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七十五章 士大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理所应当的,孙悦顺利的通过了中书省的复试,并在随后不久的天子推恩环节中表现优异,被赐了进士出身,并授官翰林院行走。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孙悦便是一名士大夫了,而孙家也从一介寒门,变成了真正意义的官宦人家。

    赐进士出身这种事连孙悦自己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但却没想到会被赐个翰林行走,这就很让他诧异了,虽然这只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但他毕竟才八岁啊,哪有八岁少年当官的?

    北宋历史上,被童举赐官的,最年轻的记录应该是杨亿,赐秘书省正字,年十一,自己要比他还足足小了三岁。

    他也不想想,这次他表现的如此优秀,若是他不赐官的话,别人还怎么赏?况且翰林院行走这职位其实也说不上是官,更多的是给了他一个出入翰林院翻阅资料,观政学习的资格而已,比之翰林院编纂还要差上好几个档次呢,简单理解的话,有点类似于一千年后的党校旁听生,前途无量,实权屁也没有。

    而其他人中,王旦的水平虽然还差着点意思,但五岁的年龄也足以给他个神童之名,被赐绢二十匹,这点玩意对他们家家境来说也就是他自己的零花钱,可关键是有面子啊,听说他爹这两天上朝的时候的仰着脸走路。

    而李沆也算是不错的,被赐了个童子出身,只有吕蒙正,跟孙悦一样都被赐了个进士出身,授翰林院行走。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虚的,真正落到实处的,孙悦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终于结束了,从此以后,他们兄弟四人都将去国子监进修,为将来考进士而继续奋斗。

    换句话说,他们以后就是同窗了,不是都说男人四大铁么,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脏,一起同过窗,一起剽过……咳咳,反正就是这意思把。

    北宋前期,太学还没有太学,国子监虽然是全国最高学府,但实际上却更类似于一个贵族教育机构,里面的子弟全是家里蒙荫的纯正二代,数量不超过一百人,以宋初时的科举难度来说,基本上它考上进士的比例还是很高的。

    至少在宋仁宗建立太学之前,论教育质量恐怕全天下的书院加起来都没法跟国子监相比,当然了,这对寒门子弟来说绝不公平,属于宋初陋习的一部分,以前孙悦也没少吐槽过这样垄断教育资源的制度,但现在轮到他成为了受益方,那感觉,爽啊。

    当然,眼下不管是朝野士林还是平民百姓,所关注的重点都不是他们,而是刚刚被罢免了兵权的石守信等人。

    事实上,几乎就在孙悦如愿以偿的被赐进士及第,成为一名光荣的士大夫的同时,孙春明的溶洞考察工作也已经做得差不多了,用土法做水泥虽然麻烦,但至少要比用粟米方便得多,在有了足够的石灰之后,孙春明很快就将水泥给研制了出来,并斥巨资在洛阳建了一个原始版的水泥厂。

    多亏了有慕容家的帮衬,否则他这个水泥厂还真没法建的这么顺利。

    至于水泥的用途,第一批当然是先拨给了孙悦和赵光美的滑板俱乐部了,有了这东西,俱乐部的建设速度加快了很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他们进国子监读书之前就能搞定了。

    这东西一研制出来,马上就爆发了它巨大的威力,尤其是跟之前孙春明之前烧制出来的红砖相结合,马上就跟产生化学反应一般的在大宋掀起了一场建筑革命。

    开封城作为一个平均每年着火一百多次的城市,还有谁能比赵光义更明白木房子的痛?要知道在宋朝的律法中,哪怕是皇帝出巡,都得给消防队让路,可见这火灾威力之大,稍微控制不好半个城烧光都不是不可能。

    更何况,像是修路啊,修桥啊,修城墙啊,方方面面的,哪不用水泥?而出乎孙悦意料的是,孙春明在水泥上居然几乎是以几乎没有的利润在做事,接下了好多好多的工程。

    对此,孙悦感觉很是欣慰,他特别不能理解,前世看的那些网络小说中,仗着点科学技术就要牟取暴利的主角们,你们有那个命赚钱有命花么?

    钱这东西,有丰乐楼在他们家根本就不缺,至少孙悦现在花钱的时候已经很少问价了,再多的钱对他们来说也就是个数,他们看中的,是这门生意对社会的影响力,说白了,孙春明自从知道他把前朝太后给睡了以后,越来越有危机感了。

    所以他几乎以不赚钱的微薄利润发展这水泥厂,换来的除了赵光义的好感之外,更还有源源不绝的订单,而源源不绝的订单自然就要源源不绝的人手。

    哦,顺便说一句,孙春明之所以几乎没利润,是因为他给他的员工开的薪水比外面其他资本家要高出一大截,赚的那点钱都给工人们开工资了,他甚至还主动给他的员工分股,然后大量的吸收赵光美手下的将士家属和慕容延钊以前的老部下。

    说白了,这就是利用社会影响力给自己穿护甲呢,此举不但将慕容延钊和赵光美两人的大腿牢牢的抱紧,更是给自己织了一张大大的保护网,等以后他的水泥生意做大了之后他还会招几千个,甚至更多的工人,若算上产业的上下游,他能拉动几万人甚至更多的就业问题,全是军属,这样一来就算是赵大也不会轻易的动他了吧?睡前朝太后的事儿,或许也就不是个事儿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个宏伟蓝图而已,真想要做到这份上,少说还得好几年的时间。

    孙春明当然不是一个蠢人,不会把自己的小命完全系在赵匡胤对符氏的态度上,所以在他实现几万军属靠他吃饭的理想之前,他很快就将目标瞄上了一个新客户:石守信。

    慕容延钊的靠山固然很硬,但他还是觉得不太稳妥,而赵匡胤的第一亲信石守信也就成了最棒的选择,在杯酒释兵权之后,虽然石守信的实权已经半点不在,但却是一票大佬中唯一一个还留在京城,担任禁军高级将领的人。

    而赵匡胤给这些大佬的任务也很简单,吃喝玩乐四个字足以。虽军权不在,但一应赏赐却是毫不吝啬,换句话说,就是这哔现在可有钱了,正发愁怎么花呢。

    于是孙春明便请了慕容延卿从中牵线搭桥,由孙春明请石守信在丰乐楼,吃了个饭,好好跟他商议了一下,如何用新材料建造超级豪宅的问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