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小鞋挤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大早上起来,孙春明顶着熬夜工作留下的黑眼圈去找老方,发现老曹正在老方的怀里放声痛哭,整的孙春明一时间特别尴尬,怀疑自己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了。

    “什么情况?”

    “呜呜呜~春哥儿,救命啊。”

    “你慢慢说,怎么了。”

    “兄弟啊,自打从洛阳回来,我家那娘们就彻底疯了,他为了不让我在我外面胡来,天天逼着我跟他那个啊,哥哥我也是四十来岁的人了,这身子骨,不比你们这年轻小伙子,我这实在是受不了了啊。”

    孙春明面色古怪道:“年轻小伙子也不是天天都行啊,她……就没有让你歇息歇息的时候?她总得来那个吧。”

    老曹哭的跟什么似的:“没有,真没有哇,来那个他也不饶我呀!我这身体呀,以前好歹还是个送礼的,进了门才把东西放下,现在,我特么都特娘的成了送餐的了,到了门口就缴械投降啊,兄弟,你帮帮我,给我出个主意吧。”

    “我能有什么主意?要不你故意淋个雨什么的,看能不能生病,你要是病了,他总不能再逼你那个什么吧。”

    老方道:“我觉得还可以买通一个郎中,就让他说你纵欲过度,房事太频之类的,不,我看干脆就让他说你再行房事有性命之忧,这样你就解脱了。”

    “唉?这个主意好,哈哈,那我先去做饭去了,你们聊。”说着,老曹兴高采烈的就走了。

    看着老曹的背影,孙春明莫名的觉得,这特么还会是一个坑。

    老方道:“春哥儿,找我有事?”

    “哦,是有点事儿,最近开封府的胥吏急缺,税吏和刑吏倒是还好,但巡捕可就真是急了,毕竟要过年了么,就想着让你帮帮我。”

    “没问题,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么,不过春哥儿,你最近小心一点,开封城里的几十号混混头子们最近聚在一起的很频繁,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还特意把我给绕开了,我怀疑别是冲着你来的。”

    “嗯?这里头可有开封府的事?”

    “应该是有的,最近李推官频繁的去见各个混混头子,以他的身份,有什么事需要亲自出面?”

    孙春明闻言皱了皱眉,“但愿,他别给我出什么幺蛾子吧,同僚一场,还是我的上官,若真是对他出手了,于我而言也不是什么好名声,只要他不故意惹我,那就随他去吧。”

    …………

    孙春明真的很忙,但他好歹还能回家睡一觉,而孙悦这边,早上睁眼睛起来,整个人都是懵着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人在枢密院,昨晚加班实在是太晚,索性就在曹彬的办公室睡了。

    本来曹彬这刚接手军委组建的工作,他作为小助手忙的就已经脚打后脑勺了,又有那赵德昭跟着添乱,以至于他两辈子加一块都没这么紧张过,整个脑子都是迷糊的,昨天晚上熬夜将曹彬所需要的文件整理好,总共睡了也不到两个时辰,现在还得赶紧去跟赵德昭去讲解他的总决赛计划书。

    还不等出门,孙悦就被一最讨厌的声音喝住了:“站住,这一大早上的,正是上差的时辰,别人都往里走,就你一个人要往外走,怎么,你是想公然旷差么?”

    孙悦心里一苦,暗暗骂了一声倒霉,却也只好陪着笑,点头哈腰地回过头来道“李枢密明鉴,我可不敢旷差呀,只是大殿下找下官有点私事,实在是推不开啊,您给个假,用不了多大一会我就回来,昨晚上加班加点的,其实我已经把今天要做的工作都给做完了。”

    要说这枢密院里,谁是孙悦最不想碰上的人,那绝对便是李处耘了,别人知道他是赵普的得意门生,在官家心里也是挂着号的,除了曹彬这个直属领导之外别人都会稍微给一点面子,不会多管闲事的来训斥他,但李处耘可不会管这个,稍微逮到一点小错就是一顿狠批。

    要说李处耘这人,在后世的知名度不高,甚至还远比不上他儿子李继隆和他女儿明德皇后,但在此时,这却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陈桥兵变中赵普负责幕后策划,他则负责执行,直白点说,他这个枢密副使,乃是和赵普争锋,不敌而‘屈就’的,名为赵普的副手,实际上则是他最大的政敌,之所以声名不显,不过是因为赵普太耀眼了而已。

    所以可想而知,他这个赵普弟子不但不会得到这位枢密副使的关照,反而会找来他许多的麻烦,他在赵普面前固然是总吃瘪,可要收拾孙悦,孙悦还真就只能受着。

    “孙悦,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枢密院,天下军机要务尽汇于此,凡是在此执笔之人,一字一句皆是国之大事,是你想上差就上差,想走就走的地方么?莫不是你真以为仗着赵枢密的关系,就可以肆意妄为?”

    “我……下官不敢,只是大殿下邀的急,下官实在是推脱不开,此事承旨大人也是知晓的,我也没有耽误我的本职差遣,您……”

    “岂有此理!孙悦,你是在用大殿下来压本官么?”

    “我……下官不敢。”

    “枢密院,处理的全是军国机要,只有官家一人有权问责,你身为枢密院的官,却帮着大殿下忙前忙后,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孙悦皱眉道:“您这话说的,好像大殿下要谋逆似的,这帽子扣得有点大了吧。”

    “孙悦!你在教训本官?你的意思是本官给你穿小鞋?”

    “我……我没这个意思。”

    “很好,没有就好,否则本官还真想问问赵枢密,他是怎么教徒弟的。”

    “是,下官知错了。”

    “枢密院乃是军国重地,既然人在差上,非军事不得外出,大殿下若是有意见,你让他找我来便是。”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李处耘堂堂枢密副使,比他足足大了有好几十级了,他也只能不情不愿地道:“是,那下官这就回去。”

    “谁让你回去的?”

    “哈?”

    “无故旷差,还让本官抓了个正着,你便在此罚站吧。”

    “罚站?”

    “怎么?你有意见?”

    “没……没意见,那下官要罚多久?”

    李处耘双眼一瞪:“一直给我站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