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七十章 施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春明失魂落魄的回了家,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一样。

    要知道孙春明穿越过来一年半,这还是他的第一次,甚至因为孙悦的娘早死,他在穿过来之前就已经旱了好多年了,就连杨蓉,他这么长时间都一直是发乎情止乎礼的。

    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精虫上脑?还是怪那啤酒酿的太醇厚?反正现在回想起来,只感觉当时自己跟中了邪似的。

    一进家门,就看见孙悦要往外走,不由道:“干嘛去?”

    “去给太后守一天灵,好歹老太太给了我二十万贯不是。”

    “哦,去吧。”

    孙悦诧异道:“爹,你这是咋了?跟丢了魂似的。”

    “嗯?没事,去吧,三大王心情肯定很不好,你多宽慰宽慰他。”

    “知道了,那我走了。”说着,孙悦就踩上了他的滑板。

    “等等。”

    “嗯?有事?”

    “那个道姑……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三大王,她是谁。”

    “哪个道姑?”

    “就那天你给她做布丁吃那个,她既然知道布丁,肯定是杜老太后接触得着的人,可能……三大王会知道她是谁吧。”

    “哦,那个道姑啊,怎么,你看上人家了?”

    孙春明没答,但忍不住的想起了刚才短暂的迤逦时光,脸上不由得一红。

    孙悦自然不知道他们已经办过事了,见状却是大喜,他一直都觉得老爹太孤独了,上辈子就为了自己打了几十年光棍,这辈子身边能有个人,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哦了,爹你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给你办的妥妥的。”说着,孙悦兴高采烈的踩着滑板走了,还在路上抹了把脸,极力换回一副悲伤的表情。

    看着孙悦的背影,孙春明抬起手,狠狠给了自己一嘴巴,低声骂道:“这特娘的算是什么事儿啊!”

    就这么魂不守舍的等了一天,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孙悦顶着俩硕大的黑眼圈就回来了,有气无力地道:“张姨娘?张姨娘?有吃的么?我要饿死了。”

    孙春明出来道:“别喊了,昨晚上老曹一宿没回来,张氏在屋里生闷气呢,别麻烦她了,我都给你做好了,你看,你最爱吃的煎饼果子,还有糍粑,脑花,你要吃哪个。”

    孙悦瞥了孙春明一眼,道:“呵呵,今天你对我可真好,唉呀妈呀饿死我了,一宿啊,啥都没吃,还不敢睡觉。”

    孙春明满是期盼地道:“昨天我交代你问的事,你问了没有?三大王知不知道那道姑是谁?”

    “知道。”

    “是么?谁啊。”

    孙悦摇了摇头道:“他虽然知道,但是没告诉我,还说我打听她干嘛,我说你想找她续弦,差点没让他在灵堂里笑出声来,他让我告诉您,甭问,甭打听,知道了吓着您,您跟她一丝一毫的希望都没有,还说以后少跟一她见面,能不见最好别见。”

    “这……怎么会这样?我不过是想知道她的名字,难道这也不行么?”

    孙悦皱眉道:“什么情况?你咋还激动了?”

    “没……没什么。”

    “爹,以三大王的性格来说,那女人就算是他大姐,他也不可能不跟我说的,能让他都感觉棘手的女人,一定是个很大很大的麻烦,爹,咱算了吧,趁着现在还什么也没发生,当断则断吧。”

    孙春明脸上抽了抽,也没说什么,只是等孙悦吃完了饭,沉默的把碗筷收拾了一下,也回屋躺着去了,举国守孝,他现在反而没什么事。

    可结果,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子里想的就全是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唉!你到底是谁呢?”

    …………

    不理会孙春明那边的相思病,一觉醒来,孙悦十分舒坦的抻了个懒腰,感觉浑身都舒爽了。

    起床,孙悦嘴里哼哼道:“老子今天不上班,想咋懒我就咋懒~”

    是的,孙悦终于不用再做功课了,因为他一直在等着的童举,终于快要开始了。

    难得的,他的三位一品的老师,终于不再给他布置作业了,只是让他回家好好再背一背六经,尤其是孝经和论语,别再阴沟里翻了船,这要是考不上,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于是,对其他考生来说的考前复习,对他来说却相当于一个可以愉快玩耍的假期,若不是因为老太后刚死全国都在守孝,他都想摆酒大吃大喝开派对了。

    当然了,虽说是举国守孝,但如果要在家里玩闹的话朝廷也是不管的,但问题是孙悦穿越这一年半,真正知心的朋友竟然只有赵光美一个,就连吕蒙正,他也不觉得那算是他的朋友。

    说起吕蒙正,如今这位寒门偶像基本上已经算是被他收服的小弟了,对于他提出的,让他帮忙照看滑板俱乐部的想法,再经过了几天的犹豫之后,终于还是答应了,并对孙悦表示千恩万谢,孙悦也没推辞。

    一来,他和他娘以后都可以住在俱乐部里,还可以领一份工钱,他娘也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改善他们的生活,二来么,那吕蒙正又不是傻子,杨蓉都能猜得到的东西他如何猜不到?

    如今的吕蒙正跟在王溥身边,进展几乎可以说是一日千里,甚至他那颗对曹婉已经死了心都有点要重新萌动的意思,经过王溥亲自鉴定,他考上进士不过是早晚的事而已。

    与他的学识一道增长的,自然就是见识了,以前的他,只是个读死书的书生,圣人之言记在心里,但具体有什么用他也不知道,如今在王溥的提点之下,自然对政治对官场都有了新的理解,孙悦的这个滑板俱乐部旨在将开封城的纨绔子弟一网打尽,三大王的生意也不用担心会出什么岔子,这固然是孙悦拓展人脉的手段,可难道就不是他的机会了么?

    要知道,孙悦怎么也是个寒门,而他们家,却是连个门都没有啊!

    所以虽然吕蒙正嘴上没说什么,但孙悦对他的这份恩情他却是记在心里的,先是把他介绍给魏仁浦,如今又将这样的事情相托付,虽然对孙悦来说似乎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但对他来说,说是再造之恩也不过分了。

    当然,孙悦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嘴上啥也没提,可不代表他心里啥也不想,君子不计人过,不忘人恩,这样大的恩情,若是有朝一日用得到的话,吕蒙正这个君子用命来换都不奇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