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七十二章 验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实在是想不到,考个童举的功夫,居然能见着未来的全德元老。

    既然是王旦,说真的,这次人家这童举未必就真是重在参与的,虽然,他才五岁。

    不一会,吕蒙正也踩着滑板过来了,亲切地和孙悦打了个招呼,看着小王旦踩着滑板玩的不亦乐乎,又听那些举子们的窃窃私语,很快就明白咋回事了,帅气的一踩,滑板就飞到了他的手里,道“这滑板真的很好玩哦,还有没有想要试试看的?”

    人么,都是从众的,一开始孙悦一个人推销滑板,众人都觉得这是个傻的,现在又来了一个推销滑板的,气氛马上就不一样了,再加上那个玩的特开心的那个孩子,众人一时间不由得纷纷好奇了起来。

    要知道,开封的繁华,远不是别的城市能比的,至少在此时北宋的地盘上是这样的,所以这些外地神童进京,其实都有点土包子进城的心态,见这三个明显是开封举荐的神童都在玩这个,许多人不由的就会想,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很好玩?

    毕竟都是十来岁的小孩子,再怎么神童爱玩的天性还是在的,很快的,大家便纷纷眼巴巴地凑了过来,孙悦自然也趁机开始兜售他的滑板俱乐部,从他的那张嘴里说出来,简直是天底下最好玩的去处。

    一个小胖子率先跑了过来,道:“我这么胖,也可以玩这个东西么?”

    孙悦笑眯眯地道:“可以啊,你怎么称呼?”

    孙悦早就注意到这个胖子了,因为他虽然之前也在,但看的却是浮世绘,也就是古时候的彩画,不穿衣服的那种,这对这些十来岁的少年人来说,已经很是大胆了,尤其还是在国子监的门口。

    “哦,我叫李沆,洺州人。”

    “噗~”

    “咋了?”

    “哦,没事没事,来来来,认识一下,他叫吕蒙正,你们俩握个手,我感觉你们俩以后一定会是一对好基,哦不,是好朋友。”

    这尼玛是要疯啊,李沆、吕蒙正、王旦、还差一个寇准,宋初四大明相就到齐了。

    想到此,孙悦还真四下看了一眼,嗯,应该没有寇准啥事,毕竟这货今年刚一岁,这要是也能来考试,那就不是天才而是妖孽了。

    其实想想也正常,毕竟能混上宰相高位的,哪个不是神童,吕蒙正和李沆都是三十岁高中,王旦这货更是二十岁就中了进士,年少时若是没个神童之名才叫奇怪了。

    不过,神童也好,明相也罢,那又能如何呢?不还是在玩滑板车呢么,吕蒙正那么大个宰相,不也成了自己小弟么,自己如今,不比他们差,以后若是愿意抱赵光义的大腿的话,一个宰相也是跑不了的。

    想到此,孙悦的一颗见到名人的心也就淡了。

    又过了一会,一群神童中除了少部分各色的,几乎全都凑了过来,那两块小小的滑板也成了这一群神童的稀罕玩意,纷纷来争抢,以至于当国子监的官员打开大门的时候都愣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们……是来验讫的童子么?”

    众人一见门开了,自然纷纷整理好衣冠,朝开门的那个官员行礼,官员点了点头,这画风才对么,于是便领着众人进了屋。

    宋初时,莫说童举了,就连科举都没有个专业的考试场地,一般都是哪有空地方就在哪办,大多时候都是安排在某个寺院里,随便摆上几张桌子,就算作露天考场了,而童子举自然也就更加随便了,就直接在国子监发了卷子,要他们填写,甚至连监考都只是两个国子监的小吏而不是官员,可见对这验讫的糊弄。

    事实上童子举的验讫确实挺糊弄的,主要是考试内容相对简单,判卷标准随意,绝大多数能拿到知府举荐的童子都能过关,过不了的也不可能往这送。

    孙悦看了一下,几乎全是送分题,童举所考校的,虽说是六经,却是以孝经和论语为主,考试的主要形式为贴经,也就是做填空题,只考校死记硬背的本事。

    要知道,孝经一共才一千九百多字,搁后世,放到网文小说里都不够发一章的,论语虽然多一点一共也不过一万多字而已,而且并不要求全对,能对个七八成就行,剩下的部分就算略有出入也可以算作合格,这也是为啥孙悦一直说童举对他如探囊取物的原因。

    老子花一年的时间难道还背不下来七章网文么?

    所以很自然的,孙悦很快就将试卷都答完了,抬头一看,众人书写的速度都差不多,吕蒙正还冲自己微微一笑,递了个眼神,显然也完事了。

    就在这时,孙悦突然感觉身后好像有人捅自己,一不留神,身后居然飞过来一个小纸团,正好砸到他的手里,孙悦一愣,居然还有人敢在童举中作弊?

    用眼神一瞥,发现扔来纸团的居然是李沆,孙悦不由得诧异万分,按说李沆不应该被这种程度的题目给难倒啊!

    打开一看,孙悦好悬没在考场上直接骂出声来,只见纸条上赫然写着:“一会考完别走,我请你喝酒,你借我再玩一会滑板呗。”

    尼妹啊!这是科举啊!科举啊!你知道作弊被人抓到是什么样的后果么?

    于是,孙悦在纸条上写道:“行。”又给扔回去了。

    不一会,从另一个方向上居然又飞过来一个纸条,孙悦更诧异了,现在这孩子们胆子都这么大了么?抬头瞅了瞅,监考并没有注意到,怀着好奇的心打开,上面写道:“天地之经,而民是则之。,,以顺天下。是以其教不肃而成,。兄弟帮帮忙,一会出去给你五十贯。”

    得,这货估摸着是见自己跟李沆传纸条,以为自己真是作弊的呢。

    于是,孙悦趁着监考不注意的功夫,又是一个纸条扔了过去,那童子大喜,连忙捡了起来,带着忐忑的心思,小心翼翼地避开监考的视线,怀着激动的心思打了开来。

    上面写:你猜。

    猜你娘个蛋啊!这小孩神经病吧!

    孙悦却是懒得多待了,直接站起来交卷,他还真怕一会再飞过来一个纸条让监考抓住呢,吕蒙正见他交卷了,想了想干脆也把卷子给交了。

    出了门,吕蒙正笑道:“孙大少爷看来是胸有成竹啊,找个地方请我这穷书生喝一杯去?”

    孙悦笑道:“等一等,看看里面的情况,我倒觉得今天那李沆挺有意思的,一会一块叫上吧。”

    “哦?吕兄弟这是有了结交之心了?”

    “算是吧。”

    于是,孙悦和吕蒙正两人就在国子监的门口站着等着,因为俩人没出声,也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倒也没人来管他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