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洛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公作美,风和日丽,开封的冬天许久都没这么晴朗过了,这倒真是个好日子,孙悦等一行人几乎是骑着马儿唱着歌的慢悠悠的出了城,若不是地上还有些许积雪,他自己都几乎以为这是要出门踏青。

    他们这出行的团队还真挺庞大,曹彬自己就是枢密院的高官,他的排场本就不小,加上这次捎带手的还要给吕蒙正成个婚,老曹和张氏也跟去了,说是要见见亲家,说来也是好笑,订婚的七八道礼仪全是跟吕蒙正他娘走的,结果现在眼瞅着婚就要成了亲家却换人了。

    又因为这是曹婉成婚,所以赵光美还非得欠了吧唧的要跟去,非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成婚,躲在角落默默鼓掌,铁了心要把好备胎的最后一步给做了。

    不过一上路孙悦就忍不住有点心虚了,这货出门居然带了三百多个护卫,全是内殿班值,这莫不是赵大给他留的后手?要是反悔了岂不是随时就能抢亲?

    开封离洛阳其实并不算远,后世开车顶破天也就俩小时,他们他们骑着马坐着车慢悠悠的走,有个小半天也就到了,乡间的情况看不见,但起码这官道上倒是还颇为热闹,一派繁荣景象,一点都看不出乱世的影子了。

    进了城,曹婉和吕蒙正一起将吕母搀下了车,吕母望着洛阳破败的城楼神色颇为复杂的叹息了一声,也不知心中是什么心情,倒是孙悦的心里颇有些失望,因为这洛阳城看起来真的很破,一点都没有西京的气势,甚至看起来跟个小镇似的。

    还没等进城,便见一队人马从城中疾驰而来,为首之人翻身下马,高声行礼道:“可是三大王和曹承旨当面?河-南知府赵淇,迎的晚了,罪过罪过。”

    如今的洛阳还不是大宋的陪都,所以洛阳的长官还不是河-南府尹那样的高官,顶多只能算是职权大一些的权知府而已,在赵光美和曹彬面前自然也就算不得多大的官了,甚至就连孙春明这个开封支使,真要论起来也不好说他俩到底谁大谁小。

    “哦?你知道我们要来?”

    来人苦笑道:“刚知道,就赶忙跑出来了,还是晚了一步。”

    赵光美哈哈笑了笑道:“有这份心就行了,心领了,我们这次来跟你无关,也用不着你招待,你该干啥干啥去吧。”

    “是是是,那几位可需要下官安排驿馆?”

    曹彬和赵光美看向孙春明,孙春明想了下道:“我就不必了,我在洛阳还有一套房产,住那就行了,正好我侄女大婚,也收拾收拾,总不能让吕家去驿站迎亲吧,曹大哥和三大王请便吧。”

    赵光美理所当然地道:“我可不去,我可是娘家人,还惦记着刁难新郎官呢。”

    曹彬笑道:“你们都不去,总不好我自己一个人去吧,那就这样,赵知府,你一会你将我们这些护卫安顿好就是,我们不用你招待,忙你的去吧。”

    “那哪成啊,难得三大王和曹承旨来洛阳一趟,怎么也得莅临指导指导,就算不住驿馆,也得让下官一尽地主之谊不是。”

    赵光美哈哈笑了两声道:“你这知府说话倒是好听,那就晚上吧,地方你挑,开个宴会,给阿姊壮壮排场。”

    “明白,明白,下官明白,下官这就去安排。”

    老曹还忍不住道:“三大王,这……用不着吧。”

    赵光美笑道:“怎么就用不着了,吕兄的人品我认可了,吕兄的老爹我虽没见过,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歹是阿姊日后的公爹,虽然这婚成了之后他们就回开封了,但日后难免还是要有接触,不把他震住万一日后给阿姊气受怎么办?”

    当着人子骂人父,这赵光美也是没谁了,老曹连忙偷眼望向新姑爷,发现吕蒙正神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事实上,吕蒙正自己也觉得他爹不是个东西,也就权当没听见了。

    孙春明洛阳的这个宅子是作为临时落脚买的,本也有趁着洛阳房市低迷抄底的心思,所以地方虽然不小,但也没怎么装修,一应生活用品自然是要啥没啥,但这赵知府确实也是会做官,他们前脚刚到地方,还没等吩咐人采办,溜溜的一应生活用品就全都送到了,捎带手的还送了二十几个拿东西的丫鬟,曹彬什么感受看不出来,但赵光美却已经对他连连交口称赞了。

    曹彬道:“孙兄,天也不早了,咱们直接去水泥厂吧。”

    “好。”

    李沆和孙悦自然跟着,曹彬笑道:“小悦就别去了吧,有你爹陪我就够了,你阿姊要嫁人了,还是嫁给你结义的兄长,你留在家里帮你阿姊张罗张罗吧。”

    孙悦大喜道:“谢承旨。”

    然后,好像生怕曹彬反悔似得,呲溜就躲屋里去了。曹彬呵呵笑了两声,也不以为意,便由孙春明领着他,还带着个屁颠屁颠的知府办正事去了。

    回了屋,张氏正在和吕母说话,也不知她俩都聊了啥,聊的吕母眼泪都下来了,张氏的眼圈也有一点红,却见吕母指节都被自己捏的发白了,显然是心中极为忐忑紧张,而吕蒙正则一个劲的安慰着她。

    老曹道:“亲家,我们陪你走一趟吧,我们也见见孩子他公爹。”

    吕母点了点头,在吕蒙正的搀扶下几乎浑身抖着站了起来,孙悦道:“那带我一个,我也去吧。”

    王旦和曹军道:“同去同去,我们也去。”

    赵光美想了想道:“你们都去?那我也去。”

    曹婉道:“我也去。”

    “去什么去,哪有新媳妇不到日子就上门的,你在家呆着。”

    众人乘了车,老曹还特意准备了点礼,浩浩荡荡的就在吕蒙正的指路下往他们家而去了。

    这吕家说起来其实也算得上是书香门第,官宦世家,吕蒙正的祖父吕梦奇曾做过后唐的御史中丞和户部侍郎这样的高官,只可惜子孙不肖,到了他爹吕龟图这一代,哥俩都是文不成武不就的主,虽在后周当过些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却也不过是仰仗他祖父的萌荫,已经沦落成普通的土财主了。

    但正所谓破船尚有三斤钉,吕府门前两尊小石狮子似乎在向来人炫耀主家高贵的身份,这宅子比起开封城中的官宦人家自然是颇有不如,但放在洛阳却也算是顶级的了,老曹本打算去打门,却被吕母给阻止了,吕蒙正和吕母互相搀扶,两只手握得死死的,却颇为坚定的走了上去,轻轻叩响了大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