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十二章 鹧鸪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上学?上什么学!我就说女娃子不能读书,刚识得几个字,看把她给嘚瑟的,这事没商量,我这就过不去,你给我把她叫出来,叫出来看我不揍她。”

    老曹一听曹妮儿不但不要嫁人,反而要上学,气的当场就炸了,尤其是春二娘就坐在这,让他多尴尬?

    张氏劝道:“好好说,好好说,孩子有孩子的想法,现如今生活都变得好了,你也不能总用老眼光看人。”

    老曹怒道:“放屁!还不都是你惯得,小丫头片子,哪有到了岁数不嫁人的?你个没见识的,这事不用你管了。”

    张氏这一听可不干了,她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啊,插着腰,指着老曹的鼻子就痛骂一顿:“好你个老东西,你跟我厉害什么?你丫头不让我管是吧,老娘我还就不管了,以后永远都不管了,那是你丫头,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多余管你们家的破事,你个直娘贼,负心汉,田舍奴,没见识的老东西。”

    连珠炮骂了一顿,张氏转脸就走了,只留下老曹一人一脸懵逼,好半天,等人都走老远了才反过劲来似得怒拍椅背“这是甚事啊!甚事啊!怎么还冲我来了?”

    倒是春二娘似乎看出了个究竟,笑道:“曹家兄弟还没给人家个名分呢吧,怕是触景生情,迁怒了吧,也巧老身正好在这,贵府这门我登了这么多次,总不能一直让我白跑吧,我看莫不如,先把您和张氏的事给定下,老身帮你跑个流程。”

    老曹不乐意道:“名分?他们家爹娘公婆都死了,还要什么名分?老子跟鬼走流程去?”

    孙春明也笑着道:“我也觉得二娘这话在理,俩孩子现在还是叫姨娘呢吧,换了谁也不乐意啊,我看啊,听二娘的,先把你们俩的事给办了要紧。”

    老曹脸一红,低头道“说孩子的事呢,说我做甚。”

    “孩子的事,我看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这事还是尊重孩子的意思吧,孩子想嫁个读书人,我看也没啥不好,咱家闺女也不比旁人差啥,至于上学这事,我是支持的,咱家现在也不差这个钱了,不如就让妮儿试试吧。”

    “试啥?等她上完了学,那都多大了?还有人要么?”

    “老哥哥这就不懂了,一般富贵人家的女娃娃,都是十六以后才谈婚事的,只要咱家娃娃优秀,还怕找不到婆家?”

    也是欺负老曹没文化,孙春明胡咧咧道:“我跟你说啊,以前唐朝的时候,有个大才女,叫李清照,诗词歌赋金石书画样样精通,年轻时那追求者乌央乌央的,后来安史之乱中死了丈夫,您猜怎么着?嘿,五十多了,追求者照样乌央乌央的,再婚时嫁了个三十多岁的小鲜肉,还是书香门第朝廷命官呢,这女人啊,和男人一样,只要自己优秀了,只有她挑别人的份,哪能剩下呢?”

    老曹连字都不识,李白是谁都未必知道,自然也不疑有假,他对孙春明向来又是极为信服的,闻言倒是又犹豫了。

    孙春明趁机拍板道:“那就听我的,先这么定了,闺女上学的事再说,媒肯定是不说了,便让二娘先把你们俩的事办了就是。”

    老曹无语道:“这。。。。这不胡闹么,这不胡闹么!”

    孙春明哈哈大笑道:“人家二娘可是官媒,整个开封城都是数一数二的,这谢礼可不能马虎,来,二娘,这里是五两金子,您先拿着,就当是我们提前给了。”

    春二娘的金字招牌,给自己说不成也就罢了,连丫头都吃闭门羹,孙春明还真怕以后他们家没有媒婆敢上门了,因此这出手倒也大方,见了钱,孙二娘也高兴,暗叹这孙员外会做人,倒也不客气,笑着道:“那老身可就不客气了,老身说媒说了一辈子准成,还真是只有这回啊,最有底气哩,曹当家的,把您的生辰八字给老身一下吧?”

    ……

    曹妮儿这事,一家人吃晚饭的时候依然是讨论个不休,比较神奇的是,今天饭桌上居然没有张氏,这女人啊,不管是一千年前还是一千年后,都是矫情的动物,这小日子都过了快一年了,今天纳了彩合了命,反倒搬出去住了,就自己一个人住在隔壁街的客栈里,说是要等他们曹家的定帖,莫说老曹了,连孙家父子都觉得蛋疼。

    关键家里的饭平时还都是张氏在做,说是炒菜的绝技不能让下人偷学了去,老曹要是不抓点紧,全家都得跟着饿肚子。

    最后,由难得清醒一回的曹母拍板,学,先学蒙学,再挑那种专门讲诗赋的先生去学,女儿家就算不用学经史,学点诗词书画也是好的,她也要让她孙女当那个李清照。

    曹妮儿高兴的都要飞了,捧着曹母的脸亲个不停。

    孙春明道:“你也先别乐,上学之前,你先把字给练练,毕竟也有基础了,别到时候写出来的字还没有五六岁的稚童好看,那就丢大人了,正好你爹和你姨娘最近要成就好事,索性等他们完了事再走吧。”

    “好嘞,那我就等一等,等我爹娶了姨娘之后再说,啊不对,以后该叫娘亲了。”

    老太太开心的笑了笑,也知道自己糊涂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多,吃完饭趁着清醒,赶紧把喜帖给做了,又忙命人打了三金,既然儿媳妇要矫情,索性她也陪着胡闹一回,一切都按正规的来,由她这个长辈亲自操持,看那架势好像恨不得明天就打算把亲给迎了似得,毕竟没人做菜的日子,老太太也不乐意过啊。

    吃过了饭,曹妮儿便蹦蹦跳跳的来找孙悦说要练字,孙悦自己练字的时候是用论语练的,但这东西是考科举时用的,其实于女儿家来说读过也就是了,并没多大用处,便随手从书架上找了本唐诗出来。

    只是练了几篇之后,曹妮儿却总觉得不喜欢,写得也没什么神韵,进展不佳,不管是浪漫派的李白还是写实派的杜甫,都一样。

    孙悦的脑子一抽,就教了点不该教的,诗以言志词以言情么,便将一些还没出生的女词人的作品拿了出来,果然效果大增,只是曹妮儿最喜欢,练的最好的既不是李清照的如梦令,也不是唐婉的钗头凤,而是这首鹧鸪天:

    嗟险阻,叹飘零。关山万里作雄行。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合着您不是想当诗人,您这是想当女侠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