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九十六章 ‘快要病死’的王全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朝堂上所发生的大变动,孙悦暂时还并不知晓,此时的他,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京了。

    封赏没下来,但新差事却下来了,那就是让他陪着曹彬一起,押着孟昶一家和后蜀的近十万俘虏进京,赵匡胤也知道,忠武军的将士们和那些大兵们现在肯定都烦死他们两个了,巴不得让他们赶紧滚。

    这任务没什么军事风险,但政治风险却也着实不小,因为孟昶当皇帝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他是整个五代十国期间,所有的大小政权加一块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许多人都建议直接将他杀掉,甚至是一家子都杀掉。

    这其中,甚至包括以仁德著称,善良而又懂事儿的曹彬,这货在这件事上一反常态,言辞激烈的请官家杀掉孟昶的全家,不过赵匡胤却没同意,反而讥讽他‘好雀儿的肚肠’。

    因为赵匡胤也是个有收集癖的人,到了他这个程度收集什么奇珍古玩未免太没意思,所以他喜欢收集的,就是那些曾经敌对的一国之君,平日里好吃好喝的供着,高兴的时候领出来溜一圈,权当是在养宠物,这可以使他的心情变得无比的通畅。

    不过原本历史中孟昶还是刚到开封就死了,史书上的说法是水土不服,具体有什么阴私孙悦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民间的说法是因为他看上了花蕊夫人。孙悦得暗暗留神一点,别一不小心把自己给卷进去。

    而与孟昶相比,更麻烦的其实还是那十余万的川蜀降兵,因为就这么点哔事儿,已经隐隐有激起兵变的意思了,连一向沉着冷静的曹彬一时都有些慌。

    因为赵匡胤的命令是:“行者,人给钱十千,未行者,加两月食粮。”

    什么意思?就是说,大家一块去开封,身强力壮且军事素养好的就当禁军,条件差一点的也会分给你土地另行安排,走不走全凭自愿,愿意走的每人给十千钱,算是精神损失费,而不愿意背井离乡的,给你两个月口粮,该干嘛干嘛去。

    仁德吧,真是太仁德了,历史上对敌国战俘这么敞亮的君主真的不多,可是这一笔预算赵匡胤却没有给,一下子,就把那些伐蜀的将士们给惹炸了。

    还是那句话,咱不是都说好了,蜀川地面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归我们吗?

    凭什么,还每人分他们十贯钱,这就是一百万贯啊!他们每多拿十贯,自己不就少拿十贯么?本来就一个个的都憋着一肚子火呢,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头,反正这帮大兵们冲着孙悦和曹彬就来劲了。

    而王全斌呢,特别巧的就‘病’了。崔彦进的态度是不置可否,稍稍约束了一下他自己的那些嫡系,但对忠武军将士的兵变却有点隔岸观火的意思,只有刘光义勉强出了点力。

    孙悦对此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十贯钱对于他来说那就是零花钱,可对于这些大兵来说,那就是半个媳妇,民间雇佣混混的话这钱都能买一条命了。

    他这个大宋首富之子倒是有心想把这一百多万贯的空给补上,但他估计孙春明能杀了他。

    孙悦可是很清楚的,这帮忠武军都是沙陀人,没素质的,他们什么事儿都能做的出来,一点不夸张的说,原本历史上这些俘虏虽然没在他和曹彬的手上,但赵匡胤也是下了这样的命令的,忠武军的反应是:杀。

    把后蜀的降军杀光,就没人跟他们分这笔钱了。

    就是这么神奇的脑回路,要知道这后蜀的降军可一点也不比侵略过来的宋军人少啊,而且都是刚刚才放下武器的职业军人,说白了宋军这分明就是没拿他们当人么。

    蜀军推举了他们的老将全师熊本来想跟王全斌谈判的,他们要的不多,起码的生活物资和一点点可怜的尊严就行,受不起大宋天子的大仁大义。

    结果,还没等王全斌做出反应,生怕主帅答应协商影响他们收入的大兵们不干了,一个姓朱的将领直接去了趟全师熊的老家,将他全族都给杀光了,只留下了他的一个女儿,因为长得比较漂亮给收做了小妾。

    而这次杀降,也就彻底拉开了两年蜀乱和百年造反的序幕,全师熊直接就疯了,领着那些已经放下兵器的蜀兵就跟王全斌干,而当时这帮仗着剑门关都守不住俩月的蜀军,摇身一变,全都成了洪水猛兽,生生的就将整个大宋的国力拖住了两年之久。

    现在,这个难题被踢到孙悦和曹彬的头上来了。

    孙悦真特么觉得,自己现在想死。

    如果真发生了历史上一样的事情,那他差不多真的可以找根绳上吊了。

    孙悦和曹彬正慌着,一个叫王继涛的将领,就点燃了兵变的第一把火。这老爷们悍然的闯进了孟昶的后宫,领着部下悍然的就玩死了几个孟昶最漂亮的嫔妃,当曹彬铁青着脸将他绑起来之后,这货居然梗着脖子肆无忌惮的跟曹彬对骂。

    杀么?似乎必须得杀了,但这货虽然百死,可眼下这么个节骨眼上,整个忠武军甚至部分禁军全都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万一把将士们给激怒可如何是好?

    想来想去啊,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王全斌的‘病’必须得好!如果王全斌帮着他们安抚将士,这事儿也许压根就算不上是个事儿了,可如果王全斌像现在这样好像默认甚至支持一般,那他们俩就真的麻烦大了。

    所以暂时将军中这些麻烦的事情交给曹彬,孙悦则接下了去请王全斌的重任,要知道前两天孙悦还将人家老头给憋屈的半死,真不知道这一趟要多费劲,这还真特娘的是风水轮流转啊。

    好在孙悦手里多多少少算是掐了一张王牌,那就是王全斌的孙子,王凯。

    老头么,对人家来说赵匡胤的圣旨可能都未必有他孙子挤出几滴眼泪来的好使。

    于是,在王凯的安排下,孙悦顺理成章的就来到了王全斌的‘病床’前,就见老头左手搂着个孟昶的嫔妃,右手喝着小酒,面色红润,精神头看起来比自己都足,看这架势长命百岁都不在话下。

    “额……王老将军,下官来探望您来了,您这身体……额,还好吧。”

    王全斌顺势吧唧一口亲在孟昶那个嫔妃的脸上,然后中气十足的说道:“不行了,老了,快死了,我一会就给官家写信,请他批准我告老还乡,这军队的事儿啊,就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哈哈哈哈哈。”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