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十章 说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为了这八个相扑士,孙悦很头疼,不过大概未时时分,赵光美就来了,而且还是他自己亲自来了。

    赵光美不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孙悦也就假装不知道了,只是拱了拱手,叫他赵兄,赵光美的侍卫背来了半筐黄金,打开一看不用查,也有五千来贯,赵光美大度的表示不用找了,这让孙悦不得不感叹杜老太后对小儿子的偏爱,合着里外里他还赚了三千。

    要知道,史书记载中,赵匡胤的亲姑娘,曾经因为穿了一条好看的裙子被赵匡胤骂到哭,弟弟这么个花钱法,要说赵匡胤不知道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但估摸着看在老太后的面子上他也没法管。

    “悦哥儿,还有件事,得求一下您。”

    “赵兄说来听听。”

    “我的这几个相扑士,能不能暂且养在你家里。”

    “哈?啥意思”

    “悦哥儿有所不知,我家中大兄平日里对我们管教极严,这种女人想领回家中,就算我娘再宠着我恐怕大哥也不会同意,就算同意了,一顿揍也是免不了的,我原本想,在外面先买个宅子安放她们,等啥时候我跟大哥分了家,再把她们接过去。”

    “呵呵,你这个想法,还真挺有创意。”

    “昨日我回到家中,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兄弟你就是那个被官家夸奖过的神童啊!你是不知道,我家中大哥和二哥提起你来的时候都对你赞不绝口,我想,咱们兄弟俩也算是一见如故,又都如此喜欢相扑,不如索性把他们养在你家里,我若想看相扑了,就跟我大兄说找你一块温习功课,他一定乐意,如何?帮帮忙吧。”

    孙悦闻言面色一苦,心里万千神兽跑过,坑爹啊你!

    此时此刻,他心里已经有九成的把握,眼前之人就是赵光美了,这点小聪明,难道瞒得过赵匡胤?老子可是神童,未来宰相啊,这是要在官家树立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和三大王一起看女子相扑?像话么?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个跟赵光美攀交情的好机会,以后他常来,他俩就算是发小了,考虑了一会之后,也就答应了,只是他一会还得为怎么安排这八个娘们发愁。

    于是,赵光美便和孙悦一起,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下午的相扑,赵光美还让他们七个人进行了一场大乱扑,就为了见她们娇喝连喘,白浪滚滚的乱劲。

    为什么是七个而不是八个?因为嚣三娘已经被孙春明给收了啊,鬼知道孙春明会不会吃这口肥腥,万一吃了呢?自己再看可就不好了。

    这一下午他俩还玩了会骑马打仗,不过很遗憾的是这回没有了马的因素,孙悦败多胜少,一直到日落时分,肚子都看得饿了,二人这才兴致稍减。

    正如孙春明所说,面对一个十二岁,没什么心计的公子哥,以孙悦三十岁的智商摆弄起来简直不要太简单,况且都是草根出身,所以赵光美的脑子里也没有什么根深蒂固的高人一等的思想壁垒,一个下午的功夫,孙悦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从好朋友,变成了生死之交。

    皇家过年的礼仪是很复杂的,关键是跟他还没什么关系,所以赵光美也不乐意回家,俩人又骑在各自的相扑士脖子上趁着夜色逛了圈庙会,看了会表演,玩了会关扑,直到夜色彻底黑了下来,赵光美才依依不舍的回了家。

    临走前,孙悦‘无意’中吐槽了一下那些说书艺人的手艺,答应等他下次再来亲口给他讲“大唐三藏取经诗话”,远不是那些说书人能比的,算是留了个扣,吊起了赵光美的胃口。

    正月初三,占羊日,曹妮儿将门口那张粘歪了的狗撕扯下来,重新又贴上了一只奇奇怪怪的羊,这羊是孙春明亲自画的,据说是来自太乙东方的神羊,是吉兽,有个很吉利的名字叫喜羊羊,长得很可爱。

    一上午的功夫,赵光美并没有再来,媒婆倒是来了一个。

    这媒婆人们都唤她作春二娘,三十来岁的年纪,长相虽然普通,却是个正儿八经的官媒,带着紫色的头盖,红色的褙子,头戴冠子,无时无刻不在手里拿一把清凉伞,来家里也算是熟门熟路了,隔三差五的就来一趟,虽然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却从不气馁,偏偏说话也颇为得体,他们一家也不烦她。

    孙春明正用毛笔画画呢,见春二娘来了,也不招呼,只是笑笑道:“春二娘大正月初三的就来,又是要给我介绍哪家的小姐啊。”

    “瞧您这话说的,哪家小姐也得您看得上才行啊,老身前前后后来了十四回,都给您介绍六个大小姐了,可谁让您的眼光高啊,谁不知您孙大官人的才学本事,连儿子都是个小相公,老婆子还是那句话,东水门往南,要是有您相中了的人家,您只管说句话,老婆子保证帮你成了这桩好事。”

    孙春明笑笑道:“二娘这是又拿我寻开心了,我一个生意人,还带着个拖油瓶,哪有您说的那么好,二娘既然不是给我说亲的,莫不是来拜年的?”

    “那可不,正是来给您拜年的,祝您新年吉祥。”

    “呦,那我可谢谢您了。莫急着走,且饮两盏屠苏。”

    “呵呵,自是不敢走的,这次啊,虽不给你说媒了,却是替旁人来问曹家大丫头的,跟您打声招呼,就要到隔壁院去了。”

    “妮儿?她才多大,给她提什么亲。”

    “哎呦,可不小了,今年都十三了吧,明年就到岁数了,可不得把亲先订下来。”

    孙春明闻言不悦地皱了皱眉,宋时婚龄一般是男十六女十四,这里指的是虚岁,也就是说曹妮儿其实刚十二周岁,放后世刚上小学四年级,这就要考虑终身大事,怎么想都让孙春明有点不舒服。

    不过入乡随俗,大宋风气就是如此,尤其是女子,男儿可以不成功名誓不婚,女子过了十八便已成昨日黄花,他也没办法拦着人家,只是他这一年多虽不敢说视曹妮儿当亲姑娘一般,却起码也是当亲侄女的,闻言便将毛笔放下道:“既如此,我跟你一块去看看吧。”

    孙悦一旁听了也有些好信儿,他也不太舍得曹妮儿这么早就往外嫁,因此故意装作蹦蹦跳地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去看阿姊的官人去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