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三十六章 谁在阴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已深了,孙悦和孙春明父子忙活了一天,终于是坚持不住,沉沉地睡去了。

    孙春明甚至还做了一个特别棒的美梦,足有七八个看不清面目的美女围着他嘻嘻打闹,他则快乐的跟着一起扑戏着。

    可惜,正梦到他将其中一个摁住开始脱衣服的时候,他就被人给吵醒了。

    “老爷老爷,您快醒醒。”

    睁开眼,见杨蓉正一脸急色地推他,不由皱眉道:“又出事了?难道又是帮派火并?”

    “二大王来了。”

    孙春明噌地跳起来,“现在什么时辰?”

    “丑时三刻”

    丑时三刻,也就是大概凌晨两点左右,特娘的这个时辰赵光义来自己家找自己,不用想肯定是出了天大的事了。

    来到了客厅,赵光义正神色平静地拄着脑袋靠在凳子上,神色憔悴,估摸着他也是才醒,属于正迷糊的时候呢还。

    “二大王,发生什么事了?”

    赵光义颇有深意地看了他好半天,看得他都有点毛了,才开口问道:“是不是你做的?”

    孙春明不明所以:“什么是不是我做的?我做什么了?”

    “就在刚刚,开封府大牢里,发生了一起惨无人道的屠杀,三十一人当场身死。”

    孙春明心里咯噔一下:“死的人是……”

    “以铁老三为首的,原开封城一票捕快。”

    “凶手呢?凶手抓到了么?”

    “抓到了,凶手就是牢差本人,他说,是奉了你的命令。”

    孙春明急了:“这……这栽赃的还能再明显一点么?我已经上报刑部,只等着明年秋后开刀问斩了,我这个时候杀他们?我脑子又没有进水。”

    赵光义抱有深意地道:“这几天,开封城街面上都不消停,那些小混混们,没少找你的麻烦吧,这些人大多都是那铁老三挑来对付你的,而就在今天晚上,铁老三他老婆,无端端的被人乱刀砍死在了自己的家中,所以,你杀人的动机是成立的,开封府上上下下的每一个人,都更愿意相信,是你孙支使嫉恶如仇,为了不让他们再继续搞风搞雨,干脆就不让他们活到明年秋天了。”

    “我……冤枉啊,我没下过这个命令。”

    赵光义叹息道:“眼下正是非常之时,我大兄刚往各地派了一十六名提刑使,明确表示,各地知府刑狱的职权要汇报朝廷,尤其是死刑,无朝廷勾押而执死刑的,你知道是什么罪名么?这事若是坐实了,我也保不住你。”

    孙春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时候他反而冷静下来了,只是道:“二大王相信我,这事绝不是我做的,况且我来开封府时间也不长,连人都没认全,怎么可能有狱卒替我卖命呢?他们又不傻,没有刑部的勾押批准,他们会杀人?就算刑部批了,杀人也不是他们的活呀。”

    “所以,那几个狱卒在供认了你之后,没多长时间,也都死了,若此事不是确实疑点重重,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这么体面的跟我说话?”

    孙春明点头道:“是我做事不妥帖,给二大王添麻烦了。”

    赵光义摆了下手道:“别这么说,你这次整顿胥吏的事,大兄对你也是赞赏有加的,之前怕你骄傲,也就没跟你说,他看得出来,你的手虽只在开封,眼却是望向全国的,你这套方法,实践性也很高,他很重视,所以,我才会那么信任的让你放手去做。”

    “啊!这等小事,竟然连官家都惊动了,实在是惭愧,惭愧。”

    赵光义想了想道:“跟你说这个,是给想给你吃一颗定心丸,让你不要自乱了阵脚,今天的事你得自证清白,但就算你栽在上面,其实也没什么打紧,知道我兄长怎么说你们父子么?他说你们有大格局,大韬略,也有大气魄大手段,是天生的宰相苗子,只是你们身上又都有着那么一股子格格不入的劲,缺乏最基础的历练,有些时候想问题太过书生意气,不切合实际,所以我让你当支使,帮我管理开封府的琐碎杂务,大兄是赞成的,用他的话说,就是让你们父子俩也接接地气,不怕出纰漏,就怕不长进,所以你就算折了也肯定能东山再起,若不是悦哥儿实在太小,他都想把他外放去当县令。”

    孙春明恭谨道:“官家厚爱,孙某父子,愧不敢当。”

    “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去开封府了,我会让周判、大理寺、御史台一块负责这个案子的,不过你也得做好查不清楚的准备,到时候应该会把你外放,你自己有什么想法?你觉得害你的人是谁?”

    孙春明张口就想说李皮,可话到嘴里,却又给含住,咽下去了,只是道:“暂时还说不好,劳二大王费心了。”

    赵光义点了点头,目露赞许之色。其实用膝盖想也能想出来,开封府有这么大能量的也就是周判和李推两人,顶多再加上一个刑曹,他能忍住不乱说,这就是城府。

    “你自己琢磨琢磨吧,我走了。”

    “是,下官恭送二大王。”

    …………

    赵光义走了,孙春明坐在椅子上却也不回去睡觉了,而是呆呆的想着这一系列的事情。

    他在开封府里,与李皮最为不和,李皮也从不掩饰对他的厌恶之情,毕竟任谁被一个有后台的下属架着都不会是件高兴的事儿,对此孙春明其实也是理解的,那么,这李皮真的讨厌自己到敢出手对付自己的程度了么?

    从眼下的证据来看,确实是他,可他总觉得,好歹也是开封推官,外放出去也是知府一级的大佬,城府应该不会这么浅吧。

    若自己被撵走,这开封府难道就轮到他李皮说了算了么?当然不会,他又没有后台,他比判官还差着一级呢,那么,谁在其中的获利最大?若是自己一怒之下对着李皮开干,会不会让某个小人在背后笑掉大牙?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有什么地方疏忽了,胥吏改革这么长时间,李皮上蹿下跳的一点也不比自己忙的少,那么,实际上开封府除赵光义之外最大的判官,他在干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