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十章 取我鸡毛掸子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等的女子,几乎很少以声色娱人,却是要掌握几手真本事的,一进门一手香风袖,堪称技近乎道,便是香道大家恐怕也不过如此,此时见她斟茶,更觉厉害非常,白乳浮盏面,如疏星淡月一般,三点两点之间,茶香满屋,混着屋中原有的麝香,当真是沁人心脾,入喉品尝,更绝回味无穷。

    杨蓉起身笑道:“妾听丫鬟说,您一首词带了三个人上来,说是要补两首的。”

    一边说着,一边拔下头上的玉簪,隔着火片拨动了一下香炉里的香丸,霎时间整个屋子的香气为之一变,更显香道之精。

    “这有何难,便作一首西江月吧:紫素全如玉琢,清音不假金妆。海沈时许试芬芳。仿佛云飞仙掌。烟缕不愁凄断,宝钗还与商量。佳人特特为翻香。图得氤氲重上。”

    杨蓉一听,翻香的手便一顿,些许红晕便悄然爬到了脸上,这词写的,还真是颇有几分调戏的味道。

    “公子少年高才,妾身佩服,小小年纪,便已是妾见过的,文采第二之人了。”

    孙悦诧异道:“第二?却不知这第一是哪个。”

    杨蓉从香囊中掏出一张纸来,笑道:“这是那人昨日所送来的小词,贵客看看,与您相比如何?”

    孙悦自信的接过来,一秒不到脸就变色了,匆匆扫了两眼,直接掏出了七八块小银饼放在桌上道:“这是茶钱,告辞了,当我今天没来过,一会麻烦把影壁上题的词擦去,军哥儿三哥,走。”

    曹军和赵光美愣了,这就走了?什么情况?就算那人真的是李太白在世,也不至于如此吧。

    但孙悦却不解释,反而闷着头,一溜烟的跑了,二人无奈,只得连忙跟上,毕竟这杨蓉又不唱歌跳舞,没了孙悦他们俩连话都搭不上,只留下杨蓉和几个士子瞅着信纸和留下的银饼一脸的茫然。

    “悦哥儿,悦哥儿,你慢着点,等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啊,那诗写的就这么好,你一看之下就羞愤的夺门而逃。”

    “好个屁,那是我爹写的。”

    “…………”

    阁楼上,两个士子不由十分好奇地将那张纸拿出来瞅了瞅,“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且不提楼上之人怎么想,反正孙悦此时的心情,用天雷滚滚来形容绝对合适。

    逛青楼的时候看见柳三变的蝶恋花,上哪说理去?柳永他爹也没出生啊!

    这蝶恋花和他之前的卜算子还不同,这特么俩人绝哔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了,搞不好都已经单独见面了,否则以老爹的性格是不可能写这么肉麻直白的东西的。

    换而言之,自己刚才差一点就把后妈给调戏了,心里别提多闹腾了。

    孙春明的感情生活,向来都是他很惦记和关心的,只是孙春明从来不跟他说,一副铁了心要当和尚的架势,冷不丁挖到这么一颗大雷,差一点就把自己给炸着了,自己特么的又不是晏几道。

    老爹好歹也是穿越过来的,他一点都不怀疑老爹能不能把这妞泡到手,虽然这杨蓉是风尘女子,是贱籍,从礼法上来说不可能当自己后妈,顶多只能当个小妾,可小妈也不能乱泡不是?怪不得从没听说老爹的什么风流韵事,这眼光够高啊。

    赵光美倒觉得挺遗憾的,但朋友妻尚不可欺,朋友娘自然就更不能碰了,本身他们也就是来见见世面的,就是想发生点啥也发生不了,这趟见了这一等一的女子,倒也算是不虚此行。

    回了家,赵光美也知道浪够了,便跟护卫匆匆回去了,孙春明却把孙悦叫到书房,好一顿痛批,顺便传达了赵大和赵二两人的意思,孙悦的脸,一时间更绿了。

    “爹,赵光美那纨绔性子,赵大都管不了,让我来管?这不是扯犊子么。”

    “他现在是青春期,你又不是没从这时候过过,这个阶段,朋友的话确实是比师长要管用许多,又不是让你教他考状元,陪他玩一点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东西很难么?你知不知道,今天赵光义的脸都黑成碳灰了。”

    “行吧,我知道了,下次他再来找我玩,我给他讲三国,这够有益身心健康了吧,对了爹,那丰乐楼,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樊楼啊,咱家要把那地方盘下来了?”

    “哪能这么快,这么大的买卖,多少人盯着呢,赵光义也不能干的太明目张胆,还有的操作呢,况且这买卖咱家一户吃不下,得找几个靠山一块分分股,咱家最后能占四成就算不错了,生意上的事不用你操心,你把书读好比什么都强,今年若开童举,你可有把握?”

    “探囊取物,反掌观纹。”

    “真的假的,宋初人杰地灵,可莫要小觑了天下英雄啊。”

    “爹,莫说童举,其实科举也没那么难,您想啊,一科科举,少说也得录二三十人吧,感觉上好像挺少,可基数也不大呀,现在才北宋初,文风还没盛到一百年后那么夸张的程度,应考的考生一共也就几千人,这比例,真没咱后世的985来的难,童子举就更不用说了,能背诵六经就算是合格,能通晓大义就算是上等,再作个诗赋便能推恩了,这玩意你去后世京四中随便拎出来一个人突击一年都差不多能考得上,说真的,我都不稀罕考。”

    “莫要狂傲,如今你是在官家面前都挂了号的神童,真要是没考好,看你还有没有脸面。”

    “安了安了,莫说童举,科举我都想试试去,爹,咱不说这个,咱说说您的事呗。”

    “我的事?什么我的事。”

    “说说您和那杨蓉姑娘的事呗,您是不是想让他当我后妈。”

    “滚!”

    “爹,平时看您这舍不得买那舍不得用的,泡起妹子来出手很阔绰啊,那杨蓉姑娘的茶喝起来可不便宜。”

    孙春明老脸一红,怒道:“小王八蛋我看你分明是皮痒了欠揍,越来越没规矩了,老子是那样的人么?那杨蓉姑娘被老子的文采所打动,老子现在喝茶都不掏钱。”

    孙悦竖起大拇哥道:“倒搭啊!爹,您离柳三变的境界可是不远了。”

    孙春明又羞又怒:“小兔崽子别跑,我鸡毛掸子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