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一十八章 再送一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赵光义府中。

    孙春明被晾在客厅里等了一整天,一壶茶喝干了也没人给他续,天挺凉的也不给他生个火,还特意把门窗全都打开,过堂风吹得他直打哆嗦。

    他很清楚那赵光义人就在后院,而且今天他啥事都没有,但人家就是故意不见他,对此,老于官僚的孙春明当然不会做出一怒之下拂袖而去之类的愤青之举,反而故意抱着膀子,好像已经冷的不行了一样。

    既然领导要惩罚自己,那就干脆装的惨一点呗。

    肚子已经在咕噜噜的叫了,任谁从早上坐冷板凳坐到晚上也不带不饿的,再加上冷,他的脸上都已经有点发青了。

    又过了一会,赵光义的亲信随从高琼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看见孙春明不由一愣,诧异道:“春哥儿?您这是……”

    孙春明苦笑道:“有些事想求见二大王,可惜他公务繁忙,这不候着呢么。”

    高琼挠挠头道:“哦,得,那我先回吧,我也是找二大王有事的,既然连你都没功夫见,那肯定更没功夫见我了。”

    “高老哥坐一会吧,他没功夫见我,却是肯定有功夫见你的。”

    高琼哈哈笑道:“春哥别拿我寻开心啊,我一个武夫,哪能跟您相提并论哪,您这是等的无聊了,想让我陪陪您吧,好,那我陪您一会,反正我也没啥事儿。”

    说着,高琼一屁股坐在了孙春明旁边,四下扭了扭头,对丫鬟道:“这么凉的天,开什么窗户啊,关上都关上,春哥儿一个文人,要是冻坏了二大王还不心疼死。”

    几个丫鬟闻言面面相觑,一时间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倒是孙春明笑着摆了摆手道:“没事儿的,别为难她们了,二大王这是在罚我呢。”

    高琼面色一变,道:“咋回事?您跟二大王闹别扭了?要不……我帮您说说情?”

    高琼的级别不够,自然是不可能知道早上大殿上发生的事情的,孙春明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也没跟他解释什么。

    却也用不着他解释什么了,不一会,就有丫鬟过来领高琼进去了,还说了句,“高将军来的正好,如今正是蟹肥之时,后厨蒸了螃蟹,还没吃呢,正好一块吃点。”

    这下子,高琼整个人都不好了,虽说有人将他和孙春明两人称作二大王的一文一武两大左膀右臂,但那也就是吹吹罢了,赵光义在军中无尺寸之功,哪有什么将领愿意来投奔他啊。

    他高琼,说白了就是个土匪头子出身,家世还不好,本事也不大,说白了叫他一声将军那都是在奉承他,实际上就是那赵光义身边的一个跟班。

    可孙春明是什么人?眼瞅着就要权知开封府了,乃是铁打的首席幕僚,谋主一般的人物,赵光义平日里跟他见了面都得互相行礼,摆足了礼贤下士的范,或许没有自己来的亲近,但他知道在二大王心里,一百个高琼绑一块也不如孙春明的一个手指头。

    把孙春明晾在客厅,请自己上后院去吃螃蟹?这简直跟做梦一样,这是闹别扭了?

    见高琼一脸尴尬地瞅着自己,孙春明随意地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吧,不用管我。”

    高琼一脑门子雾水,却也只好先走了,望着他的背影,孙春明也觉得心里颇为苦闷,却也无可奈何,尤其是腹中空空饥饿难忍,被刚才那丫鬟那么一说,仿佛都闻着螃蟹的香味了。

    舔了舔颇有些干裂的嘴唇,想喝杯茶水充充饥,却发现那一壶茶水早就被自己喝干了,一滴不剩,秋风一吹,仿佛也更加刺骨了几分。

    大约又等了半个多时辰,那高琼从后面已经满嘴留油的出来了,往他边上一坐,孙春明甚至还能闻到浓浓的蟹黄的味道,这让孙春明很不爽,幽怨地瞪了他一眼,挥挥手就想把他打发走。

    就见高琼贱兮兮地凑过来,居然从怀里掏出俩螃蟹出来:“饿了吧春哥,我从席上偷的,快吃吧,刚才我试探了二大王一下,他这回啊,好像是真生你气了,你们到底咋了?”

    孙春明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螃蟹看了半天,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强忍着道:“拿走拿走,跟你这武夫说了你也不懂,别特么的再馋我了,我不饿上一饿二大王如何消气?赶紧滚赶紧滚。”

    “哎,那春哥我可滚了啊,我跟你说,这大闸蟹啊,真香!”

    孙春明气的照着高琼的屁股就给了一脚。

    其实他跟高琼之间并不算熟,平日里也少有这般嬉闹的时候,此时高琼如此表态,无疑也算是一种信号。

    毕竟他跟赵光义更亲近些,而且刚才在席上赵光义跟他说了什么他也不知道,但这说明这事儿还有机会弥补,赵光义虽然生气但至少还没到翻脸的地步。

    毕竟,淮南大堤还在修建之中,赵光义也需要孙春明给他筹钱。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眼看着再不见自己就特么该到睡觉的时辰了,那丫鬟才终于姗姗来迟,赵光义也终于肯见自己了。

    书房中,赵光义盘腿散坐在案上,茶几上烹着上好的龙凤银团,边上点着三支缭绕的檀香,茶几两边还有两个雅致的红泥小火炉。

    见孙春明进来了,斜着眼睛道:“怎么?知府大人大驾光临寒舍,可是有什么指教啊?”

    孙春明心里一松,既然烹了茶,这起码就还有礼在,有礼在,事情就不算太早,于是苦笑了一声道:“二大王息怒,下官知错了,您就不要在愉噎下官了吧。”

    “哼,愉噎?不敢不敢哦,你孙春明是兄长亲口说的国士无双,我赵光义就是个纨绔,哪有本事愉噎你呢。”

    “回二大王的话,今日之事,下官实在也是不得已,西北边政,实乃是我大宋百年之大计,民族国势兴替之大事,如此事情,实在是不应该因政争有有所差池,故,下官才不得不在朝中直言,此事,于大宋来说,实在是千载难逢之机遇,下官也是……”

    赵光义一摆手,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为你儿子就为你儿子,我也是当了爹的人了,理解你的苦衷,你儿子在夏州跟那些党项的头头脑脑们都商量完了,这事要是不成,对他的仕途确实也是不太好,算了,一天没吃东西了吧,上来吃点茶点吧。”

    孙春明张了张嘴,又给闭上了,得,这事儿还真解释不明白了。

    孙春明也是真饿坏了,凑过来抓起桌上的茶点三口两口就进肚了,吃的很是香甜,看得赵光义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怒道:“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你那一番话,让我丢了多大的人?我特娘的好不容易压赵普一头,明天,他特娘的又该得意了。”

    “是,下官知道这事让二大王为难了,所以今天来找二大王,也是想着送二大王一件功劳,再重新压回去。”

    “哦?你这是跟我玩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要是没今天这事儿,这功劳你是不是就攒着了啊。”

    孙春明连连辩解道:“不是不是,真不是,我……这就是巧了,真就是巧合。”

    “行了,别解释了,直接说正事儿吧,什么功劳,多大的?”

    “军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