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零三章 想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人类优于动物的最大特征之一,就是人类总是能随时随地的自欺欺人。

    比如周幽王的褒姒,商纣王的妲己,李隆基的玉环,大老爷们治理不好江山关女人什么事儿啊,但人们偏偏就是喜欢将过错都推到女人的身上,此时的花蕊夫人,就是这么个政治牺牲品。

    花蕊死了,过错就可以一股脑的全都推到她身上了,曾经英明神武的蜀后主孟昶,就是听信了这个妖妇的话,才胆敢对大宋天子顽抗到底,阻挠了祖国统一的进程,如此,后蜀降人高兴,孟昶高兴,赵匡胤更高兴,至于花蕊夫人,却是已经没人在意了。

    荒谬么?或许是吧,但这样荒谬的故事,恰恰是老百姓最喜闻乐见的。

    事实上这也不算冤枉了花蕊夫人,孟昶自从有了她之后确实是成天钻研房中术,确实是从此君王不早朝,也确实花费了大量的民脂民膏给她造了一个大大的水晶宫。

    乱世之中枉死的人多了,还真就不差她一个。

    酒宴也因为花蕊夫人的死,被一下子推向了高潮,可以说宋初的朝堂上,没亲手杀过人的官员找不出几个来,所以死个人什么的一点也不影响他们饮酒作乐的性质,赵匡胤还兴致勃勃的拉起了孟昶的手,一块,跳了个舞,直到大家都玩的累了,这才各自散去回家。

    而与此同时,孙悦的个人威望一下子也高了不少,尤其是后蜀投降过来的将士,更是对他感激涕零,要知道这一路上孙悦可没少维护他们,本就在他么心中颇受敬重,这下举荐了高彦俦和全师雄,自然就更让他们死心塌地了。

    只有王昭远心里不太舒服,全师雄那货居然都被举荐了,自己这个在世诸葛却提都没提,哼,什么无双国士,也是个眼瞎的蠢蛋。

    而散了酒会的孙悦,也头晕脑胀的回到了家中,男人在外面不管风光成什么样,家,始终都是最温暖的地方。

    刚才酒宴上虽然也已经见过老爹了,但毕竟场合不对,他们也没能说得上几句心里话。

    “对不起啊爹,害的你到手的参知政事就这么飞了。”

    孙春明笑笑道:“你还跟我说这个做甚,你爹是稀罕区区一个副宰相的人么,你能平安回来就好。”

    “怎么?爹连参知政事都不屑一顾了么?那您还让我重考一次,我还以为你是想让我转文职呢。”

    孙春明叹息一声道:“说实在的,我是真想让你转到政事堂去,随便干个两年,下放一个大郡去当一任知府,回来少说也能混个六部堂官,宰相于你我父子而言,不过寻常。之前放你去枢密院,本以为你会在后方做统筹工作,谁曾想现在干着干着都快成了职业监军了,刀枪无眼,爹这心里是真惦记啊。”

    “没事儿的爹,你儿子你还不了解么,我就是在战场上,也是躲到大后面的主,冲锋陷阵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

    “你又来拿话哄我了,就你现在的发展轨迹,只怕是跟历史上曹彬也有的一比了,弄不好,十年后领一路大军北伐的可就成了你了啊,现在人人都说你是陈庆之第二,前些天谁见了我都要对我道一声恭喜,可是我这心却并不好受,这天下做父母的,谁不是希望孩子可以无病无灾,健健康康的,有道是瓦罐总是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对我来说,什么功业,都比不上你的平安啊。”

    “爹,我……”

    孙春明笑着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跟你说这些也不是为了拦着你,就好像你刚毕业那会,我希望你去考个公务员,你不乐意,我不也没逼你么,路是你自己的,我也不过是絮叨絮叨,老年人么,你爹我虽然看上去年轻,但其实我今年都快六十了,也不比那王全斌小上多少,只要你记住,你还有我这个爹,还有这个家就行了。”

    “托你的福,原本的历史进程已经越来越靠不住了,川蜀少了两年蜀乱,大理国也变得不再合法,未来这天下局势会变成什么样,也就说不好了,内政上,赵普依旧是枢密使,赵光义却提前加封晋王,听说官家还要将这批后蜀的降卒安排到洛阳去,呵,鬼知道十年后还会发生什么。

    所以,爹要告诉你的是,小心,以前咱们父子俩仗着先知先觉确实做了不少的事,但是以后,如果过分相信所谓的先知,恐怕是要栽大跟头的。”

    “谢谢爹。这次我拒绝站队,不会连累您吧。”

    孙春明特自然的摸了摸孙悦的脑袋,笑道:“说什么呢,晋王这个人吧,能力确实是不足,但基本的心胸还是有的,况且你这次选择也是有着官家的压力在,他会理解的,赶紧去洗个澡吧,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准备三月的考试,也让你安静一段时日,最近你蹿的太快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明白的,韬光养晦么,那我去了。”

    “嗯。”

    孙春明背着手,看着孙悦的背影,脸上荡漾起来的笑意渐渐的消失,良久,化作了一声叹息。

    每一个父亲从孩子出生的那天起都在学着一件共同的事,那就是你的孩子永远都是你的,却又永远都不属于你。

    转过身,孙春明的身影也颇为萧索,本想去杨蓉房里歇息的,只是想了想,又停下脚步,往刘欣的房里走去。

    当爹的,只要孩子能自由的飞翔就够了,自己的委屈,是不会跟他说的。

    当然,孙春明不说,不代表孙悦就不知道,他很清楚自己这么做,孙春明在赵光义手底下会被挤的多难受,但是他依然坚持走自己想走的路。

    做儿子的,或许总是相对更自私一些吧。在个人意志和家庭意志出现冲突的时候,总是习惯选择前者,或许也会心怀愧疚,或许并没有那么心安理得,但犹豫一下过后,总是继续的我行我素。

    男人的翅膀硬了,总是想飞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