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六十章 狗血的剧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很郁闷,真的,非常郁闷。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自从那天被范质一顿考校之后,他就几乎一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了,范质非要教导他律法断案和诗词赋论,王溥非得教他经史子集,并且魏仁浦所教授的兵法还不能落下。

    关键是这三个老夫子还都极其严厉,动不动就给他吃竹笋炒肉,虽无师徒之名,却全都是在以徒弟的标准在要求他,生生将他美好的童年彻底扼杀了,现在连赵光美想找他玩滑板他都没什么时间。

    要说这三大宰相共同教导,无论怎么看都是造化,但是,你倒是教导点有用的东西啊,考童举只要能默写六经书就算合格了,便是考进士也无非加上了策论和诗赋而已,学刑律和兵法算是怎么回事儿?谁家孩子高三备考的时候还玩素质教育?

    其实三位宰相也是一番苦心,在他们看来,孙悦分明就是治世之才,再去学那些应试的东西实在是太耽误时间了,说真的等当了官之后最没用的就是那些东西,正好他们仨又是各有所长,便一门心思的想要教出一个千古名臣来。

    因此,三位宰相在授课的时候,除了将知识教授给他之外,更多的还是在分享他们几十年宦海沉浮的行政经验,教学过程中又不断以各种实际案例辅佐,孙悦也聪明,常常能举一反三,还时不时的冒出一些让他们耳目一新的观点出来,更是让三位宰相教授的特别的爽。

    然后孙悦就不爽了,为了赶上三位老师的授课进度,孙悦真可以说是起的比鸡早,睡得比鸡晚了。

    看着跟自己岁数差不多的曹军整天满院子的疯玩,孙悦的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于是,孙悦找了个机会对老曹道:“伯伯,军哥儿今年也八岁了,就算无心学问,也不好总这么放任他野着吧。”

    老曹点头道:“是这么回事,可是他不喜欢学习,整日里惦记着当兵,我也没办法啊。”

    “学武啊!没有一身好武艺,将来怎么在战场上活下来?伯伯,我可是听说,厉害的功夫都是童子功,军哥儿这岁数正是好时候,甭管怎么说,练练武功对他以后总没坏处不是?”

    老曹想了想,动心了。

    “可是,找谁来教他呢?我和老方都是庄稼把式,有点功夫也都是战场上摸索出来的,并不怎么高明啊。”

    “武馆啊!我打听了,开封城最好的武馆,像他这么大的孩子打基础,每个月只要三贯钱的学费,还管一顿肉。”

    每月三贯,这对他们家现在的经济情况不过是毛毛雨而已,当然这只是打基础的费用,将来若想学有所成,请名师教导,花费比学文可是只多不少,穷文富武么。

    老曹想了想觉得靠谱,一问曹军他竟然也乐意,于是道:“悦哥儿,这事你帮我一块跟他娘说去呗。”

    孙悦诧异道“三贯钱的事,婶婶还能不同意不成?”

    “你跟她说,学费每月六贯,到时候我藏三贯当私房钱。”

    “…………”

    “你这招不行,我教你一招,保证你要到私房钱。”

    不一会,老曹带着孙悦去找张氏,张氏一听事关孩子前途,自无不答应的道理“学费多少钱啊?”

    孙悦沉吟了一下道:“每个月十贯。”

    老曹一愣,不是说好了六贯么?不过马上配合道:“没错没错,就是十贯,穷文富武么,咱家也不差这点钱,是吧。”

    张氏狐疑道:“小孩子学个拳,十贯?谁家的武馆会这么贵,我去问问去。”

    老曹大急道:“别……”

    张氏怒道:“怎么回事!”

    孙悦道:“婶婶,我错了,小孩子不应该撒谎的,其实学费是六贯,多出来那四贯是伯伯要的,他想藏私房钱。”

    老曹:“哈?”

    然后,老曹就被收拾了。不过好歹三贯钱是存下了。

    “…………”

    从此以后,孙悦再读书的时候窗外总是伴着曹军因为抻腿而疼的鬼哭狼嚎的声音,感觉这心情舒畅多了。

    家里的两个小孩子一个从文,一个从武,曹婉便成了他们几个小孩中最潇洒的人,时不时的出去一趟,美其名曰去嵩阳书院请教学问,每次回来的时候小脸都红扑扑的,隔着老远孙悦都能闻到一股名叫恋爱的酸臭味道。

    过了几天,曹军的腿已经抻开了,也不再鬼哭狼嚎的了,孙悦觉得没啥意思,便去找曹婉放松放松,结果就见她趴着桌子放声痛哭,哭的可伤心了。

    而那个趴在她身边安慰的,却是赵光美。

    孙悦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会是赵光美真把吕蒙正的腿给打折了吧。

    便听赵光美义愤填膺地道:“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那个姓吕的竟然如此待你,我都忍不了,要不要我去帮你揍他。”

    曹婉白了他一眼道:“哪都有你,要不是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不许你再添乱了,你走。”

    赵光美讪讪的,也不回个话。

    孙悦那颗八卦的心一下子可就燃烧起来了,他不过是闭门苦读了几天而已,又发生了什么狗血的事了?

    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些天来曹婉总去嵩阳书院找吕蒙正请教学问,这醉翁之意哪个不知,俩人发展的似乎也挺顺利的,虽然没人挑明什么,却是尽在不言中,这一切不知咋的被赵光美给知道了,好在他并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至少吕蒙正的腿还是完好的。

    可是后来呢,吕蒙正和曹婉俩人闹了一点小矛盾,因为吕蒙正把他俩交换的定情信物,五彩琉璃灯给卖了。

    其实这事挺好解释的,吕蒙正之所以被当时当做是寒门偶像,就是因为他家够穷么,孙悦估计他把那玩意卖了也是为了补贴家用,然后他俩就闹别扭了,再然后,赵光美突然跳了出来,告诉他那是宫里御用的五彩琉璃灯,想吓唬吓唬他,当然,他自己的身份也没瞒着。

    然后,事情就成这样了,因为吕蒙正之前一直以为曹婉只是个富商家里的女儿,商家女子和穷书生,多般配呀,可谁家的商人女子拿得出五彩琉璃灯?

    再加上吕蒙正看出了赵光美对曹婉的意思,不由的也就打了退堂鼓,从那之后便几乎没怎么跟曹婉见过面了,哪怕是曹婉主动找他他也是尽量躲着。

    嗯,简单来说,就是凤凰男突然发现白富美的真实面目,怂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