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六十三章 无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光飞逝,一晃眼又过了一个月,转眼间就进入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家里面,孙春明和老曹都在忙着赚钱,丰乐楼的生意火爆的不行,而自己则继续在三个老师的严厉教育下日夜苦读,曹军则每天练武练到深夜,曹婉似乎也从失恋的打击之中走了出来,天天老老实实地去上学,据说成绩可好了。

    最近孙悦发现自己的生活贼稳定,早起一杯豆浆,一个鸡蛋,一张脆饼,简单的温一会书,孙悦便带着功课去老师家里接受教导,轮番被三个一品大佬折磨一顿,中午便会去丰乐楼蹭一顿饭吃,顺便关心一下老爹的生意,自己再温习一会书,然后便回家玩耍,一直到吃晚饭,饭后再回书房做功课,做完了就睡觉,日子过得特别充实。

    这天孙悦从丰乐楼回了家,刚一进家门,就见赵光美和曹军俩人坐在院子里,对着扇大嘴巴子,啪啪啪,扇的可响了。

    “什么情况?”

    曹军哭着说:“悦哥儿啊,我们要死了。”

    一问才知,俩人是在嚼槟榔。

    这玩意自然也是孙春明新鼓捣出来的东西了,最近他找溶洞找的眼珠子都红了,却一直没有找到,赵光义那边的人又送过来了,只得暂且塞在老方那一块烧砖盖房。

    可是没有水泥,红砖的用途毕竟还是有限,冷不丁的多了这么多人,老方的生意都不好了,老孙同志灵机一动就想到了这么个玩意,还没开始卖,就在家里晒着,曹军这个嘴馋的货自然就先尝为快了。

    等到今天赵光美过来玩,曹军自然欢天喜地的拿出这样的好东西来跟他分享,一吃之下赵光美果然很喜欢。

    也不知老曹怎么忽悠曹军的,曹军居然以为这玩意咽肚会死,结果赵光美吃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还真就给咽了。

    赵光美吓坏了,他的那些侍卫一时间也吓得麻爪了,因为槟榔干这东西谁也没见过啊,结果,曹军特够意思的把自己嘴里的也给咽了,说要死一块死。

    然后,俩人就坐在院子里一边等御医一边等死,等了一会之后曹军说他困了,赵光美以为他要死了,便扇他嘴巴子,说这时候要是睡过去就醒不来了。

    后来,赵光美也困了……

    好一顿解释,俩二货才相信,原来这东西咽下去没啥事儿,然后两个猪头便搂在一起抱头痛哭了起来,正好,吓得半死的护卫也将御医给请来了,正好给他俩包扎脸。

    等他俩的脸包扎好了,也是没记性,居然又去拿那槟榔吃,孙悦也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嚼了两口发现晒的时间其实还不太够,也就没了兴趣,道:“你们两个也少吃一点,这东西少吃一点提神醒脑,但要是吃得多了,对身体其实还是有害的。”

    俩人点了点头,但却都没怎么当回事。

    赵光美道:“悦哥儿,这槟榔,我娘可以吃么?我想拿回去给我娘也尝尝”

    孙悦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到杜老太后好像就是今年死的,便不动声色地问道:“太后她老人家,近来身体可还好么?”

    赵光美叹息了一声,情绪也有点低落,道:“不太好,入了夏之后就一直不好,天热的时候起都起不来,前些时候还热晕了一次,大兄将她寝宫中放满了冰块,结果又因为太潮伤了腿,唉,御医说,不是什么毛病,就是太老了。”

    说着,赵光美居然还眼泪婆裟的了。

    今年的夏天热的邪门,听说扬州那边都热出大荒来了,莫说老太太,孙悦自己都受不了。

    想了想,孙悦道:“老太后的牙口若是咬得动,吃一点这东西倒是没啥,提神醒脑,我给你做一点降暑的东西,你回宫的时候给老太后捎着吧,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嗯,好的,那就谢谢你了。”

    想了想,孙悦决定做一道老黄瓜小排扁豆汤,去厨房找了一圈,便道:“军哥儿,你去给我买一点小肋排来,记住了是要羊的小肋排,最下边那根带小肉块的骨头。”

    曹军问,“啥是小肋排呀。”

    孙悦道:“你把上衣脱掉。”

    然后,孙悦在书房拿毛笔,在曹军的身上画了个圈道:“你到了肉贩子那,把衣服一脱,告诉他要这个部位的。”

    “哦。”

    然后,孙悦又拿出绿豆粉来,做了一点凉粉,浇上点酸汁,算是个配菜,又灵机一动,做了点奶油布丁,最适合老年人夏天零嘴。

    “宫里面应该有冰窖吧,这凉粉和布丁你拿回去,在冰窖里冻两个时辰,然后给老太后吃,应该能让老太后舒服一些。”

    “好。”

    “对了,嗯……老太后最近,有没有召见过枢密使?”

    “赵普?没有啊,我娘很少见外臣的,她又不理国事,见赵普干什么。”

    “呵呵,果然如此。”

    “什么果然如此?”

    “没什么,老太后年纪大了,你还是尽量多陪陪她吧,若是老太后召见了枢密使,你别忘了跟我说一声就是。”

    赵光美想了半天,还是没想明白为啥他娘要见赵普,又跟他有什么关系,不过出于对孙悦的信任,还是答应了下来。

    过了一会,曹军终于将东西买回来了,孙悦做好了凉粉、布丁、排骨汤,让赵光美拿着东西走了,望着赵光美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回到书房想做功课,却提着笔,无论如何也做不下去。

    如果说之前他只有七成把握,现在则是已经有九成了,金匮之盟,是假的,这封最终要了赵光美性命的东西,不过是历史上赵普编出来投效赵光义的投名状而已。

    可是,想明白又能有什么用呢?自己终究,什么都做不了,就像老爹说的,小人物而已,去琢磨这种层次的事,两个字就能高度概括:有病!

    孙悦摇头苦笑,一个人最可悲的不是他不知道明天将要发生什么,而是明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自己却无力改变,有时候先知,真的是一件挺痛苦的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