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六十五章 道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兄弟如何知道我喜欢吃甜瓜?”

    “呵呵,猜的,吕兄喜欢吃什么。”

    “客随主便,你决定就好。”

    “来一个红烧肉,来一个狮子头,再来一盘炒时蔬,再要一个凉拌海蜇皮”,点完菜,孙悦笑道:“都是些猪肉,吕兄可以尝尝,这猪肉价格便宜,一般人不爱吃,无非是不会烹制而已,其实做好了,味道并不比羊肉差,吕兄如今给司空做住手,也是辛苦了,回头我来教你这猪肉的烹饪方法,你回去让婶婶做了给你补一补。”

    “多谢孙兄弟好意。”

    取了一壶上等的加了冰块的啤酒,孙悦便与吕蒙正聊了起来。

    日上正午,正是丰乐楼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孙悦和吕蒙正也就没上楼,就在一楼大厅里聊了起来,吕蒙正头一次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吃喝,自然吃的极为高兴,只是吃了个七八分饱之后便不吃了。

    孙悦又吩咐后厨整两个硬菜打包带走,让吕蒙正给他娘带着,毕竟百善孝为先,吕蒙正也没有拒绝,一边聊天,一边欣赏来人赶趁。

    所谓赶趁,无非是说书唱戏之类的罢了,中午的时候一楼是没有小姐姐歌舞娱人的,孙春明之前又是干这个的,因此自然而然的,丰乐楼不管是说书的还是唱曲的,远非其他酒楼能比。

    此时,那说书人正在讲三国,说书人都是练过的,每个人只对着一两桌客人,保证他所说的你都听得清清楚楚,却不会影响了其他客人。

    听了一会,吕蒙正赞叹道:“我也算是个三国迷了,从小到大听了少说也有七八个人说的三国,但与孙兄家的三国相比,实在是糟粕的紧啊,敢问这三国,可是令尊所作?”

    “不错,是我爹搜集了许多三国话本之后重新整理过的。”

    三国演义自然并不是罗贯中一个人写的,事实上早在唐朝时就有三国,只是说书人所说的三国源于民间草根,其中自然有许多不切实际甚至前后矛盾的地方,最关键的是,太俗,纯属给村姑闲汉听的东西,难登大雅之堂。

    能来丰乐楼吃饭的,自然都是风雅之人,也因此孙春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三国话本收集了个八九不离十,结合前世单田芳老师讲过的评书,自己修改的,虽比不上罗贯中的三国演义精彩,但比起此时市面上所流行的三国,却的确强的多的多了。

    “原来令尊也是一代探花之才,真是失敬了。”

    “家父一心从商,做我坚实的后盾,却是没有入仕的打算的,评书戏剧,是家父的兴趣所在,其实家父的博学,也是不弱于人的。”

    说着话,便见楼里进来一个年轻道姑,看上去似乎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皂色大袍没有任何花纹图案,但料子却是极好蜀缎,脚踩一步靴,手拿一拂尘,头上带着一道冠,脸上虽不施粉黛,却极是干净,眉宇间英气逼人,姿色气度比之杨蓉尚且稍胜三分,孙悦只是无意中一瞥,便忍不住的想要多看两眼。

    道姑手中略微掐了个法诀,算是施了个礼,对着伙计道:“小哥儿请了,咱们店中可有布丁在卖?”

    孙悦耳朵一动,马上便神色一重,那布丁是他昨天心血来潮搞出来的,总共只做过两锅,一锅给赵光美拿去孝敬老太后,另一锅今天送给了自己的三位师父,这道姑是从哪知道布丁的?这道姑又是个什么身份?

    同样的问题,孙春明自然也想到了,很快就从后面出来亲自招呼,一见是个道姑,一时间也有些愣,那道姑依然行了个道家之礼,道:“可是孙掌柜当面?贫道这厢有礼了,敢问楼中可有布丁?”

    道姑很美,尤其是有些女生男相,眉眼如刀削一般,孙春明一下子居然看呆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赔罪道:“失礼了,还望勿怪。”

    道姑显然对此已经习惯了,又淡淡地问道:“楼中可有布丁?”

    孙春明道:“现成的布丁却是没有的,楼中冰窖较小,存的东西又较多,却是没它的地方,先长仙居可有冰窖?若是有冰窖的话,倒是可以现做一些,回去用冰镇上几个时辰,便能吃了。”

    “有的,那就麻烦孙掌柜了。”

    “仙姑稍等。”

    说着,孙春明过去踢了孙悦一脚道:“布丁咋做的来着?你去给我做几锅去,蓝莓的草莓的鸡蛋的一样一份。”

    “我做?”

    “废话,不是你做谁做。”

    “您直接说没有不就得了么。”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的。”

    孙悦无奈,只得跟吕蒙正告了个罪,去后厨做布丁去了,进厨房之前还回过头看了道姑一眼,又看了孙春明一眼,又看了道姑一眼,看了半天,看得那道姑都有些毛了,孙春明作势欲打,这才乖乖进了厨房。

    孙春明笑道:“不好意思,孩子比较皮,仙子快坐,天热,要喝点果饮么?”

    道姑想了想道:“我听说你们这新出了一款就叫啤酒,便给我来一杯尝尝吧。”

    “好嘞。”

    不大一会,孙春明便亲自端着两杯啤酒过来了,坐在道姑身边道:“啤酒加冰块,最是解暑,仙姑尝尝可还喝的惯么。”

    说着,孙春明居然自然而然的陪着坐了下来,一块喝了起来,那道姑嫣然一笑,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侧过脸去,不搭理他了。

    桌旁,赶趁人还在说着三国,那道姑听了一会之后,竟然听得入迷了,回头对孙春明道:“敢问孙掌柜,这三国是什么人改的?好生了得,不仅文采斐然,连其中的用兵之道,居然都是可堪一用的,书中的许多兵法,便是拿到战场上,也未尝不能与天下英雄争锋。”

    孙春明道:“正是在下。”

    道姑眼前一亮道:“孙掌柜通兵法?”

    “略懂一二。”

    道姑一笑,举起杯子道:“孙掌柜可真是个妙人呢,来,我跟你碰一杯。”

    说着,道姑用手中的一大壶啤酒跟孙春明一碰,咕咚咚一饮而尽,孙春明自然也奉陪到底。

    “仙子好酒量,好痛快,不知仙子在哪座仙观修行?”

    道姑嫣然一笑道:“你这店不错,有好吃的,好喝的,还有三国可以听,以后我会常来关照你生意的,至于我的来历么,孙掌柜还是不要打听得好。”

    正好这时候,孙悦已经将布丁做好了,道姑道了谢,施了礼,转身便走了,反倒是孙春明望着人家的背影,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孙悦古怪地看着孙春明道:“爹,你忘了收钱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