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十五章 官家也有无奈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皇宫,大内。

    赵匡胤跪在地上,殷勤地服侍着杜老太后。

    过年之后杜老太后的身体一日差过一日,兴许这一二年就要没了,这活儿按说不该他来干,哪怕是出于孝道不用丫鬟,也可以用儿媳妇,但赵匡胤却坚持要亲自来。

    有个老娘可以亲手伺候,这不是受苦,而是一种福气,多伺候一天就赚一天。

    杜老太后的精神头也有些不济了,在赵匡胤的服侍下吃干了一碗参茶,就又有些倦了,却问道:“老小呢?今儿怎么没过来请安?”

    赵匡胤登时脸就黑了,恨声道:“老三在外边玩野了,昨晚居然喝得酩酊大醉,睡在外面的百姓家里了,连给娘请安都忘了,简直是岂有此理,等他回来我非揍他不可,不学无术!”

    老太太抬手照着赵匡胤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怒道:“打打打,就知道打,十二岁的大小伙子了,喝顿酒怎么了?他平日里被你管的那么厉害,过年了还不许人家放纵一会?你都已经是官家了,就不能让你弟弟痛快一些?连钱都不给够花,你这大兄当的,也是够心狠的。”

    赵匡胤一听就炸了,道:“娘您又给他钱了?”

    杜太后自知失言,尴尬地笑了一笑,道:“给了点,过年么,一点压岁钱而已。”

    赵匡胤急道:“娘,这才一年不到,他都花了将近十万贯了,哪有这么个花钱法的?十万贯,够我养一营将士了,您可不能再这么惯着他了,慈母多败儿啊”。

    杜老太后大怒,骂道:“你这是在教训为娘么?”

    赵匡胤赶忙又重新跪下道:“儿不敢,儿错了,儿不是这个意思。”

    杜老太后舒了一口气,语气缓和了一点道:“儿啊,你现在都是官家了,天下都是咱们家的了,你弟弟花点钱怎么了?”

    “娘~,如今天下凋敝,百姓贫苦,多少人连饭都吃不饱,所谓上行下效,咱们皇家不崇简恶奢,下面的官员有样学样,老百姓可就惨了,更何况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如今正是开国之初,子孙后代都看着咱们呢,不给后世子孙立下规矩,他们将来只会愈发奢靡,这不是十万贯的事啊!”

    老太太怒打其头道:“万民表率有你这个做官家的就够了,跟你弟弟何干,他跟你们兄弟俩不一样,不是个做大事的,一辈子开开心心,快快乐乐,也就够了,老身不管,老身没钱了,你一会让人送点钱过来。”

    赵匡胤瞪大了眼珠子道:“您没钱了?娘,您这是又给他多少啊!”

    “什么又给他多少,老身就不能自己花钱了?你给不给,你就说你给不给。”

    赵匡胤憋了半天,他知道他给多少最后都会跑到赵光美那去,可你要他说不给?他说不出口啊!

    于是,回了寝宫之后的赵大怎么想怎么郁闷,这口气他还真有点咽不下去了。

    拿出弹弓,砰砰啪啪又打死十好几只鸟,这怒火才总算是消下去一点,召来赵光美的侍卫,问道:“老三还特娘的没回来么?”

    侍卫无奈,只得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他昨晚上怎么说的,你给我学一遍。”

    “……”

    “嗯?”

    “官家,昨晚三大王喝醉了,说出来的话不作数的。”

    赵匡胤大怒:“酒后吐真言,他说什么了,他是不是非议我了?我命令你说,敢有半句虚言,我就砍了你。”

    那护卫无奈,只得把昨晚赵光美醉后胡咧咧的那些话复述了一遍。

    赵匡胤越听脸越黑,这叫一个气!气得他拿玉斧乓乓的凿桌子啊。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不识好歹!他还想买宅子?他还想出去住?就他那个花钱的劲,他出去了还好的了么?没有娘护着他,俩月他就得哭!他还说我管的严?你说,我管他管的严么?严么?”

    那护卫低着头也不敢说话,心里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那是你弟弟,你跟我发什么火啊。

    良久,赵匡胤叹气道:“德钧,你说,我管他管的严么?”

    张德钧,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王继恩,此时却还只是个伺候赵匡胤的小太监,闻言笑着道:“呦,这话啊,我一个做奴才的可不敢说。”

    “让你说你就说,这是我的家事,你也算是咱们家里人了,有什么不敢说的。”

    “成,那我就说说,老奴以为啊,其实不是管的严不严的问题,三大王年幼,性子顽皮,一直以来顺风顺水的惯了,想问题做事情难免单纯了点,官家对他的心意啊,他恐怕体会不深,而且他从小到大没缺过钱,也不知道这东西的来之不易,行事孟浪一些,也是有的,这么大的孩子,刚有了自己的主意,从小被官家管惯了,有点叛逆,也是人之常情,寻常百姓人家也是这样的,又有老太后宠着,自然也就不服管教了。”

    赵匡胤闻言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特么对他来说就是个死结,天下间任何的人和事他都可以想办法解决,唯独这个弟弟,他是真没办法。

    当年老太太多厉害的一个人,自己十六岁就被踢出家门自谋生路,好悬没饿死在外面,可放在小儿子身上,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掉根汗毛都疼她心尖尖,管教赵光美,就等同于忤逆老太太,老太太这么大的岁数,活一天少一天了,他能让老太太不高兴么?

    所以赵匡胤除了又叹了口气之外,一点招都没有。

    张德均笑道:“奴才以为啊,三大王的情况,得顺毛捋,引导比管教来的实在,得找个能说的听他的人。”

    赵匡胤一想,似乎有点道理,便问道:“老三还在那对神童父子家里?他跟那个神童关系很好?”

    “额。。。应该是,他跟小的们说过,那孙公子是他生死弟兄。”

    “你替我传个信给那父子俩,就说我请他们,帮我管教管教这个孩子,不求他能有多大出息,只求他能少花点钱,少惹点祸,别干出类似于强抢民女那样让我难做的事情来就行。”

    那护卫疑惑道:“可是三大王似乎不希望那少年知道他的身份啊,这个。。。。”

    赵匡胤嗤之以鼻道:“那对父子粘上毛比猴还精,老三那心机能瞒得住?人家这是知道他是三大王哄着他玩呢,你告诉他们,他们要是能把老三帮我管好喽,我今年就开一科童举,算了算了,你别去了,我让老二去找他爹说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