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九十章 白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在枢密院混了这么多年,都监当了也有一年多了,但特么真正上阵杀敌,这还是头一回,头一回他身边没有韩崇训。

    脑子一热,拎着刀就冲上去了,冲上去,也就后悔了。

    身先士卒固然可以提升士气,但前提你得是个猛将啊,就孙悦这小胳膊小腿的,随便一个成年人他都未必打得过,冲这么靠前,万一谁给他来一刀,倒在黎明之前,他上哪哭去?

    他现在身后那帮小兔崽子士气已经嗷嗷的了,可他自己却忍不住有点虚了。

    孟玄喆这个大营压根就没防备,连个站岗的都没有,孙悦这一冲动吧,嗷嗷的就冲到大营里面去了,好多将官以为是发生什么热闹了呢,连武器都没拿就出来了,一个身高大约有一米八的壮汉型将官骂骂咧咧的光着膀子出来,正好跟孙悦碰了一对眼。

    “你们是……宋军?”

    孙悦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捂着肚子缓缓的蹲了下来,他特么刚才跑的太猛,岔气了。

    对面那将官好像懵了一下,然后扯着嗓子就大喊了一声:“不好了,宋军袭营了!宋军袭营了啊!!”

    然后掉头就跑。

    孙悦蹲在地上,特别痛苦地道:“快杀,不能让他们集结起来,甭管我。”

    都是百战老兵,其实根本就不用孙悦说什么,自己就能准确的找到自己的位置,这也是精锐和壮丁最大的区别,后蜀的那些太平军碰上袭营彻底的乱成了一团,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加上之前一点防备都没有,一时间兵找不着将,将找不着兵,甚至绝大多数人第一反应都不是战斗,而是跑。

    毕竟宋军出现在剑门关之内,这已经突破他们的世界观了,那道天险,与其说是他们的军事防线,不如说是他们的心里防线。

    况且他们就算想组织,也找不到旗啊,咱不搞地域歧视,后蜀的男人里也是有真爷们的,抗战的时候川军出了川比哪支军队都凶,就算训练不如宋军,经验不如宋军,但是有一部分人还是有血性的,几个将领不甘心就这么失败,纷纷去找他们的主帅孟玄喆。

    要知道孙悦他们毕竟也就是步兵,步兵都是一坨一坨的,本来也不适合劫营,稍微一扫就能估算得出他们的人数,也就是自己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真打起来未必就输。

    结果,他们发现怎么也找不着自己这位主帅。

    他们的主帅在得知宋军袭营之后的第一时间领着亲信拍马就跑了。

    这特么是你们老孟家的江山,你个当太子的自己都不稀罕,我们还拼个什么劲啊,得,咱也跑吧。

    殊不知此时他们眼中犹如洪水猛兽,能领着军队‘飞’的敌军主将,心里其实比他们还慌呢。

    将士们自己就能结阵,自己就能指挥自己,这当然很好,可后蜀军实在是太菜了,菜到宋军杀着杀着就杀嗨了,然后就忘了自己还有一正蹲在地上岔气的主将了。

    此时孙悦蹲在地上,看着后蜀军营乱糟糟的一片狼藉,那是真的欲哭无泪,回头瞅了瞅保护自己的亲兵,就剩下小猫三两只了。

    这时候蜀军随便来一支小队,自己就得折在这,这特么战场上太凶险了,孙悦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实际领兵的事儿了。

    “都监,都监,有人跪地投降,咱收不收。”

    “收个屁啊,咱才多少人,人家多少人,不趁着他们现在中了眩晕bff赶紧收人头,你还特么收降?想什么呢,杀了杀了,让他们站起来,跑。”

    来人应了声喏,转身就要继续杀敌,孙悦赶忙道:“你给我等会,你干嘛去?看不见我受伤了啊,分点人手保护我啊!”

    那人也是个棒槌,挠了挠脑袋道:“都监,您身上连点血都没有,这是伤哪了?”

    孙悦脸一黑:“内伤,内伤你懂不?哎呀不行了,我要吐血了,你赶紧保护我。”

    “哦。”

    …………

    大概一个多时辰之后,嘈杂的营地渐渐的安静下来了,孙悦也捂着肋骨坐下来了,稀里糊涂的,这仗就算是胜了,而且还是大胜,简单点了一下伤亡,发现居然只有一个,是那倒霉蛋不小心踩着了一根铁钉子,把脚掌给刺穿了。

    至于战利品,那就比较可观了,两万多人的大营,居然缴获了将近一万人的装备,此外还有粮草二十万斛,孙悦对这后蜀军的战斗力大概也有数了,手一挥,就将那些装备分给后面赶上来的那些民夫了,凑个数呗,那后蜀军的战斗力也不见得就比他们这边的民夫强到哪去。

    卢多逊可是高兴坏了,见孙悦还捂着肋骨呢,就命人搬来一张床过来,让他躺上去休息,孙悦还挺诧异:“哪来的?”

    “敌军主帐里的,听说那孟玄喆一路上是躺在这上面赶路的。”

    孙悦笑道:“我说他们怎么这么慢呢,我看这后蜀太子的功劳啊,顶得上咱们一个大将。”

    众人闻言自然是哈哈大笑。

    “孙小相公,您可真算是用兵如神啊,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啊,那传说中的陈庆之,也就是如此了吧。”

    孙悦也开心,调笑道:“人家陈庆之得有一身白袍。”

    不知哪个起哄的喊道:“有,有有有,有白袍。”

    说着,不知从哪真找出来一件纯白的蜀锦袍子出来。

    “这又是哪来的?”

    “还是孟玄喆的呗。”

    众人闻言都笑了,卢多逊还张罗着让孙悦赶紧穿上,孙悦也知道这是他们在逗自己,最后半推半就的也就穿上了,虽然主将不着甲看着有点怪,可谁让他手无缚鸡之力呢,说实在的他就是穿上甲胄也杀不了人,没等开打就岔气的主将谁听说过?

    除了那个踩了钉子的那个倒霉蛋,他居然是全军伤的最重的。

    还别说,孙悦穿上孟玄喆蜀锦织的白袍,还真是挺帅,就是大了点,也不知卢多逊是不是兴奋的有点嗨了,居然当众大喊了一声:“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

    孙悦无语道:“你还真拿我当陈庆之啊,可快别逗了,来来来,咱们商量一下,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做,是往南跟咱们的主力汇合去夹击剑门关,还是追在孟玄喆的屁股后面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