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新的青云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折腾了大半天,终于将吕蒙正和曹婉双双送入洞房,众人不由得纷纷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是没有什么幺蛾子了。

    张氏突然道:“姓曹的我告诉你,若以后你敢干这种宠妾灭妻之事,信不信我先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老曹马上就怂了,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信,信,我信还不行么。”

    孙悦和孙春明见状也是会心一笑,一时间都颇有感触涌上心头。

    上辈子看穿越小说,穿越者到了古代总是能坐收其美,享尽齐人之福,漂亮姑娘一个又一个的往家领,然后一家n口和和美美的过小日子,甚至不少都整出什么平妻之类的,公主郡主一起收的也不是没有,羡慕的不行不行的。

    不装犊子的说,难道他们俩就不羡慕么?就没有效法之心么?都是男人,装什么纯情啊。

    但现在看吕家的这点破事儿,彻底浇灭了他们的那点龌龊心思,这哪里是什么齐人之福,分明是齐人之祸啊,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吧,可不敢去招惹那些有身份的女人了。

    孙春明甚至还想着,要不他干脆不成亲得了,反正嫡长子他都已经有了,若家里全是像杨蓉那样的贱籍,岂不是予取予求,岂不是美哉?

    见酒席吃完,无关人等都走的差不多了,他们这些开封来的,自然也就坐一块聊了起来,本来孙悦想招待一下王溥的,结果王溥特给面子的去找吕母聊上了,聊得什么不知道,但看着吕母笑呵呵的样子,和一旁一个劲的赔小心的吕龟图,估摸着以后吕龟图肯定是不敢再给刘氏气受了。

    自然的,他们聊着聊着,就聊到政事上去了。

    曹彬道:“孙兄弟,这两天水泥厂我看得差不多了,大体的情况也已经了解了,孙兄弟的高义,曹某实在是佩服,佩服,见孙兄弟这边这么大的规模,日后我的差事可就好做了。”

    孙春明笑道:“曹大哥您抬举我了,这水泥厂干的时候我不过是一介商贾,就算是补贴了些,也不过是讨好二大王罢了,有什么好佩服的。”

    曹彬道:“是这样,之前孙兄弟为了建这个水泥厂,也投入了不小的心力和财力吧,以后内殿班值这一块的大小生活事物,都将由我来接手,总不能还让孙兄弟劳累着,我打算上奏官家,由朝廷出钱将这个水泥厂买下来,日后将水泥生意与盐铁一样,统一收回国有,你放心,绝不让您之前白忙活,朝廷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如何?”

    孙春明笑了,“这水泥厂本来也是为了这些班值将士们开的,我也没从中赚钱,既然现在朝廷要建军委,自然还是给朝廷去办好些,曹大哥也莫要提什么钱不钱的了,我不差钱,能给朝廷做点事,那是我的荣幸,只是,曹承旨是打算亲自过问水泥厂的事物么?”

    曹彬苦笑道:“我哪有那个时间呀,应该会归到工部吧,这水泥的用处很大,用于民用可以赚钱补贴将士,用于军用可以修路建城,将来少说也得修他个百八十个的,具体怎么管,还真是要从长计议,孙兄弟可是有什么好建议。”

    孙春明道:“确实是有几分拙见,曹大哥不妨姑且听听,有用的就用,若是有不切实际的地方您也别笑话我。”

    “稍等。”

    却见曹彬闻言居然起身管吕龟图借来了纸笔,竟是打算做笔记了。“孙兄弟请说。”

    “我是这样想的,水泥这东西,其实军用价值远大于民用价值,所需要的匠人不少,又都没什么技术含量,加上这东西又是新出来的,好规划,何必非要归到工部下面呢?隔着如此多的部门,还如何高效的管理?这种军属方面的事情,将士们也未必乐意给书生去管吧,何不干脆由军委直接管辖?哪怕是将来专设一司来管这事也好啊。”

    “军委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而且这么细致的工作,军委很难安排人事的。”

    “何必需要管的那么细?只要用好了人就行了啊,既然水泥厂里的工匠全都是军属和退役兵,何不干脆再在其中设一个军属委员会呢,这委员会的成员么,我觉得可以用那些因伤退役的战斗英雄和烈士子女来担任,专门负责所在水泥厂的重大事项,一应管理岗位,也可以通过这个委员会来自选,只要委员会超过半数同意,就可以撤换掉水泥厂的负责人,水泥厂的利益和他们息息相关,倒也不用担心他们徇私舞弊,如此,既能少了那些书生掣肘、扯皮,又能激励将士们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的意思是,让他们自己管自己?”

    “是,军属和退役老兵,也是要分三六九等的么,烈士子女和寻常将士子女,必须要严格区分开才行,若是在军属委中做得好,又能读书识字的,大可以提拔到营里面去当政委去呀,朝廷不是正愁没这么多低级官吏可用么,这不比通过其他的寻常小吏或是科举选出来的政委要强得多?”

    曹彬闭目思虑了一会,道:“如此,是要创造一条新的进身之阶呀。”

    孙春明道:“有什么不好么?凭什么战场上的英雄子女,比不上一个只会作两句酸诗的士大夫?或者说,凭什么他们不是士大夫?”

    孙悦也帮腔道:“我也觉得如此最好,再多的抚恤,都不如一条实实在在的登天路来的实惠,甚至此举也可以推广到除了水泥厂之外的其他地方,将士子女若是庸人之资,在水泥厂或是其他厂子里得进军属委,一辈子吃喝不愁,手中又能有点小权利,也是不错的,若是有上进心,有头脑,能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升到政委,便是给一个官身又能有什么打紧?甚至朝廷还可以建一个学院,一年一届就好,专门从烈士子女中挑选出类拔萃者,培养他们读书识字,朝着政委的方向培养,这样一来朝廷甚至连抚恤金都省了,若是将来有朝一日,大宋出来个军属出身的宰相,或许敢死营就再也不需要用囚犯了。”

    此时的大宋,其实还是武人天下的,即使是做到宰执的文官,也大半都是从枢密院出身,打过仗监国军的,远不是后来那个与士大夫公治的那个大怂,这条进身路,确实有它铺成的条件,也不会有哪个士大夫会站出来反对,否则隔天就会有亡命徒砍了他的脑袋。

    曹彬想了想,笑道:“真不知你们父子俩这脑袋是怎么长的,竟想出些稀奇古怪的点子,却又真的颇有道理,这样吧,此事等我回京之后专门写个折子通进官家吧,不过能不能成,肯定还要讨论考虑之后再说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