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六十一章 嵩阳书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本心上来说,孙悦一点也不想掺和这种狗血的爱情故事里,青春期的男男女女,可以因为一个眼神而爱的轰轰烈烈,也可以因为一句错话而恨的咬牙切齿,说白了就是荷尔蒙分泌过盛,没个准普,谁还不是从那时候过来的啊,多经历些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将来最珍贵的回忆。

    但是,曹婉这事儿一头牵着赵光美,一头牵着吕蒙正,这就很尴尬了。

    想了想,孙悦拍了拍曹婉的背道:“你也不要怪他,你自己也是苦出身,那个五彩琉璃灯卖出去少说也值三四十贯钱,你应该知道对一个穷苦人家来说三四十贯钱意味着什么。”

    曹婉不说话,噘着嘴,明显还是很生气,赵光美倒是颇为不爽地瞥了他一眼。

    “我去找他谈一谈吧,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欺负了我阿姊不是。”

    曹军道:“我也去我也去,我最近新学了好厉害的功夫。”

    赵光美道:“我也去。”

    曹婉瞪了他俩一眼道:“你俩不许去。”

    好半天,曹婉才对孙悦道:“你去的话,好好跟他说,若他不想我再去,我以后不再去找他也就是了。”

    说着,曹婉还将白玉灯找了出来,道:“他若是不想我去见他,你就把这个还给他。”

    孙悦点了点头,接过东西,搂着赵光美的肩膀把他拽走。

    出了屋,赵光美的眼神更加幽怨,却没说什么,孙悦笑道:“怎么,不怪我不帮你说话么?”

    赵光美摇头道:“我是王爷,将来的王妃不是哪个开国元勋的女儿孙女就是哪个大将的妹妹,跟她没戏,总不能让她做小吧,你不帮我说话,很正常,我也从没有过非分之想,只觉得,能做个好朋友就挺好。”

    孙悦很诧异,想不到赵光美还有这觉悟,倒是挺刮目相看的。

    “怎么?是不是很吃惊我这么豁达大度,你是不是以为我就是个不懂事的纨绔子弟?”

    孙悦思考了一下,道:“是啊。”

    赵光美脸一黑,不理他了。

    不过没多大一会,赵光美还是忍不住道:“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阿姊能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好人家,那姓吕的虽不能说是家徒四壁,却实在是穷的厉害,穷的厉害也就罢了,男儿有志不患穷,我大兄年轻时也偷过菜,但最起码一个男人不能没有担当,不能没有自信,不过是一个琉璃灯而已,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他却因为这么个东西退缩了,实在不是什么良配,我压根没怎么吓唬他,真的,哪有他这个样子的,话都不说明白,躲着不见人算是怎么一档子事?”

    孙悦道:“你既然没有非分之想,气的这么义愤填膺的干嘛。”

    “我……我作为你的友人,你阿姊被小白脸欺负了,我抱打不平行不行。”

    孙悦笑道:“你是不是想说,即使做不成一对,也要做她的骑士,暗中守护着她之类的,看到她过的好,你就开心了。”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对个屁,这在我们老家那,叫作备胎,行了,你甭管了,既然你没有非分之想我也就放心了,但愿你自己不要忘了就好,吕蒙正的事,交给我就是了。”

    说着,孙悦便招呼着曹军,找了俩之前买下的相扑士,拴好一辆牛车,抱着他上了路,直奔嵩阳书院而去。

    说起来,孙悦本来也是打算过些年自己长大一点就来这读书的,对于自己一介寒门子弟,嵩阳书院或是睢阳书院差不多是通天的唯一一条路了。

    只不过生活中的猝不及防总是会在不经意间闪了他的腰,后周三相的共同教导,一下子就让他重温美好大学生活的念想泡了汤。

    骄阳似火,坐在牛车里烤的难受,但好在开封到嵩山本来也没有多远,所以晃晃悠悠的孙悦还没来得及在牛车上睡一觉,就到地方了。

    孙悦抬头看了看,确实是绿树成荫,奇石环绕,倒也是好一副雅致景象。

    此时的嵩阳书院虽然不及后来那般的赫赫名头,但也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求学圣地了,被官方赐名为太乙书院,门口由汉武帝刘彻亲封的三颗‘大将军树’和李林甫亲自撰写的大唐碑,似乎是在向人们炫耀它光辉显赫的历史。

    好歹自己也是一个读书人,孙悦觉得,自己还是有一个向学之心的,来到这么神圣的地方,一定要郑重一点,于是他下了车,让黑四姐将自己放下来,徒步沿着高高的台阶爬了上去,累的跟王八犊子子似的,好不容易才推开书院沉重的大门。

    然后,他便看见一群二十多岁的士子,光着膀子咧着环,正抱着个大西瓜啃的可来劲了,吃的满身满嘴都是,还有十几个少年,脱得干干净净地泡在泉水里,伸着舌头跟死狗似得。

    说好的儒家圣地呢?

    众士子本来懒洋洋的,毕竟现在只是宋初,大热天的其实没什么人来拜访他们书院,一看孙悦身后的黑四娘是个女眷,连忙胡乱将衣服穿好,一时间都有点尴尬,毕竟这样太有辱斯文了。

    而那些泡在河里的士子惊慌之下倒也聪明,没有一个站起来穿衣服的,只是简单翻了个身,把头一低,放眼望去全都是一个个的屁股,反正不看脸这些屁股们长得都差不多。

    黑丝娘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她以前可是当过娼妓的,啥没见识过,她甚至能通过这些屁股蛋上的纹理来判断一这些士子中哪个比较肾虚。

    好吧,其实想想也正常,谁规定儒生就必须时时刻刻严严正正的了,说到底嵩阳书院再大的名头也不过就是一书院罢了,里面又没有女眷,这大热天的太阳恨不得能把人给烤干似得,也不会有人爬这五岳之首的嵩山,这帮人彼此间都那么熟了,怎么可能还像他想象中那样,规规矩矩的穿着儒袍在一块吟诗作对复习功课。

    不过孙悦却皱了皱眉,难道阿姊平时来嵩阳书院,也看过这样辣眼睛的景象么?

    便有一好不容易穿好衣服的儒生三两步走了过来,对着孙悦一礼,不无幽怨地道:“敢问贵客大热天的爬上来,可是有事?”

    “额……我找吕蒙正。”

    “吕兄?吕兄并不是我们书院的学生,他们家在山脚下,他娘搭了个茅草屋,平日里帮我们洗洗衣服什么的补贴生活,还种了两亩西瓜,偶尔会上来卖,你要找他的话,上山来干什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