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朝堂上的争吵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赵光义来说,打仗两个字,那就是他永远的痛啊,只要是跟战事有关的事情,他就不能说话,因为他不管说什么,好像只要是个人说一句,你没打过仗,他就什么都白说了。

    这似乎是一个怪圈,他是开封府尹,是没有正式册封的皇太弟,同时也是文官领袖,这么些年下来,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纨绔,他一直在拼命的学习,一直在拼命的成长,可不管他成长到哪个地步,只要涉及到军事的问题他就一定会输给赵普,就因为,他没打过仗。

    这是何等的荒谬,这又是何等的可笑,你告诉告诉我,此时的天下有哪一件大事,是特么跟打仗完全没有关系的?

    可是他没办法,他只有忍,他就算再优秀一万倍,还是没打过仗,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那就只好说些别的方面吧。

    “回官家,臣弟还是觉得此事不妥,军事上的事儿臣弟不懂,那臣弟就不说了,就说这水泥本身吧,目前朝廷虽然在各地也都建有一些水泥厂,但水泥最主要的生产还是在洛阳,产量么,大概一月有两万石左右,这些水泥咱们自己必须要用的,也少说得有一万吧,在洛阳本地,一石水泥的价格是两贯钱左右,但运到开封,少说就有一贯半,这要是运到秦州去卖,五贯钱恐怕都是不一定够的,现在市面上的马多少钱一匹?就算是西北良马,二十贯,恐怕也足够了,再加上烧砖的费用,再加上咱们大宋还要出人去给他们建,如果将这当做一场生意,那么朝廷到底赚在哪了呢?”

    百官闻言纷纷都点了点头,赵光义这话说的就很有道理了么,如今这水泥的行情,说是一石水泥一石铜都不为过,这马又不是买不来,何必用这么贵的水泥,去换那些其实没那么贵的战马呢?

    “况且说道商贸,臣弟平日里跟商人打交道的时候恐怕比各位还要多一些,商人啊,都是逐利的,如果真要是让商人来主导边境商贸,他们真的就那么愿意去换取战马么?朝廷又要以什么价格从商人手里去收呢?这价钱高了吧,朝廷负担不起,这低了呢?商人图什么呀,他们换点兽皮不好么?就算将来真的能打通河西走廊,两匹战马的价值都不如一条波斯地毯,他们为何要贩马呢?这事儿上朝廷下命令有用么?”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商人什么德行他们很清楚,杀头的买卖有人干,赔本的生意没人做,如果贩马不赚钱,恐怕这天底下的商人也没有几个真的这么有家国情怀的货。

    曹彬却突然站出来道:“回官家,臣以为二大王说的不对,水泥之事,一直都是归臣管的,所以臣觉得臣可以说说。”

    “讲来。”

    “诸位都知道水泥如今在世面上的价格几乎与铜等值,那是因为产出的水泥大部分都是军用,流入民间的一直都很少,那么诸位可知,水泥刚出来的时候,在民间,它几乎是与白银等价的?”

    “臣以为价格这东西,并不是这么算的,臣明天若是将水泥多往民间流进去一匹,诸位信不信,不出一个月水泥就会贬值十倍,如今除了洛阳之外,朝廷在襄阳、朗州、扬州等地都建了水泥厂,只是规模不大而且还没有来得及投产,等他们投产了,这水泥哪还值得了这么多的钱呢?”

    “实话告诉各位,水泥这东西真正的成本价,一石也就几文钱而已。”

    “再说建城的其他费用,臣以为,这不是什么负担,而是我大宋的机会,新军要整编,就需要给军属创造好的就业机会,最近臣一直在头疼,这忠武军率先享受新军待遇臣一百个赞成,可是臣上哪给他们去找这样的机会呢?没成家的还好,大可以调回开封来,可那些已经成了家的呢?秦州那么重要的战略位置哪怕就是功灭了后蜀,就真的不需要留兵驻守了么?今天看到这个折子,臣突然觉得,一直以来困扰臣的问题,一下子就不是问题了,请官家,圣断。”

    众人觉得,这特么好像也好有道理啊。

    连赵匡胤都有点懵了,朝堂上的事儿其实经常是这样的,经常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最后只看他的倾向而已,在这件事上,军人出身的赵匡胤当然是倾向于同意的,本来他都要拍板了,去突然顿了一下,想了想道:“孙春明呢?他在朝上么?”

    文武百官互相瞅了瞅,发现他还真不在,赵光义道:“孙春明如今差司上还是在开封府的,只有每月的三次大朝会才会在。”

    “你上次不是说想让他加全知开封府么?我不是都已经同意了么,这事儿还没落实?怎么效率这么慢?”

    百官无言,这层层掣肘的制度都是您定的,这种级别的官员任免效率有多低您心里还没点数么。

    “把孙春明给我叫过来,以后也来,别当他那什么狗屁推官了,从今天起一切按权知开封府的来,层层手续后补就是了。”

    这话也就是赵匡胤能说,他的后代子孙们要是敢这么办事儿得让大臣们喷死,可谁让人家是开国太祖呢。

    于是,小半刻钟后,孙春明以权知开封府的新身份走进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是懵的。

    不是说刚报上去么?这么快就搞定了?老子最近也没干出什么惊天地的事儿啊。

    “孙春明,这有一封折子,是光美从秦州发过来的,这上面提议要用水泥从党项买马,还要在定难五州大开经贸,甚至于攻略河西走廊,朝中文武各有意见,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这水泥这东西是你搞出来的,你本人又是大宋第一豪商,你说说看,你对这件事怎么想。”

    孙春明闻言连忙将折子接了过来,什么特么赵光美的折子,这事儿他听个标点符号就知道是他儿子干的,而且以他们父子俩的默契,他其实连看都不用看就猜得出来他儿子想干嘛。

    倒是赵光义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道:“孙春明,不用紧张,商人逐利,乃是天性,朝廷不会故意去让你们做赔本的买卖,更不用为了所谓的忠君爱国而硬着头皮替天下商人答应,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暗示了,毕竟赵匡胤刚才只是说了朝中文武争执不休,并没有说谁赞成什么,赵光义这是提示他呢。

    却见孙春明一目十行的看完,先看了眼赵光义,然后抬起头对着赵匡胤坚定地说道:“臣以为此策大善,可行,而且在实操层面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