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二十四章 父慈子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洛阳回京的路上,曹彬和孙春明一直在聊关于水泥厂日后管理方面的事情,曹彬的笔记也从一片简单的策论,升级成了近乎一本书的厚度,对孙家父子也是越发的器重。

    他终于明白,为啥这无权无势,无根无底的两个人,可以这么受二大王和赵枢密重视了。

    李沆也取了纸笔在一旁记录了起来,他这个政委只等橄榄球赛分出胜负就要上任了,因此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充电,要么就是听孙春明跟曹彬聊天,要么就是缠着孙悦问这又问那,见此,曹彬心中踏实多了,这政委找的,果然靠谱。

    孙悦对李沆道:“二哥,你这个政委是营一级的,禁军中一营满编也才五百人,而且绝大多数都没有满编,有个二三百人就顶天了,所以你负责的,主要是一些实操的任务,太宏观的东西,其实用不着你考虑的。”

    “那我这个政委管什么?”

    “第一,给你们全营将士都找个婆娘,第二,给他们的亲属找个赚得多又不累的活干,第三,把伙食和住宿条件安排好,第四,了解他们家中的具体情况,如果谁家里有什么状况你要想办法给解决。”

    李沆想了想道:“说白了就是伺候他们呗。”

    孙悦偷偷道:“没错,就是伺候他们,但这只是基础工作内容,若是只干这些事,也用不着你来做这个政委,既然是官家都看在眼里的职位,你得想办法做的比这些还好,给官家一种惊喜的感觉,这样你以后的前程才会稳。”

    “嘿嘿,三弟你快跟我说说,指点指点我,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差事给办的漂亮,给官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首先,你得跟你们营的指挥使学会唱红白脸,以你的性格,我建议你干脆就装成老好人,把得罪人的事全都推给你们指挥使去干,只要你们配合的默契,你就是在营里怂成软蛋都不怕,最好能给后面的政委都打个处事的榜样。”

    李沆点头道:“如果把将士们当做孩子的话,指挥使就是那严父,我就是那慈母呗。”

    “聪明,就是这个意思,其次,你这个政委要想干好,跟上面的相关部门必须得维护好关系,别人申请不下来的东西,你能弄得到条子,那你的威望就是杠杠的,枢密院这边你不用担心,你要啥支持各司肯定都是一路绿灯,但六部九卿政事堂,甚至开封府,你都得把下面各司具体办事的人给答对的明明白白的。”

    李沆点头道:“这个我明白,没问题的,还有呢?”

    “还有第三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得弄得来钱。”

    “钱?啥意思?”

    “做到上面两点,你在官家心中的评价就是优秀,前途倒也一片光明,但如果你能做到第三点,你就会像我一样,做到卓越,不是跟你吹,别看弟弟也是八品,但一般的朱紫袍,还真没有我在官家心中的地位重。”

    李沆来了精神道:“那还请三弟指教?”

    “简单啊,政委,管着一营将士的钱袋子,全营将士是吃肉还是吃糠都靠你,能从枢密院和户部要出钱来算什么本事,能自己想来法子搞到钱还不增加朝廷负担,才是真能耐,不过有几点原则,第一不能耽误训练,第二不能有失体面,第三不能触犯刑律。”

    “这三样都不能碰,那还怎么弄钱?”

    孙悦笑道:“你以为,英才俩字是嘴上说的么?”

    “三弟莫非有办法?”

    “我自然是有,但是二哥,你确定要我说?”

    “这……不用了,我自己想办法吧,你都把路给我铺好了,总不能事事靠你。”

    “加油,相信你。”

    …………

    一路上,众人说说笑笑闹闹,倒也不觉得无聊,只是比来时多了一个人:吕龟图。

    本来,孙悦他们杀了郑氏,心里都是比较忐忑的,以赵光美的身份当然不怕吕龟图有什么意见,但这回确确实实是仗势欺人了,于礼法和律法来说干的都有点欠妥当,没听说过用刀架在老爸脖子上尽孝的,这事处理不好,就是天大的麻烦,万一等将来吕蒙正中了进士之后吕龟图就此事而闹起来,他们会非常被动的,只是当时情况紧急,刘氏刚烈到几乎要撞死的地步,这才实在没别的急智,不得已而为之。

    没想到,大婚之后,吕龟图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绝口不再提郑氏的事了,好像那真的就是一被主母打死的婢女一样,对吕蒙正也有了笑模样,那天之后居然还去了刘氏那屋,似乎想干点什么,结果被刘氏一个无影脚就给踢出去了,却也不恼,整天嬉皮笑脸的。

    而当他们启程要走的时候,吕龟图也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并把在洛阳的产业交付给了他弟弟吕龟祥,也就是吕夷简的爷爷来打理,非说自己这么些年愧对他们母子,要跟着去开封照顾他们,打算在开封置办一个宅子,供养吕蒙正求学读书,并且把他们家少爷,郑氏的那个儿子一脚踢到南厢房去了,东厢房收拾的干干净净美其名曰给吕蒙正留着。

    孙悦也真是开了眼界了,人特么居然可以猥琐到这个地步。

    他是吕蒙正的亲爹,吕蒙正自然也不能对他恶语相向,相反的每天早上还得请个安,可刘氏对他就不假辞色了,但正所谓烈女怕缠郎,这货一路上对刘氏发起了令人发指的追求攻势,铁了心的要树立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人设,虽然孙悦看着挺恶心的,但似乎还真的有点效果,刘氏虽然还是不乐意搭理他,但至少已经不拿脚踹他了,他也偶尔贱特特的去摸一下刘氏的小手什么的。

    一日夫妻百日恩么,封建社会的女子,又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也没什么享受爱情的资格,在这么下去可能用不了几天,刘氏真的会原谅他,跟他踏踏实实过日子,这女人啊,再怎么刚强,内心也都是柔软的。

    其实这也是件好事,人生在世什么都能选,就亲爹亲妈是天生的,父子亲情,毕竟是绕不开的,若是吕龟图不计较,杀郑氏的事也就翻篇了,而且不管因为什么,若他们家真的可以做到父慈子孝,哪怕是表面上的父慈子孝,对吕蒙正来说也都是好事。

    孙悦不由得瞅了孙春明一眼,只觉得同样是爹,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自己这个爹真是怎么瞅怎么顺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