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一十一章 意外收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实在的这次孙悦来夏州,本不是为了李继迁来的,毕竟按照正常套路,他应该在银州才对。

    以至于此时举着这位传说中的拓跋思恭,孙悦竟一时不知到底该如何是好了。

    小家伙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命悬一线,十分好看的一笑,许是手中的弯刀对他来说太重了些,竟然抓着刀鞘上的链子,一把将刀套在了孙悦的脖子上,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

    看着眼前这娃娃可爱的小胖脸,孙悦心里的杀机越来越重,不自觉的,手上的力气便大了一些,可能是抓疼他了,小家伙眉毛一皱,居然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孙悦一愣,条件反射似得就将人放下了,然后李光俨在旁边连忙将宝贝儿子重新抱了起来。

    “这破孩子,平日里从来都不怕生人的,怎么今天还哭上了。”

    孙悦则无奈地叹了口气,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好吧,其实孙悦就是下不去手,不管未来这李继迁做了什么事,至少现在人家确实只是一个可爱的宝宝,虽然孙悦也杀过不少人了,但对一个婴孩出手,实在不是他的作为。

    况且英雄造时势,时势也在造就英雄,李继迁反叛的根本原因,还是那党项内部的强大,民族意识的觉醒,以及大宋北伐燕云失利虚弱期,综合作用的结果,那赵光义要是能打的下燕云,借李继迁两个胆子他也绝不敢张狂。

    就算他真的弄死了李继迁,若这一切不改变,却也保不准日后党项内部出来个别的什么中兴圣人,反倒是让他失了先知的优势。

    “这孩子好有灵性啊,李兄,我对他很是喜欢,暂时这半年我肯定会一直待在秦州,您如果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带这孩子找我,若是不嫌弃的话,我想与这孩子定下师徒的名分,等将来他大一些了,您可以将他送到我身边让我教导几年,一身的才学本事只要这孩子愿意学,我必不会敝扫自珍,如何?”

    “哦?孙小相公愿意收这孩子为徒?哎呀,这真是太好了。”

    此时的党项人还是没有自己的文化传承的,甚至连基础的文字都没有,所以才学方面几乎是全方面的在学习大宋,以汉学为族学,所以孙悦开口收徒,这李光俨确实是求之不得。

    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给儿子找两个儒生师父什么的肯定是轻而易举,但这质量可就没法保证了,当然,如果他愿意将孩子送去开封,赵匡胤就是装,肯定也得给安排个大儒,可是五代乱世刚过,便是开封城中,又哪来的大儒?赵普都是半部论语治天下的。

    光以才学而论,孙悦那篇抄袭苏轼的策论,确实已经是此时天下文坛的巅峰了,况且如今的陌生人称呼孙悦都一致叫他孙小相公了,说不定等过个十年八年李继迁长大了,人家就成了真的相公了也说不定啊。

    所以虽然他也很疑惑,这货是怎么从一个刚满周岁的娃娃身上看出所谓的灵性的,但他只要不是缺心眼就肯定得答应啊,至少此时的党项还是没有一丁点反宋的心思的。

    于是,皆大欢喜。

    李光俨是真的很喜欢汉家的文化,也是真的想让他孩子将来做一个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文化人,所以虽然孙悦只是个小小的都监,而他却贵为银州防御使,却十分郑重地摆了一桌,单独宴请了孙悦喝茶,拿出了他手里最好的茶团招待。

    虽然这蛮夷之地,再怎么顶级的茶也不如他在开封随便喝的好,但人家这份心意孙悦还是收到了的。

    许是闻到了茶香,那小娃娃还跌跌撞撞地主动跑到他身前来,咿咿呀呀地笑着,还主动去摸孙悦的下巴,似乎是在好奇为什么眼前之人如此的白净,而且还没有胡子。

    孙悦也放下了心中的邪念,颇为有趣地跟他玩了一会,这人啊,甭管他以后做出了多大的成就,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却都是差不太多的,哪怕是生的奇丑无比,也会给人一种丑萌丑萌的感觉,更何况李继迁这小孩平心而论,长得还挺好看的。

    不自觉,孙悦的心也已经软了,索性将此事放了下来,也不拿他当什么拓跋思恭了,只当是一个普通小孩,其实还挺好玩。

    心态一转变,他平日里的睿智也就都回来了,见到李继迁对他来说本来也就是个意外收获,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压根也不是来见这小娃娃的,若是他的计划可以顺利实施,未来就算是李继迁恐怕也不见得能翻得起多大的浪花来。

    再说原本历史上的吕蒙正和李沆虽然拿他没办法,可不代表自己也不行呀,二十年后自己爷俩怎么也得有至少一个混成宰相吧,堂堂一个穿越者,难道还怼不过他一个土著不成?

    想到此,便很自然地道:“李兄,在下生于中原长于中原,这塞外的风物还是第一次见,这夏州的风光,倒是让我颇为惊奇,不知银州与夏州相比,如何啊?”

    李光俨闻言笑道:“若说繁华的话,那比之夏州确实是差的远了,不过孙兄弟来自中原繁荣之地,繁荣不繁荣对你来说估计差别不大,要说风光么,‘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却是比这夏州还要壮丽几分的,若是将来有机会,你来银州找我,我领你去猎杀大熊,别有一番意思啊。”

    “是么,那李大哥咱们可就说定了,说不准过些天,我还真要去银州找你玩去呢。”

    “哈,欢迎欢迎,这是我的荣幸啊,对了,既然你收了我的儿子为徒弟,咱们也就不是外人了,我知道你跟你们三大王之间做主的其实是你,这次来夏州,可是有什么事要与我叔叔商量?如果有事相求的话,不妨先跟我说说,我帮你说说话。”

    孙悦笑道:“那我就多谢李大哥好意了,实不相瞒,我这次来夏州是给党项族送钱来的,对党项来说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想来李节度应该也不会拒绝,倒是见到李兄,却是意外之喜,说来惭愧,我对党项内部的关系其实也是不太清楚的,不知这银州的事,平常是李大哥您做主呢,还是李节度做主?若是您能做主,倒是有门生意,正好跟您先商量商量。”

    “哦?原来孙兄弟还有事要跟我商量?”

    闻言李光俨不但不恼,反而还暗暗地放松了一些,这才对么,怪不得他那么干脆的就收了自家孩子为徒,原来是有事相求啊,这可比什么所谓的眼缘啥的靠谱多了,当下拍着胸脯道:“我党项一族如有大事,同气连枝自然是一切以叔父为主,但要说银州城自己的事儿,我说话倒也是算的,兄弟只管说来,只要不是太难办的事儿,大哥一定答应你。”

    孙悦笑笑道:“我是要,河西走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