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十一章 市井之中有高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没办法,孙春明只能去了赵光义的后厨,正好看见了个小铁锅,便随手给赵光义炒了两盘家常菜。

    结果赵光义也不说什么汤饼了,呼噜呼噜全给吃光,就差把盘子舔一圈了,反正,他们爷俩心中的老阴哔形象是彻底崩塌。

    开封府的那些大小官吏们好像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位爷不学无术啥也不会,一丁点官样子也没有,可人家是官家的亲弟弟,新朝廷的二大王,谁敢多说半个不字?

    孙春明父子也绝望了,父子俩想的挺美,但人家可能压根就没想明白,如果王彦升栽在他手里意味着什么,自己这把刀就算磨得再锋利,人家持刀人不懂得砍人,又特么能有什么用?

    赵光义吃完了饭,脱口而出道:“你这菜做的可以啊,比我们家厨子强多了,宫里的厨子可没有这手艺,要不你来我家给我做饭吧,那王彦升怎么也得给我个面子,就不敢拿你们怎么着了。”

    孙春明也顾不上合适不合适了,只得善意地提醒道:“二大王,这个。。。。。我听说,朝廷在拆分侍卫司。”

    赵光义诧异道:“呦,你消息挺灵通啊,是有这么个事,不过跟我没啥关系,我又不是军人。”

    孙春明苦笑,只得继续提醒道:“二大王,我听说王彦升自上任京城巡检以来,行事素来嚣张,经常去各个朝廷大员,尤其是那些后周遗臣家里勒索,甚至就连王相公也被他索贿。”

    赵光义道:“啊?这你也知道?你们放心,只要你做了我们家的厨子,他王彦升就算是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来我家闹事的。”

    孙春明都快哭了,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衙门里的大小官吏全都用惊异的目光在瞅他,这二货怎么就听不懂呢?

    孙悦也忍不住了,只得将话彻底说透道:“二大王,当今天下虽定,但余波尚在,圣天子思安之仁德之心天下皆知,然近侍之臣多有跋扈,于官家威名多有损害,满朝公卿,尽是前朝旧臣,为官家爪牙所迫,却多不敢言,官家身居宫中,亦未必知晓,若二大王能择其一二罚之,则一来,官家感念二大王替他分忧之心必喜,百官知朝廷维护之意必安,将士知官家一视同仁必定,百姓知律法之公允必附,二大王之名必能传遍天下,故,草民请二大王,做主。”

    心想,老子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特么总不至于还听不明白吧!

    结果,赵光义转过头对孙春明来,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那个。。。。你儿子说话怎么总是文绉绉的,他说的这是个啥意思?”

    孙春明脸都黑了,只得解释道:“二大王,犬子的意思是,如今虽然天下已经安定了,但是宵小之辈依然还在。官家的仁义之心,俺们这些百姓也都是知道的,可是官家虽然仁义,但有些跟官家亲近的武夫,平日里杀人惯了,不懂的仁义,对官家的名声,多有损害。”

    “如今,官家为了稳定,满朝文武都还是前朝的遗臣,许多人都被官家的亲信迫害,但因为身份的关系都是敢怒不敢言,官家住在宫里,也未必清楚,本想平稳过渡的计划,早晚会坏在这些人手里。”

    赵光义闻言点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我大哥说,前朝的这些老东西都不能动,他得做样子给天下人看,免得那些节度使们心虚,不听他的。”

    爷俩对视一眼,纷纷苦笑,这话哪是他们俩草民该听的?

    因此,孙春明只得装作听不见,继续翻译道:“如此局面下,如果二大王您能以开封府尹的身份,为民做主,将其中的一两个处罚一下,那么,官家一定会很高兴很欣慰,朝中那些前朝旧臣,一定会对您很是感激。”

    因为实在是怕这赵光义听不明白其中门道,孙春明索性把话彻底说透道:“二大王,官家要稳住局势,因此这满朝的文官,起码短期之内都是不会变的,起码十年内,他们都是朝廷的主要组成部分,您若是能得到他们的感激,一定能让他们对您马首是瞻,成为他们的领袖,到时候,您在朝廷上说的话,就会更有分量,您就不光是当今官家的弟弟,而是满朝文官的领袖。”

    赵光义闻言眼睛一亮,猛地一拍大腿,道:“有道理呀!怪不得大哥总让我读书呢,你们这读书人的脑子太厉害了,你儿子都能想这么多。”

    孙春明道:“若您能在此事上为那些前朝文官们主持公道,还能天下扬名,让天下人都知道二大王的雄韬伟略,不仅如此,此时正值侍卫司拆分的敏感时期,朝局自然要一切唯稳,但是侍卫司因为不是官家的嫡系,自然难免有些人心惶惶,若这个时候,能处理一个官家的亲信,做个样子,侍卫司的将士们也就知道了官家一视同仁绝无偏私之心,为了保证拆分稳定顺利,便是那受处罚之人的关系再怎么盘根错节,也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替他求情,干预司法,开封的百姓也会将您比作青天大老爷,如此良机,失不再来呀。”

    这下,赵光义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低头沉思了起来,他虽然是个雏,可他不是傻的呀,相反,这货的天资其实极高,只是没有经验罢了,孙春明把话都说的如此透彻明白了,他自然也就懂了。

    挥挥手,赵光义对身边服侍的衙役和小官们道:“你们都先出去。”

    父子俩腹诽,话都说成这样了,你还屏退个屁呀。

    不过此时的赵光义虽然嫩,却也不是没有优点,至少全无架子,接人待物也还有一点实心眼,连忙请他们父子俩坐下,道:“我以前文不成武不就,虽然近些时日大哥让我多,但毕竟时日尚短,还没学的明白,我听出来了,你们父子俩就是市井之间的高人呀,还请先生教我,我该如何做?”

    …………

    门外面,赵光义把人请进去单聊,这事虽然怎么看怎么不符合规矩,但人家是二大王,王彦礼等人也不敢有什么意见,况且人家孙家父子俩明确表示要告的人是他哥王彦升,自己连个被告都不是,人家也没理由让他们进去。

    只是这父子俩如此反常的举动,着实让他有点懵,因此也不敢走,急的在外边转圈圈,心里跟长了草似的,总觉得要有大事发生了。

    却见过了一会,堂里的官吏们纷纷鱼贯而出,而且看神色还都有点慌,大喜之下连忙寻了个之前他说过话的推官,两锭银子塞手里道:“哥哥,二大王和那两个刁民。。。。。。怎么说的?”

    那人瞅了瞅这王彦礼,又掂了一下手中的银子,苦笑着便塞回到了他的手里,道:“你这回,算是把你堂兄给害了,不愧是官家亲口夸赞过的,这父子俩,不是凡人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