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六十二章 初会吕蒙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山的时候,孙悦对这个书院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敬畏之心了,整个人都是爬在黑四娘背上被驮着下去的。

    多方打听,终于来到了吕蒙正所在的村子。

    “您好,请问这是吕蒙正的家么?”

    屋里,一个大约三十多岁年纪,正在做针线活的妇女,笑容满面地抬起了头,只是一看孙悦和曹军的年纪,不由诧异地道:“你们是……”

    孙悦笑笑道:“我们是他的朋友,找他有点事。”

    妇人暗暗奇怪,毕竟孙悦和曹军的年龄太小了些,至于黑四姐,妇人倒是颇有眼力,认得出大小王。

    “大郎他下地干活去了,我这就唤他回来,快坐吧,快坐,家中没什么茶水招待,来,吃个寒瓜吧,可甜了,自己家种的。”

    说着,这妇人便从井水中提了一个西瓜上来,黑四姐在孙悦的眼神示意下也赶忙过去帮忙,不一会切开,咬一口透心的凉爽。

    毫无疑问,妇人便是吕蒙正的母亲了,孙悦边吃西瓜,一边注意到这吕蒙正家中的书桌上摆放着两本经书,分别是孝经和论语,不由得笑了笑。

    不一会,吕蒙正回来,身上只穿了一身短褂,却已经被汗给湿透了,脚上还有许多黄泥,看上去颇为狼狈,不复当初上元灯会见到时那么潇洒,但孙悦却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厮尽管已经这么狼狈了,却依然还是那么帅。

    “是你们?”

    “吕兄居然还记得我们?”

    “记得,我这人脑子好,见过一面就不会忘,是曹姑娘让你们来的?”

    一边说着,吕蒙正一边从水缸里滔了一碗凉水,咕咚咚灌进了肚,对桌子上切开的冰凉西瓜仿佛没看见一般。

    “娘,天热,您先到里屋休息一下吧,我招待一下我两个朋友。”

    吕母略有深意地看了孙悦和曹军一眼,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就回避了。

    孙悦瞅着桌上的孝经笑道:“我听我阿姊说,吕兄有状元之才,怎么看上孝经了?可是要考今年的童举?”

    童举所考的六经,毕竟和九经不同,相对来说更注重孝经和论语,至于春秋礼记之类的反而要求的不高,毕竟不是明经,但这东西进士却是不考的,故而孙悦才会有此一问。

    “是啊,临阵抱佛脚,突击一下,倒是让孙兄弟见笑了。”

    “不知吕兄今年……”

    吕蒙正坦然道:“啊,过了年刚好十五,算是擦个边吧,家里贫苦,全靠孤母看顾,中举可以得二十匹绢,这对你们来说可能算不得什么,对我来说,却很重要了,听曹姑娘说,孙兄弟也是要考今年的童举的?”

    “不错,倒是与吕兄有缘。”

    吕蒙正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黑四姐手中的花灯上,道:“是曹姑娘让你把灯换回来的?”

    孙悦点了点头,“不错。”

    吕蒙正没说什么,只是很自然地将花灯接了过来,道:“也好。”

    孙悦还没说什么,曹军却不干了,这两天他练武练的火气正旺,一拍桌子怒道:“你这书生,好没道理,我阿姊整日在家哭哭啼啼,你却如此绝情,当我们家没人不成?”

    吕蒙正闻言叹息一声,从家中的角落里也翻出一盏灯来,正是五色琉璃灯,放到桌上道:“五彩琉璃,淡白石玉,不配啊,两位兄弟还请将这灯,还回去吧。”

    孙悦疑惑道:“不是说,卖了么?”

    吕蒙正苦笑道:“田舍乡民,见识浅薄,不识宝物,只卖了三贯多一点,买了些书,本打算等中了童举就去提亲事的,前段时日才知这灯的珍贵,又给赎回来了,辜负了曹姑娘的一番心意,实在惭愧。”

    孙悦将琉璃灯拿起来,瞅着它转了两圈,笑了笑道:“恕我直言,以吕兄的家境,便是三贯钱,也不是一个小数吧,说实话,我今天只是来送灯的,可没想过会再拿一盏灯回去”。

    “孙兄弟说这话,却是小瞧了我了,我与曹姑娘发乎情止乎礼,她倒是也拿过些钱过来,我却是没有收过的。”

    孙悦点了点头,将琉璃灯交给黑四姐,道:“也好,那我们便回去了,不过吕兄你说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不知是真还是假?”

    吕蒙正一愣,点了点头道:“这倒是真的。”

    “若吕兄真有如此本事的话,我倒是有一位老师,奉官家之命正在编写唐会要,身边倒是缺一服侍的童子,我看吕兄一表人才,若是有意,我倒是可以帮忙引荐一下。”

    吕蒙正大惊,连忙郑重问道:“敢问令师是……”

    “司空,王溥。”

    “啊!孙兄弟居然是王相公的高足?”

    “吕兄,我看你身居陋室,却有凌云之志,将来科举高中不过早晚之事,若是到了那时我阿姊尚未婚配,不知……”

    吕蒙正郑重道:“自然是非君不娶。”

    孙悦笑了笑道:“那你可得抓点紧了。”

    ………………

    出了门,曹军不解地问道:“悦哥儿,咱这次来,不是帮阿姊说和的么?怎么还让你给说分了?若是看不上他,又何必介绍王相公与他?”

    孙悦看了眼那盏五彩琉璃灯,叹息了声道:“他说的没错,五彩琉璃,清白石玉,不配啊。”

    曹军道:“我不明白,咱家又不图他的钱,你不是说他有才么?”

    孙悦笑着摸了摸曹军的头道:“等你大一些,就明白了。”

    说着,孙悦吩咐黑四娘道:“走吧,回家。”

    心道,吕蒙正,有点意思。

    其实这次来,孙悦是真的打算说和他们俩的,但之前他一直以为吕蒙正是在嵩阳书院读书的,那样的话便是家境差一点也不要紧,可来了才发现,这差距实在是有点太大了,除非他愿意入赘,否则俩人的事根本没戏,吕蒙正会入赘么?很显然,不会。

    哪怕是千年以后,家世,都是一个逃不过去的槛,稍微成熟一点的女性也不会去找一个凤凰男,何况是这封建社会呢?感情的世界里,最痛苦的就是配不起三个字,两个人都痛苦,与其纠缠,不如断个干净,说实话,这吕蒙正表现的,比自己想象中成熟得多。

    关于吕蒙正的家世,孙悦倒是有一点印象,应该说,他并不是天生的贫苦人家,否则也没机会读书识字了,他的生父应该是有一点小钱的,幼年时的吕蒙正应该也是读过书的,只是他们家发生了一件比较奇葩的事:宠妾灭妻。

    封建社会中,小三上位可是一奇闻,年少的吕蒙正从此便跟着母亲生活,至于之后的事,史书并没有明确的记载,民间流传的版本却很多,有说他是在尼姑庵长大的,因为日日看佛经,所以才开了窍,也有说是因为他有一次失足落水被神仙给救了,从此传了他一身神通的,反正都是些不靠谱的说法。

    不过如今看来,这吕蒙正还真有点凿壁借光的意思,起码这一身志气是不输旁人的,他肯定不会怀疑这吕蒙正的才学,要知道,吕蒙正历史上可是状元及第,而且东华门唱名的时候,应该只有三十出头,这在进士里已经算是年轻的了。

    将他推荐给王溥,算是在他们俩之间留下一活扣吧,这厮靠旁听都能听出个状元,若是能得王溥教导,万一人家二十多就混出来了呢?到时候俩人也未必就是彻底没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