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零一章 花蕊夫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殿上,本来正庆祝胜利,挺欢乐的,孟昶识趣,花蕊夫人又漂亮,赵匡胤还仁德大度,这是多么和谐的场面啊,结果郭无为这么一哭,给文武百官都给整的不会了。

    赵匡胤不由问道:“郭相此为何意啊?莫非是我大宋招待的有所不周?”

    郭无为连忙道:“没有没有,大宋官家之仁德,外臣回去之后一定悉数转告我家主上,刚才之所以哭,实在是因为提前看到了孙小相公射雕英雄传的结局,一时间羞愧难禁,这才在大殿之上失仪,还请大宋官家恕罪。”

    “哦?射雕英雄传?”

    赵匡胤大为诧异,要知道他是天子,自然没有时间和闲暇去看闲书或是听评书,而且因为种种原因,这射雕在开封城内,还真就没有在北汉那半部来的火爆,故此,他居然从没听说过什么射雕英雄传。

    是什么样的奇书,能让郭无为这样的人物,都能羞愧的在大殿上痛哭?

    反倒是孟昶的老婆,花蕊夫人突然出声笑道:“原来连北汉的宰相也在看孙小相公的射雕英雄传,郭相公居然还能先睹为快,倒真叫妾身好生羡慕。”

    这女人自打上了宴会之后就没消停过,整个人跟个交际花一样,一点也看不出俘虏的身份,反借着赵匡胤对她的几分客气,愈发的大胆了起来,大有长袖善舞的架势,如果是个男人,怕是早就让人看不惯了,可偏偏她不但是女人,而且还生得极美,甚至堪称是孙悦有生以来所见过女子中最美的一个,倒是叫大宋的满朝文武,都对她颇生好感,甚至许多人干脆连孟昶是谁都忘了。

    赵匡胤这下更奇,不由道:“难道连夫人也看过这书不成?”

    花蕊笑道:“进京的路上,倒是总听人讲,如今,应该已是市井间最流行的话本了呢,虽写的都是无稽之谈的侠客江湖之事,却也别有一番家国情怀,粗听之下只觉得肤浅,但细细品味,却是锋锐尽藏的好作品。”

    郭无为叹息道:“别的不说,于北汉而论,怕是当得上精兵数万了。”

    “哦?竟然是如此神书,那可否给我一观?”

    郭无为自然连忙将怀中书稿拿了出来,给赵匡胤过目,花蕊夫人也特别自然的凑过去一旁陪读,按说这动作怎么看怎么也是失礼的,可赵匡胤却没半点反应,满朝文武也没有一个人呵斥这个美貌的俘虏,只有孟昶的脸色忍不住绿了一点,却也没人在意,只能说,美女不管什么时候,都有特权。

    那上面正好写道书中的结局,也就是石勒死前,嘴里不停念叨英雄的那一段,花蕊知道赵匡胤不解前情,便在三言两语间将郭靖与石勒的关系给赵匡胤解释清楚,估摸着这女子有个吐气幽兰之类的天赋,越说越近之下,她那俏脸都快跟赵匡胤贴到一起去了,也没见赵匡胤嫌她口臭。

    赵匡胤看完之后哈哈大笑,道:“这郭靖居然说石勒不是英雄,孙悦,这也是你所想么?那石勒出身奴隶,却能建立后赵,推翻匈奴人天下,在你眼里居然还配不上英雄二字?那得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配的上?”

    孙悦闻言想都没想就道:“臣以为,杀人者匹夫,活人者英雄,唯有剑扫天下而心存仁义者,才称得上是大英雄,大豪杰,臣学识有限,如此人物,只知官家一人而已。”

    赵匡胤闻言噗呲一声就乐了,笑道:“虽然知道你是在拍马屁,但别说,还真挺舒服。”

    孙悦努力的装出一副特别郑重的神色,道:“臣绝无阿谀奉承之意,句句发自肺腑。”

    赵匡胤摆手道:“行了行了,当着郭相公的面,也不怕人家笑话。”

    郭无为闻言也是大礼参拜,特别郑重地道:“外臣也觉得,孙小相公严之有理,历代帝王如官家这般仁德者,外臣亦未曾听说过。”

    赵匡胤闻言更是开心了,连忙亲自将郭无为扶起来,各种便宜话不要钱似的往外甩,他还惦记着刘钧能不战而降,白得一个北汉呢。

    真别说,孙悦也不敢说赵匡胤这就一定是在痴人说梦,因为历史上赵匡胤征伐北汉,打的旗号就是为了怀疑刘继恩弑君篡位,要为刘钧讨回公道,而想想大宋和北汉这两年的蜜月期,以及北汉一人之下的郭无为如此卖力的投宋,这一切未必不是真的。

    况且这马屁么,自己人怎么拍肯定也没有外人拍着舒服不是,孟昶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好久都没说过话的他闻言也强挤出一丝笑容来,大赞赵匡胤的仁德。

    嗯,如果赵匡胤怀里搂的不是他老婆,或许众人还真就信了。

    巧的是,孟昶今天还真就穿着一身绿袍,加上他脸色也不太好,孙悦特别想再送他一顶帽子,凑个全套。

    赵匡胤豪迈的哈哈一笑,将书稿还给了郭无为,然后居然就这么众目睽睽之下,伸出他坚实而又有力的臂膀,将花蕊给抱了起来,直接回到了他的主位上,而花蕊明显也愣了一下,然后毫不迟疑的就将她那美丽的脑袋靠在了赵匡胤的胸膛上,再看孟昶,脸绿的跟块翡翠似的。

    要知道,赵匡胤这时候的第二任老婆刚死,可是正在空窗期的。

    对此,孙悦颇为不喜的皱了一下眉,虽说这是胜利者的特权,可毕竟你丫刚仁义完,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太讲究?喝多了吧这是。

    不止孙悦,就连赵普、赵光义、以及一大票的文臣武将,约三成左右的人都皱了眉,隐隐的感觉不太妥,却又一时说不上来个所以然,况且今天这场合也实在是不适合扫兴。

    花蕊夫人自己放浪没什么,众人只会笑话孟昶,反倒是可以将此作为段子说上个十年八年都不厌弃,可如果赵匡胤主动,那可就不好听了,尤其是这不符合他的仁德啊。

    再说你不是后宫没几个人么,没听说你好色啊!

    莫非,传说中这花蕊夫人体含花香,只要男人闻了就会忍不住的情不自禁欲罢不能,是真的不成?

    好吧,其实这赵匡胤就是膨胀了,可以理解么,毕竟他是一直活在柴荣的阴影下的,而现在,他争霸天下最大的绊脚石就这么被他轻而易举的一脚就给踢开了,还不许人家得意忘形一会么?既然后蜀拿下了,那南唐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老子都这么牛哔了,怎么就不能在酒醉之际,稍微放肆一下呢?我就当你面摸你老婆了怎么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