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七十三章 义结金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概等了有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收卷的时间终于到了。

    李沆一脸自信的走了过来,见孙悦和吕蒙正真的在等他,高兴地道:“好兄弟,真够意思,眼看着中午了,我先请你吃饭,除了丰乐楼,开封城有名的酒楼随便挑。”

    吕蒙正笑道:“那还真是巧了,咱们这位孙大少爷,除了丰乐楼之外,别人家酒楼可是从来不去的。”

    李沆一愣,“这么阔气么?”

    孙悦笑道:“哪有什么阔气的,恰好丰乐楼是我们家的产业而已,我与李兄也算是一见如故,还是我来请吧。”

    李沆一笑,肥肥的大脸都抖动起来了,“那我可就多谢孙兄弟了,我这人最爱吃了,早听闻那丰乐楼的菜做的犹如天上人间,大内都比不得,就是太贵,一直没舍得去吃。”

    说着,三人就要结伴去吃饭,正好那监考的官员手里拿着卷子走过,三人自然纷纷拱手行礼,便见那老师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却是王旦。

    “考官考官,我的卷子,我的卷子写完了,求求您收了吧。”

    考官冷着脸道:“时间已经过了,考试资格作废,不用说了。”

    王旦很失落,大饼子脸一抽,眼泪吧嗒吧嗒的就往下流,虽说他这次来参加童举纯粹是来凑热闹的,但好不容易答完的卷子人家连收都不收,心里还是非常不是滋味的。

    吕蒙正于心不忍,出言道:“这位考官,你看他才这么小,能答完这试卷已经很厉害了,您就破个例,收了吧。”

    考官冷哼道:“破例?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又是在干什么?童举也是科举!”

    孙悦道:“你这考官,可知道他是谁么?”

    王旦大惊,虽然他爹是监察御史,但这要是把他爹搬出来压人,那可就太丢人了,连连对着孙悦摆手。

    考官冷哼道,“我管他是谁,谁的儿子也不能在科考上破例。”

    “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哼,你是谁也没用。”

    “哦,不知道啊。”

    说着,孙悦一把抢过王旦和考官手里的卷子,齐齐往天上一扔,来了个天女散花,大喊道:“快跑!”

    说着,这货拉着王旦,领着吕蒙正和李沆,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只留下考官一脸的懵逼,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虽然很想去追,但毕竟还是卷子更重要一些,于是连忙把地上的卷子都捡了起来,恨恨地骂道:“小犊子,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

    跑出去一段距离,四个小孩都有些气喘,尤其是刚五岁多点的小王旦,更是已经不行不行的了,还是感动地道:“谢谢你帮我。”

    李沆却后知后觉地道:“唉?不对啊,我就是想玩个滑板而已啊,我跟你们不是一块的呀,我装不认识你们不就完了?我跟你们一块跑什么,这要是复试的时候被认出来,岂不是我要陪着你一起死了?”

    孙悦笑了笑,暗道,这李沆毕竟还是见识短了些,便对吕蒙正道:“吕兄,你来给他解释解释。”

    吕蒙正笑道:“李兄不用担心,今日那官员是国子监的,而且应该只是个小官,咱们复试的地方在中书省,以他的官职应该见不到咱们,况且国子监相对中书省来说毕竟只是小衙门,这事他根本不敢往上面去捅,跨着好几个衙门呢,肯定没事。”

    王旦奶声奶气地道:“吕大哥好见识啊,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吕兄的家中也是在朝中做官的么?”

    “不是,只是最近跟在师父身边,耳濡目染的见得多了些而已。”

    李沆道:“敢问令师是?”

    “哦,蒙司空赏识,跟在他身边帮着修史。”

    李沆一惊,倒吸一口冷气道:“原来是司空大人的高足,失敬失敬。”

    吕蒙正苦笑道:“我算是哪门子的高足,这位孙少爷,那才是真正的名师出高徒。”

    李沆还待再问,便被孙悦打断道:“行了,莫说这个了,走吧。”

    说着,便领众人往丰乐楼走去,反倒是李沆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本来么,他其实就是想多玩一会滑板,并没有真的拿孙悦这个半大孩子多当回事,眼看着这三位同期似乎都有着通了天的背景,自然便升起了一点结交之心。

    偷偷问吕蒙正道:“不知这孙兄弟的师承是?”

    “鲁国公教他刑律,右仆射教他兵法,我师父只教他经史。”

    “嘶~”

    李沆听了之后直挫自己牙花子,这是太子在微服私访不成?

    来到丰乐楼,为表重视,孙悦特意上了三楼找了一屋,当然,这也跟太后新丧,酒楼里没有娱乐活动生意不景气有关,否则他想上三楼,孙春明都舍不得让他占座。

    “李兄,我家这酒水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别人家还喝不到,我独喜欢这啤酒,今日与李兄一见如故,干一杯如何?”

    “哈哈哈,孙兄弟真是个痛快人,干了。”

    吕蒙正笑道:“那也带我一个吧。”

    王旦道:“还有我呢还有我呢,我也要喝。”

    “去,小孩子喝什么酒,喝你的果汁去。”

    王旦嘴一撅,不高兴了,嘀咕道:“好像你比我大多少似得。”

    “人小鬼大,你便以那果汁当酒,与我们干一杯吧。”

    王旦大喜,他天生比较早慧,属于真正的天才,搁后世就是最强大脑那种,但难免和周围同龄人会有些格格不入,尤其是他长得还巨丑,身边的小孩子都不愿意跟他玩,他还真挺喜欢这三个大哥哥的。

    喝什么不重要,只要带着他一块玩就行。

    如今这丰乐楼中午也没有赶趁的人了,反倒是更利于他们几个人聊天,三碗五碗的酒水下肚,众人都有些嗨,要知道桌上的三位可都是青史留名的贤相,哪个也不是什么凡人,就连五岁多的小王旦,偶尔也能蹦出一两句名言,孙悦的学识渊博,比众人多了一千年见识,又经后周三相联手教导,却也不比他们差,很快,四人都有了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丰乐楼是自己家开的买卖,酒食一道也算是还不错,今日与二位投缘,我便替我爹做主,送两张会员卡,当做是见面礼了吧。”

    李沆道:“兄弟,你这礼有点贵重啊,我听说这丰乐楼的会员卡,可是三千贯一张啊。”

    孙悦迷迷糊糊地道:“钱算什么,小爷我有的是,小爷差的不是钱,是特么感情。”

    吕蒙正笑着解释道:“你也不想想这丰乐楼的利是多大,他送你这一张会员卡,你吃三千贯的,他们家成本也就是三五十,还是收着吧。”

    王旦突然道:“我也很喜欢三位哥哥,既然如此,咱们不如索性结拜了吧。”

    李沆一听眼睛都直发光,连忙表示同意,要知道这三人中就数他是全无跟脚的,王旦有个做御史的亲爹,吕蒙正家虽然穷却有个当司空的老师,孙悦这货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寒门,可他眼睛太小,反正是没看出来寒在哪了。

    至于吕蒙正,则瞅着孙悦,显然是听孙悦的。

    孙悦一拍桌子道:“好!难得跟三位兄弟如此投缘,从今天起,咱们就结为异姓兄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