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零九章 攒家一把刀,今天刀放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眼看见符彦卿,孙春明和孙悦都吓了一跳,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不太确定这是不是真人。

    因为眼前这个老头,实在是没有半点将军的样子。

    瘦瘦的,驼驼的,一脸的褶子和满头的白发,走路的时候颤颤巍巍的,全靠手里的一根拐杖,笑起来还挺和蔼,说话也温声细语的,乍一看特别像上辈子他们家隔壁成天遛狗的老大爷。

    反正很难相信,就是这么个老头,让契丹狼骑怕的跟鬼似的。

    “见过魏王。”

    符彦卿和蔼地道:“小孙吧,第一次见面,但是咱们之间,也算是神交已久了吧,这个时辰,按说你们应该正吃饭呢吧。”

    “还没呢,正要吃。”

    “那感情好,我也没吃呢,听说你是个厨子出身,你们家的手艺想来应该不错,介不介意添一双筷子,让我这个老东西,陪你们一块吃点?放心,人老了,已经吃不动了。”

    “瞧您这话说的,能与您一起吃饭,那是我们的福气,那咱们里边请,就是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

    第一次见面就要在人家家里吃饭,这放在现代社会也是有点失礼的,可谁让人家是符彦卿呢,不仅是因为他是异姓王,更因为他老,大宋律法中,七十岁的普通百姓就杀人不犯法了,何况他呢,随心所欲说的就是他们这个岁数的寿星。

    就见这符彦卿一点也没拿自己当外人,先取了桌上的酒,用小茶杯倒了一个底儿,抿了抿,好像也就沾了下嘴唇就放下了,然后伸出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美美的嚼了半天才咽肚。

    “唉,年轻的时候啊,老夫一顿要吃三斤的大肥肉才能饱,现在不行喽,就这么一小块,都怕不消化,老废物了啊。”

    “魏王说笑了,谁不知道,咱大宋的北疆那是您老镇着的,契丹铁骑听了您老的名字,都不敢来。”

    符彦卿摇了摇头道:“老头子如今,也就剩这点名气了,说实话,就我现在这身体,连马都骑不了了,这趟进京啊,我是坐着牛车来的,契丹人不来还好,真要是来了啊,老头子我也打不了仗了,所以啊,官家想要老头子的天雄军,直说也就是了,何必整那么多的花招数,还连累了小孙,听说你因为老头的这点事儿跟晋王都翻脸了?唉!惭愧啊。”

    孙春明一时有点跟不上这老头的思路,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符彦卿却好像一点做客的自觉都没有,吃了两筷子,就噘嘴道:“这菜好是好,却都有点油腻,咱家里有豆腐么?给我做个小葱豆腐吧。”

    “额……有的有的,我这就吩咐后厨去做。”

    孙悦特懂事儿的起来道:“我去吧,让魏王也尝尝我的手艺。”

    符彦卿连忙道:“别介别介,这就是咱们大宋的白袍神将吧,过来过来,让爷爷好好稀罕稀罕你,豆腐让下人去做就是了,老头子其实也吃不出什么味了。”

    “额……”

    孙悦也懵了,这符彦卿到底来干啥来了?咱熟到这地步了么?

    “哎呀这孩子,长得可真俊啊,比我年轻的时候也就差了一点而已,哈哈。”

    “…………”

    “听说你用兵,是得了小王的指点?”

    孙悦一时都没想明白小王是谁,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货指的是王全斌,这尼玛,全天下能叫王全斌小王的,估摸着也就这老货一个了吧。

    “倒是曾在王老将军账下听用过一段时间。”

    “嗯,好啊,真好,我大宋后继有人啊,我应该会在京城待一段时间,这期间左右无事,你若是想学打仗的话,我可以教你啊。”

    孙悦发现自己特别有师父缘,好像哪个大佬都想教他两手,到了目前为止,除了他正牌的师傅赵普狗屁也没教他之外,好像这些老前辈有一个算一个或多或少的都在提携他。

    唉,这就是天才的苦恼啊,要学的知识实在是太多了。

    便听符彦卿突然叹息一声道:“小孙啊,我是真羡慕你啊。”

    孙春明赶忙道:“魏王说笑了,您可是活着的传奇,下官哪有什么值得您羡慕的。”

    “我羡慕你有一个好儿子啊!到了我这个岁数啊,什么都是虚的,就儿孙是实的,唉,可惜啊,不但我的俩儿子不行,就连我几个兄弟的儿子,也没有一个像样的,天雄军啊,都快要被他们给带废了,我们家那个废物老三,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额……”

    孙春明有心想说两句客套话,可一想符昭寿那二货的样子,实在是半点好词都找不出来,只好尴尬的笑笑。

    “我倒是还好,只是令公子行事嚣张到了这般地步,恕我直言,对符家是祸非福啊。”

    “我跟官家已经说好了,明日起符家所有子孙全部调离天雄军,换官家信得过的人添进去,我的这些子侄啊,能勉强用一用的,就让他看着安排,实在是不堪大用的,就给放一个闲职,保一生富贵吧。”

    饶是孙春明和孙悦早有准备,一时间也吓了一跳,这么突然么?这么顺利么?这就完了?

    为了这一步,朝廷文武废了多大的心思,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不停的去试探你的底线,结果你不显山不露水的,突然就把事儿给办利索了?

    连孙春明都觉得好像被什么玩意给闪了一下。

    “老头子我么,还挂天雄军节度使的名头,不过等天暖和一点,我就去洛阳养老去喽,军队的事,我是再也不想管了,老夫十二岁从军,至今已经六十余年了,恐怕这大罗神仙也算不出老夫身上的血债了,这以后的日子啊,也该享享福了,漫揾英雄泪,揖别帝王家。想当年金革铁马称雄壮,不过是胡乱厮杀。攒家一把刀,今天刀放下,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且莫道种豆反得瓜。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王豁达,晚辈佩服。”

    “我若是有一个像你这么优秀的儿子,你以为我会不反?”

    “额…………”

    老头又说这些没法接的话,整的孙家父子俩也是颇为尴尬,最关键的是,老头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们俩居然还是没搞明白这货是来干啥来的。

    “魏王,您刚刚进京,不去见您的知己旧友,反倒是先来了寒舍,这……我们父子俩有点受宠若惊啊,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