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仗势欺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尴尬,异常的尴尬,自从郑氏出来之后,一屋子人都有点坐立不安,场面僵持不下,一时间大家都挺下不来台的。

    从人情来说,吕蒙正肯定都要恨死郑氏了,可从法理上来讲,只要吕龟图一天不休了郑氏,道理还真就站在人家那方。

    至于休了郑氏,说真的吕龟图还真没想过,所谓七出三不去,若非当初吕母刘氏自己的性格有问题,太过刚烈了些,也没这小三上位的份。

    吕龟图实在是愁的没法了,他都有些后悔接了曹家这么多嫁妆了,只得以一种近乎乞求的目光看着吕蒙正道:“正儿,要不……你就叫你娘一声吧。”

    “我……”

    王旦也拉了一下吕蒙正的袖子,道:“那女人无非是怕你将来强你老子财产而已,反正你以后回开封跟她也是老死不相往来,何必非置这个气,大哥你回洛阳是干什么的?来都来了,三弟他们家将近十万贯的嫁妆也送了,若是差在这么一个娘字上让他们占了理,咱岂不是白折腾了?莫要平白损了你的名声,孝比天大啊。”

    “呼~”

    这话是说给吕蒙正听的,但也未尝不是说给吕母听的,吕母也不是那不懂礼数的村妇,要知道她的娘家在幽州也是高门大户的,封建社会,只有老子不要儿子,没有儿子不要老子的道理,将来吕蒙正是要做官,是要出将入相的,妇道人家沾染什么骂名都不碍事,可他若跟不孝二字沾了边,这辈子可就彻底的废了。

    吕母闻言也只得哀叹一声,她当年为自己可以一气之下离家,但为了儿子却也不得不低头服软,轻轻推了吕蒙正一把道:“去吧,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四弟说的对,也莫要因为这点小事而辜负了亲家他们的一片苦心。”

    吕蒙正深吸了一口气,后槽牙都咬的咯咯作响,好半天,才不情不愿地叫道:“娘”。

    “唉~正儿真是出息,快来,把这镯子给拿着。”

    吕蒙正不情不愿地将镯子接了,吕龟图可是乐坏了,他还真怕吕蒙正一气之下一走了之呢,他倒不是真对这儿子有什么感情,关键是人家女方还给了那么多嫁妆呢。

    老曹也赶忙打圆场道:“哈哈,好了好了,大喜的日子,别搞得大家都不高兴么,这名分既然定下来了,一家人还是要和和睦睦的才是,亲家,咱还是聊聊成婚的事吧。”

    “是极是极,这都是小事,还是孩子成婚的事要紧。”

    却见郑氏突然抬手道:“慢着,我的名分定下来了,可是姐姐的名分可还没定呢,孩子总不能有两个娘吧。”

    这下连吕父都急了:“你……你还要干什么,不是都叫你娘了么,你闹到什么时候才是够啊!”

    郑氏楚楚可怜地道:“老爷,不是我这个当娘的恶,实在是这事若说不清楚,将来在礼法上难免麻烦,其实我倒是无所谓,可老爷,我也是作娘的,咱们儿子今年也十二岁了,过些年他也要娶媳妇了啊,老爷,妾不是那不讲道理的人,但为了儿子,今日妾也只能让您为难一回了。”

    “这……”

    吕母冷笑一声,嘴上也不客气,道:“贱人有话明说就是,收起你那副可怜兮兮的嘴脸吧,这么些年没见了,我看着恶心。”

    郑氏笑道:“姐姐说的这是哪里话,姐姐出身幽州刘氏,乃是名门之后,又有一这么出息的儿子养老傍身,自然有资格烈性,可妹妹我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唯一的指望也就是老爷和这正妻的名分,实在不是有意为难姐姐,我的意思也简单,只要姐姐当着这些贵客的面,给妹妹斟一杯茶,就像妹妹进门时那样,我便让老爷将你写回到家谱上,保证正儿大婚再也不闹了,如何?”

    啪的一声,吕母就把杯子给摔了“你让我给你这贱人侍茶?”

    郑氏笑笑道:“倒也不用姐姐给我跪地磕头,只要斟一杯水,是个意思就行。”

    “呸!”

    吕母一口吐沫就喷到了郑氏的脸上。

    郑氏看上去也不恼,淡定的取出丝帕来,轻轻将脸上的口水擦去,轻声道:“老爷,若是姐姐不回家门,您说这家谱上,正儿算是嫡子啊,还是庶子,又或者算……野种?”

    “你……唉。要不孩他娘,你就……”

    吕母气的都乐了,摇摇头苦笑道:“老吕啊老吕,我之前还以为这些年不见,你能有点长进,看来却是我想多了,狗,终究还是改不了吃屎,想让我给这贱人斟茶?下辈子吧。”

    说着,吕母竟然一咬牙,狠狠朝边上的柱子上撞去,看这架势竟是要活活撞死在这,却是张氏手快,似乎早有防备,猛地一扑给拦下来了。

    “亲家,你这又是何苦。”说着话,张氏居然搂着吕母,嚎嚎大哭了起来,也不知是触了她的哪根弦了,哭的竟比吕母还要伤心。

    吕蒙正也急了“娘,你这是干什么,咱们回家便是,这个爹我不认了,不孝就不孝便是,有什么大不了的?”

    孙悦见状叹了口气,道:“已经给你们留足了面子了,怎么就拎不清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呢。”

    话音一落,就见孙悦蹭的一声拔出随身短剑,一个健步就朝郑氏冲了过去,竟是打算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人杀了了事。

    这下兔起鹘落实在太快,众人刚刚因为吕母的刚烈之举夺了心神,竟然都没反应过来,等众人缓过劲来的时候人已经扑到近前,郑氏眼看着就要躲避不及了。

    啪

    剑尖离郑氏不过寸许的时候,孙悦猛地被人给抱住了,只觉双脚离地直接一个大摔就给撂地上了,抬头一看却是赵光美。

    “三大王?你别拦着我,我今天非弄死这女人不可。”

    却见赵光美摁着孙悦的手,一根一根的将他的手指头掰开,将刀子夺了过来道:“你是正哥儿的结拜兄弟,你不能杀他爹的老婆。”

    随即猛地一回身,照着郑氏的脖子就是一刀,道:“我特娘的是他情敌,我能。”

    赵光美作为赵匡胤的弟弟自然也是有武术根底的,这一剑劈的又急又狠,直接就将郑氏的脖子整个的切开,差点脑袋都给斩了,鲜血顺着脖颈就喷出来几米高,美丽的脑袋瞪着大眼睛倒地还一抽一抽的,估计就算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了。

    吕龟图整个人都傻了,“你们……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在我家,杀我夫人?”

    赵光美直接拎着带血的短剑指着吕龟图的鼻尖道:“小爷姓赵名光美,是当今官家的亲弟弟,我就杀你婆娘了怎么了?不服?你特娘的要不是正哥儿的亲老子,小爷今非把你劈成八块不可,收尸,我们走之前不许发丧,要是敢耽搁了大婚的进度,我把你全家都弄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