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七十七章 石守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其实,孙悦他建的这个滑板俱乐部,更多的是在挂羊头卖狗肉。

    说实在的滑板也就是一引子,因为这玩意帅,简单,单人玩,容易将人吸引过来,但其实玩一段时间也就没意思了,还是要向滑轮鞋去转变,等滑轮鞋大家都会了之后还会变成以冰球为主的游戏,而真正运动的地方,滑轮类游戏其实连两成的占地面积都不到,剩下的都是其他运动。

    这俱乐部的实质,其实是个运动馆。

    之后,孙悦又领着赵光美参观了许多其他的地方,有些是大宋本来就有的体育项目,但更多的还是他将后世体育竞技搬过来的东西,如橄榄球啊攀岩啊之类的,大部分都是荷尔蒙爆棚的那种运动,优雅的如桌球羽毛球等也有。

    不知不觉,孙悦对这个运动场投入了满腔的热情,似乎真有点拿这东西当事业好好干一波的打算。

    不过,他的这个事业,相比于孙春明来说,实在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目前老孙同志的事业干的当真是风风火火有声有色,虽是一介布衣之身,却大有搅动风云之势。

    砖石房屋有了水泥,自然不可跟之前同日而语了,别的不说,一个可以在冬天取暖的炕头,就足以秒杀木房子的所有优点,光是给石守信他们家盖房子,就是一笔十万贯左右的大订单,老石同志充分贯彻赵匡胤的指示,将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四个字执行的那叫一个彻底,十足的土豪范,买东西都只选贵的,不选对的。

    从体育馆回家,正好孙春明也在,最近他都忙的瘦了,早出晚归的,孙悦有时候好几天都不见得能见得着他,有时候孙悦看着也挺心疼的,久而久之,也就原谅他了。

    “爸,这是昨天杨姨娘给你做的一点果干,休息一会吃一点吧。”

    孙春明揉了揉太阳穴,神色很是疲惫,道:“好,你也一块吃点吧。”

    孙悦暗暗叹了口气,甭管啥年月,这男人好像还真都差不多,光鲜的背后就没有不疲惫的,于是他便主动的站在孙春明的后面,帮他做了一下头部按摩。

    “咱家要换新房子了,有什么想法么?”

    “换新房子?为什么啊,这房子不是挺好的么。”

    “这房子毕竟才三进,相对来说还是小了些,已经不太符合咱们家的身份排场了,况且毕竟是南城,正好现在水泥研究出来了,也是时候建一个砖石的房子了。”

    “那,咱们要和曹伯伯他们分家么?”

    “应该还是不分吧,否则咱们家就咱爷俩两个人,住一个五进的院子,实在是太冷清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打算让老方也一块住进来,以后咱们家生意,用他的地方比老曹多。”

    “那你找好地方了么?”

    “还没。”

    “如果问我的话,我倒是希望能跟三大王住的近一些,他今年也要搬出来住了,宅子正在修。”

    说着话的功夫,孙春明一不小心,把一个果干给碰掉地上了,捡起来随意吹了吹,顺嘴就喂孙悦嘴里去了。

    “呸!什么情况?”

    孙春明一愣,随即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爹刚才晃神了,以为你真是小时候呢,顺手了。”

    孙悦脸一黑,“所以爹,我小时候就是这么喂大的是么。”

    “呵呵。”

    孙悦脸一黑,一点也不想给他按摩了。

    便在两父子好不容易享受一会安静的时候,外边突然传来了好大好大的大嗓门:“春哥儿啊,哈哈哈,我来看你来了,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孙悦和孙春明齐齐叹了口气,这宅子是该换一换了,没侯厅没门房,连个通传的下人都没有,稍微关系铁一点的客人进了门就直接进院了,都没个缓冲。

    不过孙悦听这声音还真挺陌生,一时还真没听出来是谁。

    孙春明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道:“是石守信,最近我俩走的比较勤,正好你也在,一块出来见见吧。”

    孙悦道:“我就不用见了吧。”

    “还是见见吧,石守信虽说削了兵权,但毕竟还是官家的第一亲信,这么多年仗打下来在军中地位也算是举足轻重,你以后走仕途,若能得他的帮衬总是一件好事。”

    孙悦闻言撇了下嘴,暗想,我一个文官要他一个武夫帮衬什么玩意,想炫耀一下自己的神童儿子就直说呗,又不能拒绝你。

    来到客厅,这还是孙悦第一次见石守信,就见来人生的五大三粗,豹头环眼,根根的胡子像钢针一般,到挺像是戏词里的张飞,手里正提溜着一个看上去比他还大一些的王八。

    “春哥儿,这可是小的们今天早上才孝敬我的,这不,拿来跟你一块分享,咱么兄弟俩,晚上好好再喝一杯,哈哈哈哈。”

    瞥见孙悦,笑着道:“这就是春哥儿你那神童儿子吧,哈哈哈,好,真好,来,给你个见面礼。”

    说着,石守信一把撸下来手上的一个串,送给了孙悦,孙悦甜甜地道:“谢谢石伯伯。”

    石守信大咧咧地道:“客气个啥。”

    要说这石守信,粗鲁中还真就带着点人格魅力,虽然挺大个嗓门,还略微有点无礼,却并不怎么讨人厌,只是孙悦暗自狐疑,老爹不就是给他建了个房子么,至于搞得这么热情,好像多年的兄弟一样么?

    飞了个眼神给孙春明,发现孙春明也是一脸的疑惑,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

    “兄弟,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啊。”

    孙春明哭笑不得道:“石大哥面前,我哪有什么资格称本事?”

    “不不不,我这点本事,全在打仗上面了,你老哥我这一辈子,除了打仗杀人,别的什么也不会啊!如今官家的意思很明显了,老哥我虽然还保留了马步军都指挥使的这么个职位,可这也就是过度一下,也没什么实权了,早晚还是得摘了,去地方上任节度使,哎呀,这京里还一大家子人哪,我又是个花钱没数的主,这官家赏赐虽多,可我有点怕不够我吃啊,你是不知道,我有多羡慕慕容兄长,出京之前,把家里的这些事儿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听说,老弟的所有生意都有他三成的股份?嘿,凭老弟你的本事,可不是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一条源源不绝的财路么?”

    孙春明苦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要是还没听明白,不成傻子了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