李推多矣,比如这次的事情,若是没有李推您从中斡旋,我肯定是不行的。”

    李皮哼了一声道:“可是这一回,我不来恐怕是不行了,我若是再不来,你孙支使便要对付我了吧。”

    孙春明呵呵笑了笑,也没说是,却也没说不是。

    “不是我干的,牢里面的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最近那铁老三的婆娘四处奔走,在搞小动作,这些我都知道,我也一直都在忙着奔走,我虽然不同意你在胥吏上的胡来,但咱们开封府毕竟是一个整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点大局观我还是有的,说句不谦虚的话,这些天来开封城小乱不断,大乱没有,你以为是靠你的那些全无经验的兄弟?那全是靠我亲自一家一家老大的去找,谈出来的,我就是想算计你,都没有那个时间。”

    孙春明呵呵笑着,也不说信,也不说不信,只是示意他吃酒吃菜。

    “孙支使,你可以打听打听我老李的为人,我这人平时做事,脾气是差了一点,但我从来不在背后阴人,我看你不喜,大可以当面顶撞你,全开封城都知道你背后通着天,我老李疯了会去给你挖那么大的坑?我又不是傻子。”

    孙春明笑笑道:“那李推官以为,这事是谁做的呢?”

    “这就是明知故问了,开封府中有能力做这等事的除了我还能有谁,若是开封府没了你孙支使,哪个获利最大?你真以为他会是个老好人?老好人能做的了开封判官?”

    “李推误会了,我可从来没怀疑过是李推您做的啊,况且您是上官,我是支使,您难道还需要向我证明什么不成?此事既然交由了二大王去处置,我相信早晚能查个水落石出,还我清白的,来,咱们饮酒。”

    李皮也不知道这孙春明到底信了自己没有,但以他的性子,能跟孙春明说这么多,已经是够服软的了,若非实在是他背后的背景太硬,他根本就懒得跟他解释,若是不信,那他也没办法了,反正清者自清。

    “李推,城西翠微街三号,有个宅子要拍卖,您知道这事么。那家的原主人是谁啊。”

    “翠微街三号?那是……那不是铁老三他们家么。”

    孙春明眼中精光一闪:“你确定?”

    …………

    另一边。

    孙悦满是谦恭地起身告辞,口中道:“多谢王叔叔出手相助,此事关乎家父清白甚至我孙家的满门性命,实在是不得已,劳烦了。”

    王祐笑笑道:“你与旦儿是八拜之交,于我们家也不是什么外人,些许微末小事,你还跟我这么客气做甚,周李二人这些年在御史台的考评都在这了,另外还有些风言风语和查无实据的一些说法,我也都给你补在上面写的清楚了,叔叔我在御史台也还算有些面子,有任何用得着叔叔的,尽管来说,莫要跟叔叔见外。”

    “是,多谢叔叔,那晚辈就告辞了。”

    “嗯,旦儿去送送。”

    “好嘞爹。”

    说着,王旦便蹦蹦跳跳的送孙悦出门了,这王家乃是真正的官宦人家,从他爷爷那辈起就是台鉴官,御史台的事找他们家还真少有办不成的。

    送孙悦的路上,王旦便道:“三哥,你们家又出事了啊,你们家怎么总是出事呢。”

    孙悦苦笑道:“可能是我们爷俩总是忍不住折腾事吧。”

    “唉,我也不知道我能帮上你什么,总之你能用的到我的地方你说就是。”

    “好,咱们兄弟之间,就不跟你客气了,其实这东西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

    一路上,孙悦就在看他手中的文件,御史台有监察百官的职责,自然不会像后世印象中那样,养了一堆没用的喷子,事实上这玩意就相当于最高检察院,不敢说了解每一个官员,但只要是京官,大多都会在这有个卷宗。

    将两人的卷宗看了大半,对两人的为人和风评大概已经有了个了解,那幕后黑手是谁,心中已经有了七八分计较,如果说原来还以为有七八成的把握是那李皮,现在可能只剩下三成了。

    回了家,发现老爹正在客厅上一脸愁容的揉着眉心,“爹,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在客厅坐着?”

    “等人。”

    “哦,这是御史台关于他们俩的卷宗,我看过了,感觉那李推官不像是会在背后使绊子的人,您过过目?”

    孙春明接过卷宗随手翻了翻,叹息一声道:“如此看来,幕后黑手十之八九就是那姓周的了。”

    “这么确定?就凭这两卷卷宗?”

    孙春明又哀叹一声,道:“陪我等等吧。”

    孙悦不明所以,但既然孙春明让他陪着等,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过了一会,便见下人领着一大概四十岁左右年纪,留着山羊胡的一个小老头弓着腰十分恭敬地上来,朝孙春明施了礼“下官见过支使大人。”

    孙春明道:“这是开封户曹,老刘,老刘这是我儿子,现在在枢密院做事。”

    “见过孙公子。”

    “见过刘曹。”

    “老刘,我让你带的东西可带来了?”

    “哦,带来了,带来了,不知支使大人想要差什么?”

    “城西翠微街三号,是不是原来铁老三的宅子。”

    “额……是。”

    “可进了拍卖程序?”

    “进了。”

    “你给我查,中标的是谁。”

    “额……哦,找到了,是一个叫吕龟图的洛阳人。”

    孙春明几乎是咬着牙问:“多少钱中的。”

    “是……六万一千零二十贯。”

    “查一下,第二名出标的是多少钱。”

    “第二名是……六万一千贯。”

    孙春明啪的就把手里的茶杯给摔了:“艹他娘的十八辈的祖宗,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蠢货!马拉个币,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