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零一章 父子‘冲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府。

    孙春明和孙悦在家中,亲自动手做了两个下酒小菜,温了一壶清酒,屏退服侍的丫鬟,美滋滋地正在喝着小酒。

    跟外面的人想的不同的是,父子俩一不尴尬二不拧巴,更没有闹什么矛盾,爷俩的关系好到不得了,甚至今天破天荒的孙春明还允许孙悦喝酒。

    要知道孙春明向来都是反对孙悦饮酒的,在外面偶尔喝一点也就罢了,在家里向来是对他禁酒的,毕竟小孩子喝酒对身体不好,而今天却破了例,可想而知他们俩此时的心情。

    “爹,您可真是高啊,要不怎么说着姜还是老的辣呢,你儿子我费劲巴拉累的跟王八犊子似的,还吧这京中高官全都得罪了个遍,也就弄出来十七万贯,而您不声不响的就筹措了三百多万贯,送了一个惊天大功给赵光义,那出钱的人还挺高兴,牛掰。”

    孙春明笑笑道:“以工代赈,政商结合,后世玩了一百多年,自然不是这宋朝能比的,你爹好歹也是在办公厅混了一辈子的主,小意思,小意思而已。”

    嘴上说着小意思,但脸上却笑的褶子都出来了。

    “文官之功劳无过于水利,只要这事儿办好,赵光义与赵普之间的局势起码也能变成势均力敌,您这次可是帮了他大忙了,怎么,他没重重的感谢您?”

    “谢了啊,那不,外边那不是一个白送给我的大美女么,啧啧,开封两大花魁尽入我手,美呀。”

    孙悦撇嘴道:“娶进来一个小奸细,一会咱爷俩喝完酒还得假装打一架,就没赏点别的?”

    “本来想让我进翰林院的,可惜你爹我不是进士出身,去那地方多遭罪,我就在开封府待着吧,挺好,倒是你,赵普找你干嘛?没难为你吧。”

    “没有,无非是拉拢试探而已,我顺手表了个忠心,嘿,真想不到,一晃眼咱们爷俩这芝麻绿豆大的人物,居然都掺和到这个级别的争斗中去了,看这一局的意思,我还是不如爹您啊。”

    “那是当然,我是你老子么,哈哈哈,不过说真的,赵光义现在人在势上,差的无非是经验能力而已,我帮他他如虎添翼,自然猛一些,赵普么,人家本来就是人中龙凤,枢密院的事儿要么不改要么就是翻天的变动,你能帮上的忙其实有限,至于赵德昭,他想往出跳,少说还得再等十年,现在其实蹦跶的越高摔的就越惨,你现在其实并不适宜真的掺和进来,与他若即若离便是,最后能干脆躲了才好。”

    孙悦点点头,道:“您放心,我自有分寸”。

    其实爷俩早有默契,孙春明相当于是给孙家兜底的,孙悦就是再怎么跳,如果一切跟历史无异,他顶多也就是离开开封干知府或是干脆干转运使而已,反正宋朝也不杀士大夫,而孙春明则保底混个宰相当当,等到真宗的时候再把孙悦调回来,爷俩谁都不耽误。

    这是孙春明的鲤鱼,为虑成先虑败,起码不会让他们爷俩饿着。

    而孙悦则是那个拔高,败则开开心心的去吃鲤鱼,去给真宗当宰相,成了,则必然是名垂千古,收复燕云,改变历史大势成为一代圣相,这是虹鳟鱼,而若是再进一步,虹鳟鱼当做三文鱼吃……父子俩都没怎么往深里去想,但这个念头却还是有的。

    所以赵匡胤还真就想错了,他们父子俩就是在押双注,只不过人家别人的最高目标也就是个宰相,而对他们父子俩来说,那特么叫保底。

    至于赵光义会不会在孙春明的帮助下难制,孙悦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短期来看赵光义缺的确实是威望,但他的威望就是再高,难道还能高的过赵匡胤本人不成?威望二字,是他跟赵普胜负的关键,却不是他和赵德昭之间胜负的关键。

    赵匡胤的举动其实挺耐人寻味的,一方面一个劲的给赵光义加筹码,又是象征意义的开封府尹又是中书令,后面还会封王,还把符彦卿的女儿嫁给他续弦,可是自始至终却从没正式的封过皇太弟。

    而赵德昭呢,看上去确实是一直在压制,别说太子了,整个太祖一朝他连王爷都不是,可是,他却也从没离开过开封。

    所以孙悦觉得,他们之间的胜负并不在于什么威望功绩,而在于赵匡胤到底能活多长,等到赵德昭长大了,不管这赵光义多优秀,赵匡胤都会动易储的心思,这是人的天性。相反,如果他长不大,赵光义多废物都得把江山交给他,国赖长君么,毕竟五代十国这几十年江山易主的频率太吓人了。

    原本历史上也是如此,赵德昭成年之后,赵匡胤直接把赵普请了回来,最后甚至要迁都,这些无不是在给赵德昭铺路,只不过这一切都伴着他自己的突然死亡而变成了无用之招,要知道那时候赵普都走了好久了,赵光义在朝中早就是无敌的了。

    所以眼下赵光义威望上涨对孙悦来说不但不是坏事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他的威望如果够高,赵普就不用走,赵普不走,至少这朝中他就没法一家独大,他没法一家独大,也许就不会有烛影斧声。

    呵呵,政治上的事儿,好事儿和坏事儿之间哪有那么清楚。

    所以他们父子两人这顿酒喝得很开心,孙悦是由衷的为孙春明这次漂亮的反击而感到高兴,要知道今天去赵普家看着赵普明明心里慌的一哔却还要硬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的时候别提多爽了。

    事实上孙悦对赵普的感情其实是不深的,他心里,魏仁浦才是他真正的老师,不过不管怎么说终究是人在屋檐下,这段时间他确确实实是被夹住了,孙春明终究是个大人,能做的事情远比他多,能量远比他大,而且他对赵光义来说是如虎添翼,远胜于孙悦对赵普的锦上添花,所以估摸着以后憋屈的时候肯定还是会有的。

    但谁让他的心大呢,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么。

    喝完了酒,两人象征性的摔了两个杯盘,努力装出一副刚吵完架都很不爽的样子,然后孙悦就回他的屋去调戏十二金花了,而孙春明则气鼓鼓地享受刘欣的安慰,顺便温存一下香软。

    嗯,奸细不奸细的不说,脱了衣服还是很棒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