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六十四章 请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屋外的鸟叽叽喳喳的乱叫,像个闹钟似的将孙悦吵醒,昨晚上想那金匮之盟的事失眠了半宿,以至于他现在迷迷糊糊的,用嫩柳枝刷牙的时候,咬啊咬啊咬,居然稀里糊涂的就给咽下去了。

    呸,真难吃。

    用洗脸泥洗了把脸,这里面有一点薄荷花成分,倒也算是精神了许多,稀里糊涂的对付了一口早餐,便将作业用胳膊一夹,踩着滑板车就去找三位老师学习去了。

    到了司空府,亲切的跟门房打了招呼,一个帅气的动作将滑板车踩起来拎着,熟门熟路的就进了书房。

    “王司空早上好啊,昨日家里做了点布丁,拿了点孝敬您,您放在府上的冰窖里,等凉快了再吃,最是解暑。”

    王溥和魏仁浦一样,对他有师徒之实,却无师徒之名,平日里也不让他以师父相称,对外并不承认他是自己的弟子,虽然孙悦心理上早就拿三位当师父了,但嘴上却只能叫大人,这是三位宰相怕后周遗臣的身份耽误他的前途,他自然不会不识好歹。

    王溥放下书笑道:“你这臭小子,倒是有心了,这就是你昨天托三大王之手进献给太后的避暑佳品?可曾给道济兄和文素兄送去了?”

    “自然已经差人给送过去了。”

    王溥点了点头,吩咐吕蒙正交给下人,放冰窖里冻好,不一会,吕蒙正又端来一盘子水果,都是冰好了的,放在桌上道:“老师、孙兄弟,天气炎热,还是吃点水果吧”。

    “多谢吕兄。”

    王溥如今编纂唐会要,文书工作多得令人发指,那天他去史馆查资料,两个小翰林居然没给他安排座位,虽说事后两个小翰林被上官狠狠地骂了一顿,他却莫名受了刺激,能不去,就尽量不去了。

    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翰林院的翰林都是一甲和二甲出身的新科进士,前途无量,同样是编书,谁也不愿意跟着他这么个过时的人,要了几次助手总觉得人家不情不愿的,偏偏以他的身份还不好跟他们一般见识,呵呵,所谓司空,叫着是真好听,高官厚禄自然也从没吝啬过,但实际上在翰林院,却是已经连狗都嫌了。

    正因此,孙悦将吕蒙正介绍过来之后王溥十分高兴的就留在了身边,虽说此时的吕蒙正才能上还不能跟翰林院的那些新科进士们比,但这小孩聪明啊,过目不忘的本事比孙悦还要厉害三分,而且对他恭敬有加,伺候的无微不至,几天的功夫他就喜欢的不行。

    而对吕蒙正来说,自然更是一场造化了,以他的本事,科举所要考校的论语、春秋等书自然早就倒背如流了,差的就是诗词和策论,而唐会要却是专门搜集唐朝的文章、骈文、策论、以及典章制度的巨献,在一旁帮忙之下捎带手的看看,时不时的再让王溥给指点两句,一天的功夫能顶之前在嵩山脚下一个月的,对孙悦这个恩人自然也极为感激。

    这会见王溥开始考校孙悦功课,吕蒙正自然而然的赶忙在一旁聚精会神的‘偷师’,孙悦差不多三天来一次,他也就三天听一次,每次都会有醍醐灌顶之感,虽然他底子有点薄,但好在足够认真,倒也不至于听不明白。

    讲了一会,眼看着差不多中午了,口干舌燥的王溥也就停了下来,布置好作业,也就差不多了。

    “今天就到这儿吧,不过要记得温故而知新,三天后再来,要讲出新的见地来才行,知道么?”

    “是,那司空我就回去了。”

    王溥点了点头道:“嗯,小吕也先回去吧,我下午有点事,不编书了,明日早晨你再过来。”

    “是,老师。”

    出了门,就感觉炎热的空气像是把人烤化了一样,用扇子扇的风到了脸上都感觉是烫的,孙悦道:“吕兄,还没吃饭呢吧,走啊,我请你吃一顿。”

    “这……还是不用了吧,我不比你们这些贵人,一天只吃两顿饭。”

    孙悦笑道,“我们家一做生意的,算是哪门子贵人?走着吧,你不吃我也得吃,吃自己家的东西又不用花钱,跟我还客气个啥。”

    说着,孙悦把滑板往地上一放,对吕蒙正道:“上来,正好与吕兄把酒言欢一场,怎么,莫不是嫌我年幼,不屑于和我这个小破孩做朋友?”

    吕蒙正连忙摇头,这孙悦虽然年纪小,但他可没有一点托大的胆子,自己拿那王溥已经当亲爹一样的去伺候了,却只换来了一个记名弟子,只有在心情好或是顺手的时候指点一下,这位,可是同时被范质、王溥、魏仁浦三位宰相用心去教育的妖孽,这三位可都是三师三公一级的人物,这妖孽享受的那可真是货真价实的太子待遇。

    见孙悦确实是盛情难却,便只得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孙兄弟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本应该是我请你吃饭谢谢你的,倒是让你来请我了。”

    孙悦闻言哈哈大笑道:“那倒不必了,我一个丰乐楼的少东家,要是让别人知道去别人家吃饭,我们家买卖还开不开了,要说那丰乐楼,你可请不起我,快点的吧别墨迹了。”

    吕蒙正只好站了上去,孙悦踩在他后面,侧着露出个脑袋看前方,脚一使劲,嗖~就走了。

    等到了地方下了滑板车,吕蒙正就对丰乐楼大门前的彩欢门咽了口口水,门口两个伙计,头戴方顶样头巾,身穿紫衫,脚下丝鞋净袜,见是孙悦到了,连忙极为狗腿的招呼。

    孙悦对此自然已经习惯了,等吕蒙正从滑板上下来随手将滑板踩起来一扔,昂首挺胸的就走了进去,反倒是吕蒙正,从来没受过这待遇一时间居然还有点手足无措,尤其是那伙计一抬手便抖出了一点香露水洒在身上,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略微有些丢人。

    进了门,正好孙春明今天也在店里,毕竟是新开张的买卖,后厨对他那些新式菜品也并没完全摸透,所以他在这看着点,吕蒙正自然连忙跟他以长辈之礼见了礼。

    一落座,便有两个小姑娘迎了上来,将一些羹汤果干之类的东西摆了过来,这样的女人在宋代叫焌糟,类似于啤酒妹,自然是要着红裙的,上身也稍微穿的诱惑了一点,她们的工作性质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啤酒妹,孙悦见吕蒙正俩眼睛直勾勾的往不该看的地方看,笑道:“吕兄可是要叫两个姑娘陪酒?”

    吕蒙正的脸色腾的就是一红,连连摇头给拒绝了,便见孙悦笑着道:“把这些撤下去吧,吕兄喜欢吃甜瓜,去取几个冰过的甜瓜过来便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