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九十四章 憋屈的王全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五天后。

    王全斌走在成-都城宽敞的御道上,看着城里繁华而又美丽的景色,心里格外的不爽。

    虽然他是伐蜀的都部署,虽然从开战到现在,一共也只用了不到四十天,再一次的创造了历史,但他真是不爽到恨不得弄死两个人来出出气的地步。

    先说刘光义,虽说他名义上是被自己所节制的,但人家是官家的义社十兄弟,禁军三帅之一,最关键的是,人家居然比自己早到了成-都一天半,该干的人家都已经干的差不多了,自己来好像更是凑热闹的一样,面对自己,这货也已经飘了,现在也就是勉强在面子上过得去,根本都懒得鸟自己了。

    但这并不是他不爽的主要原因,那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子,此时正端着个账本,恭恭敬敬地走到自己面前,说:“王帅,这是成-都城中,府库内所有的金钱布帛的账册,另外还有这个,我与曹承旨昨天连夜带兵将成-都府中所有的富户全部抄家,所得也都汇到了一块,出发前官家有言在先,朝廷只要兵甲粮草,所有的财物全部都赏赐给军中将士,您看,咱什么时候分一下钱?”

    看着这小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王全斌真恨不得狠狠一脚踹到他脸上去!

    如今,军中已经将这小子跟陈庆之相提并论了,堂堂的后蜀皇帝孟昶,居然是向这么一个小小的州都监投的降,那自己算什么?自己在剑门关下废了大半个月的劲,又算什么?这是在啪啪的打自己的脸啊!

    说良心话他这仗打的已经够漂亮了,就算没有孙悦这一出,他也有信心在两个月内拿下剑门关,至少比三国时的钟会要强的太多太多了,这是足以名垂青史的,天下无双的一战,这是……

    这在人家两千人灭国的战绩面前,这特么都是屁。

    孙悦的态度很明确,府库大开,您看上什么您直管拿走,这是胜利者的权利,也是开战前官家给伐蜀将士们的承诺,但是你想屠城?呵呵,做梦。

    其实何止是王全斌啊,北路军的每一个大兵都对孙悦恨的是牙痒痒,王帅可是答应了我们屠城的,我们本来也确实是准备要屠城的,可现在您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要我们把已经出鞘了的刀子再插回去!?那我们之前拼死拼活的去打剑门图什么!

    当然,也特么没打下来。

    虽然你将府库打开,虽然我们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分到十几贯或者价值更多的财物,但是这一切,哪里比得上屠城的爽快之万一啊!

    可怜了那些,灵秀美丽,与北方女子迥然不同又更有一番滋味的川妹子了呦。

    将士们眼巴巴的瞅着他们敬爱的主帅,他们以‘宽仁’所著名的主帅,可以一个巴掌将那个小娃娃扇到一边去,然后大手一挥,抢吧!就跟他们之前所无数次的畅想过的一样。

    但是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王全斌只是残忍,并不是疯子,他面对的是孙悦几乎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的局,并没有什么办法好想,况且他这岁数当孙悦的爷爷都嫌老呢,真能在这个时候跟孙悦一般见识么?好歹他也得要点脸吧。

    他也只好问:“后蜀的文武百官,都安顿好了么?账簿印信,都整理好了么?”

    “今早上曹监军一来就在处理这些事情,具体进展尚不知晓,但下官觉得凭曹监军之能,应该不会出什么纰漏。”

    “后蜀的降军呢?”

    “也都收拢了,五万多人,都已经缴获了武器,整编好老老实实的在城外待着呢,这事儿也是曹监军办的,特别利索,现在只剩下您手里那两三万人了,曹监军的意思是,干脆您把那些也交给他得了,统一管理,方便。”

    王全斌的嘴角抽了抽,继续问道:“孟昶的宫室,都处置完了么?”

    “处置完了,孟昶的一大家子,全都由曹监军在亲自安排。”,然后又偷偷换了小声,道:“孟昶的妃嫔太多,您是不知道,这货整天研究房中之术,没完没了的往身边搂川妹子,弄得后蜀之地的人们早婚都成了习俗,宫中佳丽居然有上千人之多,曹都监安排的头都大了,少上那么百八十个,都不会有人发现的,我跟曹监军商量过了,除了花蕊夫人,您看上哪个,随便拿随便取,他给您兜着,便是您想挑几个送给有功将士都行。”

    王全斌终于怒了:“曹监军曹监军,怎么什么事都让他给做了,那我做什么?到底谁才是主帅?”

    孙悦连忙赔笑道:“哎呀大帅您看您这话说的,这不是因为他比您先到么,我手里就这么两千来人,还没有这后蜀的官吏多呢,加上我年轻识浅,级别又低,啥也不懂,而且啥也不会干,您没来的时候,这成-都里的事儿,当然就由他做主了啊,要不……您来审查一下孟昶的降表?要不这样吧,那天孟昶是向我投降的,这不合规矩啊,而且我也不懂这其中的礼节,那口空棺材现在还没烧呢,要不然让孟昶再投降一次,您来亲自接收,咋样?”

    王全斌闻言气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六十来岁的身体直摇晃,好悬当场昏过去,这分明就是半点实惠都不想给他啊,想争?找曹彬去啊,看他和刘光义给不给你这个面子。

    好半天,王全斌才从牙缝里憋出一句话来:“你对你的上官,可是真特娘的孝顺啊!”然后拂袖而去。

    孙悦则无所谓的耸了下肩,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其实难怪王全斌会误会,就连曹彬自己都误会了,因为他们的东路军走的是三峡,过白帝城由水路入蜀,单纯按路程来说,他们其实是远于王全斌的陆路的,更何况还是逆水行舟。

    所以当忙了一天脚都没沾地的曹彬闲下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来找孙悦表示感谢,狠狠的拍着孙悦的肩膀,笑的扁桃体都快露出来了,心中的激动之情根本就无以言表。

    好下属啊,这特么才是真真正正的好下属啊!

    啥也不说了,非得要拉着孙悦一块去喝酒,还说特意从孟昶的后宫里面挑了两个好看的要送给他,当做是小小心意,曹彬本人虽然洁身自好,但像他这么懂事儿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啥叫投桃报李。

    不过孙悦却推脱说今天大家都累坏了,改天再喝,给拒绝了,因为今天王全斌进城的时候孙悦看见韩崇训了,他特热情的上去打招呼,韩崇训居然没搭理自己。

    孙悦觉得,小训哥儿肯定是生自己的气了,忙了一天没顾上,琢磨着赶紧去哄一哄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