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一十四章 狼与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跟李光俨说定了此事之后,果如孙悦所料的,他很快就受到了李彝兴的隆重接见。

    李彝兴今年也不小了,应该再有几年的功夫就六十了,跟王全斌应该是相差不多,这年纪在二十一世纪或许还没退休,但在此时来说却是标准的老头了,一脑袋白发梳的一丝不苟,还特意穿上了唐代封赏他们时候的全套官服仪仗,以表示对自己的重视。

    嗯,虽然其实也挺过时就是了,这么多年过去,中原的服饰风格早就变化了,但礼这东西重心不在行么,回头提醒一下朝廷,给他们封一套新的也就是了。

    “我侄子跟我说,大宋打算重新开发河西走廊,想让我们党项一族,做大宋的看门恶犬。”

    孙悦一愣,连忙道:“节度使大人这说的什么话,误会,误会了误会了,咱这也就是合作互利,共同双赢,怎么能说的这么难听呢”。

    李彝兴不屑地笑笑道:“你这话忽悠我那傻侄子还行,我老头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打的什么心思,我一眼就能看明白,没有城池的党项人,是奔跑在草原上的饿狼,虽然风餐露宿,还常常忍饥挨饿,却连狮虎也要畏惧,而我们若是全都住进了城里,早晚有一天,就变成看门狗了。”

    孙悦一时间有点懵,不过转眼一想就明白了,老东西这是在跟自己讨价还价呢,他要是真对水泥建城这种事不感兴趣,压根就不可能见自己,更别提这么隆重的见自己了。

    想到此,孙悦笑呵呵地道:“当狗有什么不好么?”

    李彝兴霍然抬头,冷冷地逼视着他,老头子一辈子杀人无数,又是如今党项名义上的首领,一身煞气几乎不输王全斌。

    “节度使大人觉得,是当狼好,还是当狗好?”

    “我只知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呵呵,那麻烦节度使大人告诉我,整个定难五州,还有多少只狼,又有多少只狗呢?如果狼真的比狗高级,为什么下官从小到大从没见过一匹,而狗,却是家家户户都有呢?狼变成狗,谁说不是一种进化呢。”

    李彝兴一愣,他却是从没听过这种歪理,只觉得荒谬至极,却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狼,固然风光无限,但其实风光的只是头狼而已,大部分的狼,一生中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饿肚子,为了一口吃食,要豁出性命去战斗,不知道哪一餐就是自己的断头饭,这样的生活,难道真的比狗好么。”

    “可是狼,有尊严。”

    “当然,当然,狼比狗有尊严,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这是头狼才在意的事情不是么,如果头狼不能让它的狼子狼孙过上好日子,就大言不惭的去谈什么尊严,是不是有些,不务正业呢。”

    李彝兴眼睛一瞪,几乎有实质性的杀气扑面而来:“小子好胆!!你就不怕你自己走不出夏州城?”

    “我若是走不出夏州,第一个跟您拼命的恐怕不是大宋,而是您的好侄子吧。”

    “你……”

    孙悦已经想明白了,这李彝兴外强中干,自己完全用不着怕他,游牧民族跟农耕文明最大的区别在于,它并没有一套健全的法制,来作为社会秩序存在的基础,所谓统治者,更多的靠的还是自己的个人威望。

    如果让党项人知道,他们过好日子的机会,被自家首领亲自断送,这老头子还如何服众呢?要知道李光俨对此事已经知道了,而且是极其热衷,更要知道,他李彝兴不是他的侄孙李继迁,在党项人内部来说威望也就那么回事儿。

    定难五州,名义上自然是全都归李彝兴节度,但那不只是名义上么,你做的决定符合整个党项的利益,你才是党项共主,否则,你也不过就是个老头子罢了,真以为李光俨不敢打他这个叔叔么?

    李彝兴或许看得出孙悦的险恶用心,或许他心里并不乐意接受,可是,这有什么用呢,除非他能让定南五洲的另外四个实权人物都接受,除非他能让数百个党项部落都认同,否则,他才是异想天开的那个啊。

    眼见这孙悦仿佛是捏死了自己一般,李彝兴瞪了他足有两三分钟,孙悦该喝茶喝茶,该吃点心吃点心,镇定自若,终于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一个国士无双,唉!老了啊,以后这天下,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了,也罢也罢,此事我答应了便是,只是这价格……您看能不能便宜一点?西北苦寒之地,雨不密草不肥,马也不多啊。”

    孙悦笑道:“没关系啊,其实银州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我们修起来更方便一些,您若是有困难,我们先帮着修银州就是了。”

    李彝兴面色一苦,他都这个岁数了,其实没几年好活了,若银州先建出了比夏州还要宏伟的城池,等他撒手一归西,他那个儿子还扛得起定难军节度使这么个名头么?

    “也罢,那我也按照银州的价钱来就是,五万匹马,我可以全都拿出来,但我要先修夏州,夏州城不用修,我要修四条夏州分别到银、绥、宥、静的路,再将四周之间也互相连接,先修路,后修城。”

    孙悦乐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五万匹马啊!这对大宋来说是多么重要的玩意啊,特开心地道:“可以可以,没问题没问题,那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你这边准备马,我这边就给我爹写信,让他直接安排人来这边施工。”

    李彝兴突然开口道:“有件事,要提醒孙小相公。”

    “不敢当不敢当,您说。”

    “这看门狗啊,确实是比狼要来的听话,你给它一块肉骨头,他能摇着尾巴乐半天,谁要是打上门来,也未必就打不过狼,可是这狗要是喂不饱,饿极了,再好的看门狗也是会咬主人的。”

    孙悦闻言笑眯眯地道:“我今年十二岁,少说还有四十年可活吧,那么至少这四十年,我保证党项并不会饿肚子。”

    心里暗道,等你们当了四十年狗之后,恐怕就永远都变不回狼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