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零六章 如此二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二十二个节度使会不会来,会来多少,暂时还没人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唯一的异姓王符彦卿却要来了,因为他再不来,孙春明很可能真的就要依法办事了。

    谁都知道,他老人家好不容易进京一趟,不可能是单纯的救他小儿子的,而是来跟赵匡胤谈判来的,某种程度上他们俩谈的怎样,直接关系到其他二十二个节度使的反应。

    如果符彦卿举起反旗,其他的节度使,尤其是那五个实权的沙陀人节度使,很有可能会跟着响应,假如再朝契丹借点兵的话,很难说到底鹿死谁手。

    同样,如果势力最大的符彦卿不反,那剩下的那些被赵匡胤折腾了五年早已实力大减的节度使,也很难有这个胆子了。

    所以这如山一般的压力压在了孙春明的手里,饶是以他老于世故的智慧,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只见此时,犯事儿的符昭寿昂然的站立在堂下,半点被告的自觉都没有,正用一双蔑视的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孙春明,稍微抬了下手,就算是行礼了,话还没问几句,居然就要找座位想要坐下聊,而一旁的苦主见他跋扈至此,更加的哭哭啼啼,好不难受。

    “符昭寿,此事你毕竟是被告,如此态度,可是要本官先治你一个藐视公堂之罪?”

    符昭寿嘴一撇,不屑地道:“切,朝廷想对我们符家动手就直说好了,哪来的这么多花花肠子,这次小爷进京算是认栽,朝廷有胆子,不怕石敬瑭之旧事重演,那就杀我好了,来来来,我这脖子都洗干净了,就看你的刀快不快了。”

    孙春明被这二货气的也不轻,要知道他跟符家可是有私交的啊!他跟符彦卿通过好几封信呢,他的政治立场怎么也得算是个友军吧,何着你丫就是这么对待友军的?

    当即,孙春明一拍惊堂木,大喝道:“符昭寿!你少说这些用不着的,现在就说你调戏民女之事,人证物证俱在,你可是要狡辩么?”

    符昭寿脖子一杨,特自信地道:“不错,我就玩了,怎么了?我玩完了之后纳他为妾不就得了?”

    一听他供认不讳,边上的苦主马上就呜呜的哭了起来,“青天大老爷,您可得给草民做主啊!”

    孙春明捂着心脏,只觉得被这二货给气的一阵阵的蛋都疼。

    这特么不带这样的,老子就算是想帮你,你丫也得给老子一个理由,一个借口吧,他这个判案的唯一目标其实就是拖,起码把案子托到符彦卿进京,到时候是判是放,看得还是上面的意思。

    这下好了,被告供认不讳,这让他怎么托?好在这不是公开受审,否则他非得被吐沫星子给淹死不可,老子的一世清名啊!

    “本官突然觉得胸口好痛,恶心烦闷,周判官,你来帮本官主持一下,我先回后堂休息休息。”

    符昭寿嘲讽道:“孙知府,您不会是怀孕了吧,哈哈哈哈哈。”

    孙春明气的抄起惊堂木就砸在了他脑子上,他四十几年仕途,还真从未见过如此不知好歹之人,刚才那原告的小美女看他那个失望的眼神,让他感觉跟刀子似的。

    “老子今天非得替魏王教训教训你不可,都特么给我闪开!”

    周判官和几个衙役死死的拽着他,可孙春明实在是气不过了,挣脱之后一个大飞踹,直接就踹到他脸上,随手朝起了点什么使劲的砸,砸的符昭寿满头满脸的血,这才作罢。

    瞅都不敢瞅原告一眼,灰溜溜的就走了,回后衙,一脚踹翻自家的桌子就开始生闷气。

    这特么符家九雄,人家大辽南侵之前太后都要特意问一声符彦卿死没死,怎么到了第三代出了这么个东西!

    事实上这个问题符彦卿都问老天爷多少遍了,要知道柴荣刚死的时候,他是有资格做杨坚的,那个被废掉的七岁小皇帝柴宗训可是他亲外孙,就连小皇帝的后妈也是他亲闺女,论资历论威望,赵匡胤比他差的太远了,为啥他那么怂?

    很大原因就在于他后代无人啊。

    这基因这东西啊,可有意思了,好像带透支的一样,这一代如果都是人杰的话,必然要报应到子孙后代身上,比如那后汉时候的司马家,司马八达何等的厉害,司马昭司马师也俱都是人中之雄,所以他们的后代就全都缺心眼。

    老符家的情况跟司马家也差不多,第一代符存审乃是李克用的十三太保之一,镇守幽州那是连耶律阿保机这样的豪杰都要怵上三分的人物,第二代符家九个节度使,更不是说笑的,梁唐晋汉周五代,哪个君主不给他们家几分面子,可到了这第三代么……

    符彦卿三个嫡子,除了老大早死之外,老二基本上是不堪大用,老三就是符昭寿,历史上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主政川蜀时,因虐待士兵取乐,并盘剥川蜀人民,逼起了王均造反连带着李继迁看到机会也正式造反,差点没把赵恒给活活气死。

    那真是青史留名的缺心眼啊。

    所以,那符彦卿今年都七十多了!后代又缺心眼,你说他造的哪门子反啊。

    但现在,这位缺心眼的符大公子没去祸害川蜀,倒是先把孙春明给祸害了。

    孙春明实在是被气的牙疼了,说实在的他真想手起刀落把这个混账东西给宰了,历来穿越小说都是这么写的么,可是不行啊,真把符彦卿逼反,万一五代变六代他的罪过可就太大了。

    一直到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都没什么胃口,随便扒拉两口就不吃了,看得孙悦很是心疼,不由问道:“符家的案子,那是官家要亲自判的大案,您这权开封府也就是一过场,怎么还给您愁成这样了?”

    然后,孙春明就把那二货有多二给孙悦说了一遍。

    再然后,愁的人就多了一个。

    无奈之下,孙悦也只得叹气道:“这二货没救了,给他报个病重,没法上堂,给个找个壮师替他答话吧,我倒是觉得,那俩原告挺可怜的,其实谁都知道,只要符彦卿不反,这案子审不出什么东西。”

    “唉,谁说不是啊,你是没看见,今天那小娘子看我的眼神,我特么的,恨啊,这特么要不是动他干系实在太大,他就是姓赵老子今天也得办了他。”

    孙悦想了想,“我去跟她们聊聊吧,看看能不能补偿补偿,不管咋说,这事儿咱们理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